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不败战神杨辰(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李沫缓缓点头, “原来是这样”



    为什么她还有点不想承认不是他未婚妻,奇怪。



    ......



    胡秘边走边笑,还对着安晨柏露出一副花痴的样子 “哇,安总您真是太帅了!以洛氏为娉,我突然就好爱你啊!如果我是一个女生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安晨柏冷眸扫去,他立马就闭上了嘴“洛氏怎么样了?”



    胡秘一本正经的翻阅着手机上的信息, “现在股价已经压的最低了”



    “嗯,去收下吧!”他毫无情绪地说出。



    今天说她是他的未婚妻,看起来她好像挺高兴的。



    “晨柏”



    李清安在他办公室里坐着,听见他的声音就立马笑着迎了上去“我想跟你说点事”



    安晨柏走到他的位置上坐下,淡薄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她有些难堪,但还是硬着脸皮去问“你跟洛沐依在做戏吗?”



    他抬起眉,用凌厉的目光看着她“谁跟你说的?我们是真的”



    李清安心紧了下,她的嗓音已经有些起伏了“可是你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看上了你的钱啊!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安晨柏眼睛微眯,语气里带着不满“你去找她了?”



    李清安去找她,不会给她造成什么麻烦吧?但是她应该能处理好的。



    “我...”她畏畏缩缩,不敢跟他对视。



    他的唇里发出啧的声音,不耐烦地别过头。



    李清安忽然硬起头皮,皱着眉头问“晨柏,洛氏可以增加安氏的市场,你怎么可以拱手送人呢?”



    之前安晨柏跟她说过,她是他的合作伙伴,但是现在在她看来,可能只是安晨柏的说辞而已,哪有什么合作伙伴?只不过是男人的本性而已,但她不介意,她对他的喜欢可以包容一切,只要他跟她不再来往。



    “你在质疑我?”安晨柏不悦地拧着眉。



    她向前走了几步,情绪有点激动“我没有,我只是担心你,她...不能站在你身边,她怎么能帮你管理安氏?”



    以洛氏为娉,听见这五个字就像刀在她的心口刮一样痛,那个女人太狡诈了,她绝对不能容忍他们在一起!



    他冷声“你既然看微博了,就应该知道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洛氏?就算给她又怎么样?安氏我都可以给她”



    说完这话他自己都顿了下,这种话他怎么可以说出来?他是怎么说出来的?



    李清安听他这样说,眼泪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她带着哭腔开口“所以,你喜欢她吗?”



    安晨柏想起了之前野餐的时候她对着他笑,还有看见她美丽撩人的一面,这些画面都让他的心跳加速了一点。



    但他却平淡地回她“我的眼里,只有利益”



    这样一说,她好似又燃起了希望,也就是说,是因为洛沐依带给了他利益,那究竟是什么利益?她难道不能给他吗?



    被安晨柏泼了冷水后她就识趣的离开了,在她走后不久白恩硕就来了。



    “哥,你今天表现不错啊!”白恩硕坏坏的笑着。



    “嗯”



    白恩硕不满意了,凑到了他面前,挡住了电脑屏幕“嗯?你这么敷衍我?”



    “你想说什么?”安晨柏停下了敲键盘的手,冷冷地看着他。



    他随手拿起一个杯子就玩弄了起来“你能忍受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女人啊?要是我肯定忍不了的!我怎么能帮别人养孩子?”



    安晨柏很快地回答了他这个问题“不介意”



    快的让白恩硕都有点难以置信,别人的孩子,怎么可以帮别人带孩子呢?而且安叔叔能忍?



    看到他那副失神的样子,他接着说“那两个孩子很可爱,我蛮喜欢”



    白恩硕咽了咽唾沫,轻摇着脑袋“你居然夸她们可爱?可爱这个词你是怎么学会的?神奇!”



    “你很闲?回家了吗?”他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他头上。



    他的情绪有点跌落“啊,还没有”



    并不是他不想回去,是他现在还放不下面子,那个老头根本就不想他回去,他看他一天真的逍遥的很,根本不需要他回去!



    “回去吧!伯父很早就想把公司交给你了,其实你很有经商天赋,现在伯父身体也大不如前了,也不应该劳累”



    他垂下眼眸,低声“可是我并不喜欢管理公司”



    安晨柏偏着脑袋扬眉“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不过你可以等你有了儿子再交给他”



    白恩硕精神一下就提起来了“对啊,我现在就要去找儿子!”



    安晨柏轻笑,他太傻了,孩子想要就能要吗?万一孩子没有管理的能力怎么办?



    ......



