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admin唯美的句子2019-11-01 10:14:12181556阳光

夜深。

  一列火车在夜色中缓慢行驶。

  那颠簸的力度,使得秦暮晚有些昏昏欲睡。

  她极了!

  原本,她并没买到卧铺的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是后来一家乘客临时有事,取消了行程,乘务员才让她补了差价,独占这间卧铺。

  她很想补个觉,可脑中不受控制地想着自己的遭遇……

  三年前,她父亲秦雄听信继母杨新月的怂恿,将她’流放‘到乡下外婆家。

  足足三年时间,他们对她不闻不问。

  此次突然急匆匆找她回去,竟是为了攀附豪门,将她给嫁出去!

  据说,对方乃是锦城第一豪门’墨家‘的人!

  也就只有这时候,秦雄才会意识到有她个女儿的存在。

  “把亲生女儿当作敛财工具,实在可笑!”

  秦暮晚自嘲地呢喃了一句。

  话音刚落,’砰‘地一声,这间小卧铺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

  一道黑影,快速从外面闪了进来!

  秦暮晚吓了一跳,弹起身,刚想呵斥,“谁?”

  结果话没说完,来人便反手关上门,扑过来捂住她的嘴,甚至钻进她的被窝里。

  “别说话!”

  来人低声警告。

  “?”

  秦暮晚大惊失色,刚想挣扎,男人却猛地松开手,倾身吻了下来。

  他呼吸火热、急促,体温也不正常的高。

  唇瓣近乎掠夺地吞噬她的唇舌和话语……

  秦暮晚满脸惊恐,双手使劲儿,试图推开他。

  然而,男人却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两只手锁在头顶。

  “帮帮我!”

  男人嗓音嘶哑得近乎低沉,语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隐忍和渴求。

  说完,他在她耳边亲吻。

  气息喷洒下来,秦暮晚只觉得一股电流蹿过脊背,浑身酥麻。

  她终于发现男人的不对劲!

  男人似乎意识不清,整个人意乱情迷,只能凭借本能地在她身上索取。

  秦暮晚吓坏了!

  她从未有过这种经验

  “不……不要,放开我,你是什么人?立刻起开,不然我喊人了!”

  她嗓音因为害怕,微微有些颤抖。

  男人喘着粗气,沙哑地道:“我很难受,很热……我保证会很轻,很温柔……不弄疼你。”

  “不……”

  秦暮晚再度拒绝。

  然而,回应他的是,男人越发热烈的攻势。

  他肆无忌惮地索要,攻城掠地。

  秦暮晚试图反击,可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更像邀请。

  当他毫无阻碍的闯入时,秦暮晚的十指,在他后背抓住十道触目惊心的抓痕。

  “混蛋……”

  剧痛仿佛要将她的灵魂撕碎,她眼眶流下泪水,却只能任由男人带着她,在海的浪潮中,跌宕起伏……

  四十分钟后,一切终于结束!

  秦暮晚疼得浑身都在发颤,她嗓音都哭哑了。

  身侧的男人,却仿佛睡死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他突然醒转,从床上坐起,理智缓缓归拢,沙着嗓音,对秦暮晚道:“今晚的事……多谢!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秦暮晚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隐约瞧见一个线条分明的轮廓。

  她惶恐地蜷缩着身体,往后靠了靠,就怕这男人,突然再欺身上来!

  她压根不稀罕他的负责!

  男人却翻身而起,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片刻后,他将一件外套丢到秦暮晚跟前,淡声说道:“留着它,我会找到你的。”

  话毕,他不再停留,迅速拉开门,大步离去。

  小小的空间内,很快剩下秦暮晚一人。

  她感到满腔的委屈和愤怒。

  这可是她受了二十年的清白!!!

  就这么没了……

  眼泪再度翻涌上眼眶。

  可还没来得及落下,门突然再度被人撞开。

  这次进来的,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各个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啊——”

  秦暮晚吓得尖叫出声。

  为首的光头男子,打量了里面一圈后,恶声恶气质问秦暮晚,“有没有看到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

  “没……没看到。”

  秦暮晚颤着声音回应,心里却了然,他们可能在找刚才那个男人。

  虽然她心里恨死那个占她便宜的混蛋,可这群人看着也不好惹,自然不会如实交代。

  黑衣人明显不信,将上面的床铺,都翻了个遍。

  最后确认没人,这才离去!

  秦暮晚连翻遭遇了这种事,再也没有一丝睡意。

  她起身穿好衣服后,将门锁死,生怕又有人闯进来,整个人几乎神经紧绷。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火车终于到站!

  她神色憔悴地下了火车,一手提行李,站在出站口,等了很久。

  她想看看,那男人会不会和她从同一个出站口出来……

  然而,车站的人太多、太拥挤,再加上她不知道那男人的长相,只能隐约用身高来辨别。

  结果,还没辨出个一二,一道宛如老母鸡般尖锐的嗓音,就在身后响起了,“秦暮晚,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

  秦暮晚闻声望去,正好瞧见继母杨新月,以及继妹秦若仪朝这个方向走来。

  这母女俩,皆是化着浓妆,身上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简直要呛死人。

  秦暮晚眼底浮现出些许厌恶,语气薄凉道:“我让你们等了吗?”

  “你真是不识好歹!“

  杨新月怒气冲冲地指着秦暮晚的鼻子,道:”若不是你父亲非要我们来,你真以为我们有那闲工夫来接你?”

  “又不是多娇贵,凭什么要我们来接?自己随便拦辆车,不就好了吗?”

  秦若仪也非常不满地抱怨,看着眼前的秦暮晚,是越发的不顺眼!

  秦暮晚一脸讥讽,“谁让我爸现在有求于我?毕竟他还要靠我这个女儿,去攀附权贵呢!”

  杨新月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那死掉的废物母亲,真不知道哪来的能耐,居然能跟墨家那样的名门望族定下婚约!说不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她的内心却无比嫉妒。

  墨家可是云城第一豪门权贵!

  秦暮晚的未婚夫——墨景修,是个刚准备回家族接受生意的退役军人。

  他年轻有为,相貌俊美,功勋卓越,身家好几千亿,是墨家这一代的天之骄子!

  整个云城的名媛千金,都想着嫁给他!

  偏偏却被秦暮晚给占了这个便宜!

  秦若仪同样嫉妒得心里泛酸,“你这种土包子,怎么有资格嫁入那样的豪门?又怎么配得上墨家的那位!比起你,我更有资格成为墨家的儿媳妇!”

  “可惜,你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秦暮晚毫不留情地讥讽,同时脸色沉了沉,目光充满警告地看着杨新月,冷厉道:“另外,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再敢让我听到一次你侮辱我妈妈的话,我直接去墨家悔婚,让你们一毛钱都捞不到!到时候看看我那好父亲,会是什么反应!”

  这话,倒颇具威胁力。

  杨新月和秦若仪虽然不甘、愤怒,可最后却也是能咬牙忍下来。

  她把秦暮晚送去了酒店,然后就离开了,压根不让她回秦家。

夜深。

  一列火车在夜色中缓慢行驶。

  那颠簸的力度,使得秦暮晚有些昏昏欲睡。

  她累极了!

  原本,她并没买到卧铺的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是后来一家乘客临时有事,取消了行程,乘务员才让她补了差价,独占这间卧铺。

  她很想补个觉,可脑中不受控制地想着自己的遭遇……

  三年前,她父亲秦雄听信继母杨新月的怂恿,将她’流放‘到乡下外婆家。

  足足三年时间,他们对她不闻不问。

  此次突然急匆匆找她回去,竟是为了攀附豪门,将她给嫁出去!

  据说,对方乃是锦城第一豪门’墨家‘的人!

  也就只有这时候,秦雄才会意识到有她个女儿的存在。

  “把亲生女儿当作敛财工具,实在可笑!”

  秦暮晚自嘲地呢喃了一句。

  话音刚落,’砰‘地一声,这间小卧铺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

  一道黑影,快速从外面闪了进来!

  秦暮晚吓了一跳,弹起身,刚想呵斥,“谁?”

  结果话没说完,来人便反手关上门,扑过来捂住她的嘴,甚至钻进她的被窝里。

  “别说话!”

  来人低声警告。

  “?”