    洛沐依看李沫一直靠着墙,就忍不住想问她“沫沫,你今天有点奇怪啊!怎么了吗?”



    李沫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就轻咳了下“我决定今天晚上我就在你这住了”



    洛沐依苦笑着问“当然可以了,不过你是为了今晚能跟我一起去蹭饭吗?”



    她咧嘴笑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对她撒娇“我觉得他好看嘛!而且医院有很多人约他吃饭他都拒绝了的!”



    她没办法,只能答应了她的小请求,反正以后她肯定是要把那顿饭请回来的,礼尚往来嘛!



    正想着手机就来了条短信,是陆子吟发的:可以来吃饭了。



    洛沐依笑了笑,刚刚还在谈论呢!“吃饭了!”



    “好!我我我先去补一下妆”说着她就飞快的溜去了厕所。



    “那我们先过去了哈!”她对着厕所里面喊了声。



    “好~”



    “宝贝们我们走吧!”洛沐依一手牵着一个小宝贝就出去了。



    她本想按下门铃,结果门是开着的,那就不用按了。



    陆子吟正收拾桌子,看她带着孩子们进来了“你来啦!”



    “嗯,不过我多带了一个人,李沫今晚在我家住,多一个人蹭可以吧陆医生”她开玩笑说。



    “当然,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白恩硕”他把她的视线引到了沙发上的人。



    白恩硕?这世界难免太小了点。



    白恩硕诧异的望向她“诶?是嫂子你啊!原来你住在这里”

“在边镇上修城墙,修了多少堡垒,又整修了多少的城池,都在史书上详细的记载,作为有作为的,是知兵事的文臣的功绩,作为名臣的典范。”姚长生清冷的眸光看着他们说道。



    “这应该的呀!”楚九理所当然地说道。



    “主上你刚才还说这城墙挡不住铁骑的,应该是军队的战斗力。”姚长生深邃清澈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在边镇修城墙的就是有作为的官员大都是文官,而他们坐镇边镇的话,根本就不会管操练兵卒,更不会考校,这操练必须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如逆水行舟一般,不进则退。”



    “这些文官修一段城墙,随便摆弄几块石头给垒起来,然后汇报用了三百万两白银,然后在修个堡垒,里面放了二百万两粮草器械。上报时记录这是五百万两。”姚长生眼神冰冷地看着他们问道,“你猜城墙有多高多长,堡垒里面具体有多少东西。”



    “咱可以派人去检查啊!”郭俊楠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就等着你来检查呢!”姚长生嗤笑一声看着他说道,



    郭俊楠闻言明白过来了,吞咽了下口水道,“敌人来偷袭了,城墙垮了,堡垒被烧了。这样边镇的官员赚的盆满钵满,只有朝廷亏了,多好的生意啊!”



    “简直是无本的买卖。”楚九握了握手里的大蒲扇的手柄,胸中的怒气是蹭蹭的向上冒。



    “以宋朝来说,文强武弱,文臣他们最喜欢建边镇了,因为这里面可以大做文章,城墙修起来,那是实实在在的功绩,功劳都看得见。表面光鲜亮丽,谁知道这城墙是否一场雨下来给你冲塌了。”姚长生声音微冷地说道。



    “垮了再修,又捞一笔。”郭俊楠轻笑出声道,“高!”



    “那皇帝又不是傻子,他不追究吗?”楚九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皇帝怎么追究,长在深宫大院,他连自己吃的饭都不知道花多少银子。”姚长生嗤笑一声,毫不掩饰地说道,“这么说吧!咱们去菜市场买鸡蛋,那是一两银子八百个鸡蛋,但是御膳房的报价是十两银子一个鸡蛋。”



    “这……这……皇帝就这么让人糊弄。”楚九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说道。



    “大家一起贪了这多出来的银子,可不就糊弄皇帝呗!就像是边镇修城墙,从庙堂到地方大家上下其手,这打着修边墙堡垒的名义,别人还能说出什么来。真塌了,给京城的官员疏通打点一下,这拿人家的手短,在皇帝面前吹吹风,最后就没事了。”姚长生琥珀色的双眸看着他说道,“这他们捞钱的法子多的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些文臣做不到的。”



    楚九砸吧下嘴,端起了陶碗轻哆了一口凉白开,真是长见识了。



    姚长生轻摇着扇子眼波轻转继续道,“主上刚才说的练兵保持兵卒的战斗力,这些坐镇边镇的文臣最不喜欢了,练兵费时费力,还得罪当地的士绅和武将。这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哪有修城墙筑堡垒好啊!上上下下官员都高兴,因为有的捞嘛!至于底层的兵卒是不是有饭吃,是不是有军饷拿,愿不愿意为朝廷卖命,这些关官员什么事。因为养兵那是朝廷的事情。”