  秦暮晚大惊失色,刚想挣扎,男人却猛地松开手,倾身吻了下来。

  他呼吸火热、急促,体温也不正常的高。

  唇瓣近乎掠夺地吞噬她的唇舌和话语……

  秦暮晚满脸惊恐,双手使劲儿,试图推开他。

  然而,男人却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两只手锁在头顶。

  “帮帮我!”

  男人嗓音嘶哑得近乎低沉,语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隐忍和渴求。

  说完,他在她耳边亲吻。

  气息喷洒下来,秦暮晚只觉得一股电流蹿过脊背,浑身酥麻。

  她终于发现男人的不对劲!

  男人似乎意识不清,整个人意乱情迷,只能凭借本能地在她身上索取。

  秦暮晚吓坏了!

  她从未有过这种经验!

  “不……不要,放开我,你是什么人?立刻起开,不然我喊人了!”

  她嗓音因为害怕,微微有些颤抖。

  男人喘着粗气,沙哑地道:“我很难受,很热……我保证会很轻,很温柔……不弄疼你。”

  “不……”

  秦暮晚再度拒绝。

  然而,回应他的是,男人越发热烈的攻势。

  他肆无忌惮地索要,攻城掠地。

  秦暮晚试图反击,可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更像邀请。

  当他毫无阻碍的闯入时,秦暮晚的十指,在他后背抓住十道触目惊心的抓痕。

  “混蛋……”

  剧痛仿佛要将她的灵魂撕碎,她眼眶流下泪水,却只能任由男人带着她,在海的浪潮中,跌宕起伏……

  四十分钟后,一切终于结束!

  秦暮晚疼得浑身都在发颤,她嗓音都哭哑了。

  身侧的男人,却仿佛睡死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他突然醒转,从床上坐起,理智缓缓归拢,沙着嗓音,对秦暮晚道:“今晚的事……多谢!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秦暮晚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隐约瞧见一个线条分明的轮廓。

  她惶恐地蜷缩着身体,往后靠了靠,就怕这男人,突然再欺身上来!

  她压根不稀罕他的负责!

  男人却翻身而起,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片刻后,他将一件外套丢到秦暮晚跟前,淡声说道:“留着它,我会找到你的。”

  话毕,他不再停留,迅速拉开门,大步离去。

  小小的空间内,很快剩下秦暮晚一人。

  她感到满腔的委屈和愤怒。

  这可是她受了二十年的清白!!!

  就这么没了……

  眼泪再度翻涌上眼眶。

  可还没来得及落下,门突然再度被人撞开。

  这次进来的,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各个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啊——”

  秦暮晚吓得尖叫出声。

  为首的光头男子,打量了里面一圈后,恶声恶气质问秦暮晚,“有没有看到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

  “没……没看到。”

  秦暮晚颤着声音回应,心里却了然,他们可能在找刚才那个男人。

  虽然她心里恨死那个占她便宜的混蛋,可这群人看着也不好惹,自然不会如实交代。

  黑衣人明显不信,将上面的床铺,都翻了个遍。

  最后确认没人,这才离去!

  秦暮晚连翻遭遇了这种事,再也没有一丝睡意。

  她起身穿好衣服后,将门锁死,生怕又有人闯进来,整个人几乎神经紧绷。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火车终于到站!

  她神色憔悴地下了火车,一手提行李,站在出站口,等了很久。

  她想看看,那男人会不会和她从同一个出站口出来……

  然而,车站的人太多、太拥挤,再加上她不知道那男人的长相,只能隐约用身高来辨别。

  结果,还没辨出个一二,一道宛如老母鸡般尖锐的嗓音,就在身后响起了,“秦暮晚,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

  秦暮晚闻声望去,正好瞧见继母杨新月,以及继妹秦若仪朝这个方向走来。

  这母女俩,皆是化着浓妆,身上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简直要呛死人。

  秦暮晚眼底浮现出些许厌恶,语气薄凉道:“我让你们等了吗?”

  “你真是不识好歹!“

  杨新月怒气冲冲地指着秦暮晚的鼻子,道:”若不是你父亲非要我们来,你真以为我们有那闲工夫来接你?”

  “又不是多娇贵,凭什么要我们来接?自己随便拦辆车,不就好了吗?”

  秦若仪也非常不满地抱怨,看着眼前的秦暮晚,是越发的不顺眼!