    “奶奶的腿儿。”楚九给气的直接爆粗口道,“好嘛!这银子赚的他们也不嫌烫手。”



    “烫啥手啊!没有良心了,就没脸没皮了。一般到了王朝的末期,各大边镇,北边的入侵越频繁,修边镇,城池就越频繁。朝廷没钱,但面临威胁,却不得不投入更多的银子来修城墙、筑堡垒,不然这皇位坐不稳。但也越发的没银子养兵了,这战斗力上不去,跟纸糊似的,还打什么呀!”姚长生深邃的双眸如海一般不见底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



    姚长生慢条斯理地又道,“这是上下齐挖朝廷的根基,宁可修一堆破毫无用处的破城墙堡垒,都不愿意多给兵卒一点银子。因为银子发给兵卒,自己就不能捞银子了。再说了,这人心难测,谁知道兵卒是否跟朝廷一心,誓死守卫国土呢!到底打不打的过哪些野蛮的外族。所以还是坚固的城墙和堡垒更可信一些。”



    “最最可气的是,他们这么大把的捞银子,这史书的评价,大大的好,因为功绩实实在在的摆着呢!你敢说他们不是忠臣!”姚长生冷哼一声讥诮地说道,“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从来就不会去想,任何的城池堡垒都需要人来守的,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了,都要卖儿卖女才能维持了,这样的兵卒,会有人愿意帮你守江山,不调转枪头,揭竿而起,那就是忠臣良将了。”



    “该杀,该杀,该杀。”楚九气的连说了三个该杀。



    “这杀不完的,在文官的思想中,贪污嘛正常,只要干人事、干正事,这就是能臣干吏。只有那种又贪,又不干人事的被骂那才是活该。”姚长生轻叹一声看着他说道。



    吏治啊!楚九心里冒出两个字,“这就不能阻止他们吗?”



    “能!”姚长生红唇轻启缓缓的说出一个字道。



    “我咋觉的长生这个字杀气腾腾的。”郭俊楠闻言吞咽了下口水道。



    “咱现在做的就是,用暴烈的手段粉碎一切,重新开始。”姚长生云淡风轻地看着他们俩说道。



    楚九闻言黑眸轻闪,想想自己看的史书,这些年来的经历,这些官老爷们和商贾勾搭起来,掠夺了朝廷的根基,造成贫者越贫,富者越富。



    他们赚来的银子都带着血,而不是靠勤劳的双手赚来的。



    趴在朝廷上贪婪的吸血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他们是不会允许任何人阻挡他们攫取利益的脚步



    确实如长生所说,用暴烈的手段粉碎一切,钢刀架在脖子上,才知道原来脑袋是会掉的。



    楚九琢磨了片刻看着他们俩说道,“看来这规矩立了,还得遵守才行。”



    姚长生食指蹭蹭鼻尖看着他说道,“关键还得看执行的力度。就像是军规一般,不能只是单纯的摆设,得令行禁止,赏罚分明。”



    “这个确实。”郭俊楠认同的点点头,“严明的军纪,保障了咱的战斗力。”指指外面道,“对比太明显了。”



    “无论是在战时,还是以后,都必须得做到,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姚长生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们说道。



    “最难做到的是持之以恒!”楚九面容冷峻地看着他们说道,“难也必须做到。”冷哼一声道,“没道理咱们兄弟们做到了,那些文臣做不到。”



    “可这……”郭俊楠挠挠头道,“咱这射箭、马上骑射、挥刀的操练,扔震天雷扔多远……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射中就是射中,脱靶就是脱靶,多远就是多远,看得见,可这文臣要怎么办?你总得有个标准吧!”赶紧说道,“咱可不要大兴土木啊!得要实实在在的东西。”他可没忘记刚才修城墙,筑堡垒,中饱私囊一个个吃的脑满肥肠的。



    “民以食为天,以农为本,当然是打多少粮食为准了。”楚九食指点着他们神情激动地说道,“以现在为基准他们,明年要比今年多吧!干不好就给老子滚蛋,换个能干的上来。”



    “想法是好的,可就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种地有多辛苦咱们知道,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能踏踏实实的干,歪门邪道更容易。”姚长生撇撇嘴冷哼一声道,“不是我把人想的太坏了,而是他们做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坏,防不胜防!”



    “嗯!”楚九闻言敛眉沉思了老半天才道,“有些事必须做,长生常说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咱明明知道问题,就不能听之任之,去沿用老办法,那不是跟以前一样吗?”眸光灼灼地看着他们道,“反正咱走的路别人从来没有走过,反正地盘还小,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就从这金陵城开始。”忽然想起来道,“我记得志远汇报工作时,就非常的详细,人丁多少,按年龄段也细分了,新生多少?死亡多少?全县的田亩数,开荒数,亩产多少,甚至详细到上等田的亩产,中等田,下等田,都列的非常详细……”



    “志远,平阳的齐志远。”郭俊楠眼波微微流转想起来道。



    “对!”楚九笑着点头道。



    “他在平阳有些年头了,那就让他来金陵呗!”郭俊楠闻言随口就道。



    “郭大哥,官员的升迁哪有这般随便的。”姚长生眸光直视着他提醒道。



    “当我没说,政务方面我不太懂。”郭俊闻言视线转向楚九赶紧说道,“不懂,不懂!”



    楚九拧着眉头在考虑是否将齐志远给调过来,“这个志远没种过水稻耶!一直在北边,适应南方吗?”



    郭俊楠聪明的与姚长生一起端起粗瓷陶碗,斯斯文文的喝水。



    楚九食指点着他们俩道,“滑头。”



    郭俊楠放下粗碗看向了姚长生道,“长生,你这水师要多少战船啊!”转移了话题。

   所有人到齐,陆隐立刻带他们前往冰灵族,唯有通过冰灵族才能去五灵族和三月联盟那几个即将要被摧毁的平行时空。



    陆隐根据真神卫队队长的特点,为每个队长分配了一个对手。



    而他自己则去了冰灵域,疯院长少尘去他应该摧毁的平行时空做戏,至少留下战斗的痕迹。



    冰灵域遥远之外,冰主还在持续冰冻狂尸,序列粒子自冰灵域地底蔓延,与冰主本身的序列粒子相连,不断消耗。



    陆隐到达冰灵域,看到了这一幕,连忙进入地底查看冰心,同时联系冰主。



    冰主得知陆隐到来,却没时间返回。



    而大姐头他们,则由冰灵族人带去其它平行时空。



    …



    一片到处充斥着火焰的平行时空内,二刀流朝着四周不断挥舞斩击,一个完全由火焰构成的生物疯狂吞吐高温,朝着二刀流包裹而去。



    “是时候解决它了,火灵族应对狂尸,根本无力支援。”蓝色短发男子低喝。



    粉色长发女子欢呼:“早看它不顺眼了,差点把我的头发烧掉,砍它,砍它。”



    话音落下,蓝色短发男子一把将粉色长发女子抱在怀中,两人身体接触,竟逐渐化作两柄长刀,一柄通体冰蓝,流光溢彩,一柄完全是粉色,闪烁寒芒。



    两柄长刀同时斩出。



    火焰生物骇然,它是祖境火灵族人,却不是序列规则强者,面对二刀流的斩击,能挡到现在皆因为二刀流没出全力,如今全力斩击出现,它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挡不住,绝对挡不住。



    就在这时,一枚邪舍利突兀出现,朝着二刀流而去。



    二刀流斩击生生被遏制,惊异:“什么东西?”



    木邪走出虚空:“你们的对手,是我。”



    与此同时,一个个平行时空,真神卫队队长都遭遇了敌人。



    ……



    武侯前方站着虚五味,一口大锅带来磅礴虚神之力。



    “虚神时空居然还有能力支援五灵族?”武侯惊讶。



    “看来你很了解我虚神时空,那就看看能不能挡住我。”虚五味面色肃穆。



    ……



    中盘身前,陆奇咧嘴大笑:“你真够变态的,这肉体力量够劲,但你打不死老子,老子可是不死的陆奇。”



    中盘一跃而出,抬起拳头落下。



    陆奇头顶,封神图录出现,王剑的力量走出,被中盘一拳轰碎,在王剑的力量破碎后,陆奇身后观想第五大陆:“来吧。”



    …



    王小雨看着面前走出的青平:“我认识你,星际仲裁所裁判长,你竟然突破祖境了?”



    青平惊异:“我也认识你,树之星空背面战场王侯,当初我去树之星空历练,争夺起源之物,也曾听过十二候的大名,身为辰祖至爱,你却背叛人类。”



    “孰是孰非,轮不到你说,你,接得住王杖吗?”



    “你,能承受审判吗?”