  秦暮晚一脸讥讽,“谁让我爸现在有求于我?毕竟他还要靠我这个女儿,去攀附权贵呢!”

  杨新月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那死掉的废物母亲,真不知道哪来的能耐,居然能跟墨家那样的名门望族定下婚约!说不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她的内心却无比嫉妒。

  墨家可是云城第一豪门权贵!

  秦暮晚的未婚夫——墨景修,是个刚准备回家族接受生意的退役军人。

  他年轻有为,相貌俊美,功勋卓越,身家好几千亿,是墨家这一代的天之骄子!

  整个云城的名媛千金,都想着嫁给他!

  偏偏却被秦暮晚给占了这个便宜!

  秦若仪同样嫉妒得心里泛酸,“你这种土包子,怎么有资格嫁入那样的豪门?又怎么配得上墨家的那位!比起你,我更有资格成为墨家的儿媳妇!”

  “可惜,你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秦暮晚毫不留情地讥讽,同时脸色沉了沉,目光充满警告地看着杨新月,冷厉道:“另外,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再敢让我听到一次你侮辱我妈妈的话,我直接去墨家悔婚,让你们一毛钱都捞不到!到时候看看我那好父亲,会是什么反应!”

  这话,倒颇具威胁力。

  杨新月和秦若仪虽然不甘、愤怒,可最后却也是能咬牙忍下来。

  她把秦暮晚送去了酒店,然后就离开了,压根不让她回秦家。

夜深。

  一列火车在夜色中缓慢行驶。

  那颠簸的力度,使得秦暮晚有些昏昏欲睡。

  她累极了!

  原本,她并没买到卧铺的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是后来一家乘客临时有事,取消了行程,乘务员才让她补了差价,独占这间卧铺。

  她很想补个觉,可脑中不受控制地想着自己的遭遇……

  三年前,她父亲秦雄听信继母杨新月的怂恿,将她’流放‘到乡下外婆家。

  足足三年时间,他们对她不闻不问。

  此次突然急匆匆找她回去,竟是为了攀附豪门,将她给嫁出去!

  据说,对方乃是锦城第一豪门’墨家‘的人!

  也就只有这时候,秦雄才会意识到有她个女儿的存在。

  “把亲生女儿当作敛财工具,实在可笑!”

  秦暮晚自嘲地呢喃了一句。

  话音刚落,’砰‘地一声,这间小卧铺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

  一道黑影,快速从外面闪了进来!

  秦暮晚吓了一跳,弹起身,刚想呵斥,“谁?”

  结果话没说完,来人便反手关上门,扑过来捂住她的嘴,甚至钻进她的被窝里。

  “别说话!”

  来人低声警告。

  “?”

  秦暮晚大惊失色,刚想挣扎,男人却猛地松开手,倾身吻了下来。

  他呼吸火热、急促,体温也不正常的高。

  唇瓣近乎掠夺地吞噬她的唇舌和话语……

  秦暮晚满脸惊恐,双手使劲儿,试图推开他。

  然而,男人却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两只手锁在头顶。

  “帮帮我!”

  男人嗓音嘶哑得近乎低沉,语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隐忍和渴求。

  说完,他在她耳边亲吻。

  气息喷洒下来,秦暮晚只觉得一股电流蹿过脊背,浑身酥麻。

  她终于发现男人的不对劲!

  男人似乎意识不清,整个人意乱情迷,只能凭借本能地在她身上索取。

  秦暮晚吓坏了!

  她从未有过这种经验!

  “不……不要,放开我,你是什么人?立刻起开,不然我喊人了!”

  她嗓音因为害怕,微微有些颤抖。

  男人喘着粗气,沙哑地道:“我很难受,很热……我保证会很轻,很温柔……不弄疼你。”

  “不……”

  秦暮晚再度拒绝。

  然而,回应他的是,男人越发热烈的攻势。

  他肆无忌惮地索要,攻城掠地。

  秦暮晚试图反击,可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更像邀请。

  当他毫无阻碍的闯入时,秦暮晚的十指,在他后背抓住十道触目惊心的抓痕。

  “混蛋……”

  剧痛仿佛要将她的灵魂撕碎,她眼眶流下泪水,却只能任由男人带着她,在海的浪潮中,跌宕起伏……

  四十分钟后,一切终于结束!

  秦暮晚疼得浑身都在发颤,她嗓音都哭哑了。

  身侧的男人,却仿佛睡死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他突然醒转,从床上坐起,理智缓缓归拢,沙着嗓音,对秦暮晚道:“今晚的事……多谢!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秦暮晚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隐约瞧见一个线条分明的轮廓。

  她惶恐地蜷缩着身体,往后靠了靠,就怕这男人,突然再欺身上来!

  她压根不稀罕他的负责!

  男人却翻身而起,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片刻后,他将一件外套丢到秦暮晚跟前,淡声说道:“留着它,我会找到你的。”

  话毕,他不再停留,迅速拉开门,大步离去。

  小小的空间内,很快剩下秦暮晚一人。

  她感到满腔的委屈和愤怒。

  这可是她受了二十年的清白!!!

  就这么没了……

  眼泪再度翻涌上眼眶。

  可还没来得及落下,门突然再度被人撞开。

  这次进来的,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各个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啊——”

  秦暮晚吓得尖叫出声。

  为首的光头男子,打量了里面一圈后,恶声恶气质问秦暮晚,“有没有看到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

  “没……没看到。”

  秦暮晚颤着声音回应,心里却了然,他们可能在找刚才那个男人。

  虽然她心里恨死那个占她便宜的混蛋,可这群人看着也不好惹,自然不会如实交代。

  黑衣人明显不信,将上面的床铺,都翻了个遍。

  最后确认没人,这才离去!

  秦暮晚连翻遭遇了这种事,再也没有一丝睡意。

  她起身穿好衣服后,将门锁死,生怕又有人闯进来,整个人几乎神经紧绷。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火车终于到站!

  她神色憔悴地下了火车,一手提行李,站在出站口,等了很久。

  她想看看,那男人会不会和她从同一个出站口出来……

  然而,车站的人太多、太拥挤,再加上她不知道那男人的长相,只能隐约用身高来辨别。

  结果,还没辨出个一二,一道宛如老母鸡般尖锐的嗓音,就在身后响起了,“秦暮晚,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

  秦暮晚闻声望去,正好瞧见继母杨新月,以及继妹秦若仪朝这个方向走来。

  这母女俩,皆是化着浓妆,身上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简直要呛死人。

  秦暮晚眼底浮现出些许厌恶,语气薄凉道:“我让你们等了吗?”

  “你真是不识好歹!“

  杨新月怒气冲冲地指着秦暮晚的鼻子,道:”若不是你父亲非要我们来,你真以为我们有那闲工夫来接你?”

  “又不是多娇贵,凭什么要我们来接?自己随便拦辆车,不就好了吗?”

  秦若仪也非常不满地抱怨,看着眼前的秦暮晚,是越发的不顺眼!

  秦暮晚一脸讥讽,“谁让我爸现在有求于我?毕竟他还要靠我这个女儿,去攀附权贵呢!”

  杨新月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那死掉的废物母亲,真不知道哪来的能耐,居然能跟墨家那样的名门望族定下婚约!说不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她的内心却无比嫉妒。

  墨家可是云城第一豪门权贵!

  秦暮晚的未婚夫——墨景修,是个刚准备回家族接受生意的退役军人。

  他年轻有为,相貌俊美,功勋卓越,身家好几千亿,是墨家这一代的天之骄子!

  整个云城的名媛千金,都想着嫁给他!

  偏偏却被秦暮晚给占了这个便宜!

  秦若仪同样嫉妒得心里泛酸,“你这种土包子,怎么有资格嫁入那样的豪门?又怎么配得上墨家的那位!比起你,我更有资格成为墨家的儿媳妇!”

  “可惜,你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秦暮晚毫不留情地讥讽,同时脸色沉了沉,目光充满警告地看着杨新月,冷厉道:“另外,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再敢让我听到一次你侮辱我妈妈的话,我直接去墨家悔婚,让你们一毛钱都捞不到!到时候看看我那好父亲,会是什么反应!”

  这话,倒颇具威胁力。

  杨新月和秦若仪虽然不甘、愤怒,可最后却也是能咬牙忍下来。

  她把秦暮晚送去了酒店,然后就离开了,压根不让她回秦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