    …



    星空下,大姐头面色怪异,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怒:“死小七,居然给老娘分了条狗。”



    汪



    “吠什么吠,小心老娘吃狗肉。”



    天狗大怒,狠狠撞向大姐头。



    大姐头挑眉:“你还想咬老娘,老娘今天就来训狗。”



    汪



    …



    木季呆呆望着前方,眼底深处是深深的忌惮与不可置信:“木刻?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木刻遥望木季:“好久不见了,木季,这一刻,木时空等了很久。”



    木季脸色变换:“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六方会插手此次战争了?你们哪来的能力?”



    木刻抬起长刀:“木季,留名木人经,身为木神弟子的你,却背叛木时空,成为木时空最大的暗子,今日,清理门户。”



    …



    冰灵域,陆隐走出,冰心的序列粒子不断消耗,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不知道冰心会不会废了。



    他朝着冰主那边去。



    不久后看到了冰主,也看到了不断与序列粒子消耗的狂尸。



    皱起眉头,这种办法根本没用,拖得了一时而已,还把序列粒子消耗殆尽。



    “陆道主,这种怪物,永恒族还有多少?”冰主看到陆隐,急忙问。



    陆隐语气低沉:“不多了,前辈解决不了?”



    冰主无奈:“肉体强横,还能抵御序列规则,我连冰冻都很勉强。”



    “如果持续下去,冰心会怎么样?”陆隐问。



    冰主没有回答,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陆隐看着不断被冰冻的狂尸,一步步走过去。



    “陆道主,你要做什么?小心,他很厉害。”冰主提醒。



    陆隐道:“让我试试,不能让冰心废掉。”



    冰主无言,持续下去,冰心确实会废掉,但他都做不到,这个陆隐又能做到什么程度?他能在自己手底下逃离已经很厉害,毕竟连极强者都不是,而这个怪物让他都无可奈何。



    陆隐接近狂尸。



    狂尸虽然被冰冻,但眼眶内,那双完全被神力侵蚀的双目还在转,他在盯着陆隐,蕴含着令人惊悚的疯狂杀意。



    陆隐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这种怪物,神力湖泊下,木季说过不多了,但即便只有几个,也足以酿成灾难。



    他能抵御序列规则,靠的是被神力侵蚀的肉体,皮肤,眼睛,包括头发都已经是红色的了,他们本身无法修炼神力,却通过这种方式成了怪物。



    既然是神力,自己应该有能力对付吧。



    陆隐这么想着,抬手,放在狂尸体表冰冻之外,入手冰寒,这就是冰冻序列规则,他感觉自己都要被冻住了。



    “陆道主。”冰主忍不住喊了一声。



    陆隐深呼吸口气,尝试吸收神力。



    狂尸,永恒族都无法控制,只是一个杀戮的怪物,皆因为神力侵蚀身体,包括大脑。



    修炼神力者,不代表可以吸收已经侵入狂尸体内的神力。



    但陆隐不同,他不是主动修炼神力,而如今可以吸收神力,也并非靠着自己本身吸收,靠的是心脏处那一个点,靠的是蜕变的心脏处星



    空。



    手按在狂尸被冰冻的身体外,心脏处那个神力红点尝试吸收,但毫无动静。



    陆隐盯着狂尸猩红的眼眶,心脏处星空突然释放,无之世界瞬间将陆隐隔绝于当前时空,扫过狂尸的一刻,同时将冰冻序列粒子向外横推。



    冰主大惊:“陆主,你。”



    狂尸摆脱冰冻,抬手抓向陆隐,五指带着刀锋般的锐利,陆隐毫不怀疑,以狂尸的肉体力量,即便自己都未必挡得住,不是他力量强大,而是肉体坚硬程度太变态,连序列规则都难以伤害



    陆隐一步跨出,逆乱时空,出现在狂尸身侧,狂尸被无之世界扫过,居然只有几道痕迹,并未流血,看的陆隐又是一阵惊异。



    就连巫灵神都被无之世界伤害到,论纯粹的肉体防御力量,狂尸竟然还在巫灵神之上?



    神力完全侵蚀肉体,这种情况与尸神将序列粒子完全封存于肉体,异曲同工。



    狂尸一击不中,看不到陆隐,直接朝着冰主冲去。



    冰主搞不懂陆隐要做什么。



    陆隐盯着狂尸,心脏处星空将其笼罩,神力那一点,落于狂尸体表,陡然间,狂尸停下,整个身体颤栗,下一刻,皮肤,眼眶,发丝,上面被神力侵蚀的红色肉眼可见的消退。



    在别人看去是消退,但陆隐知道,那是被神力红点强行吸收了。



    果然,自己心脏处自成星空所带来的力量与别人不同。



    永恒族那些修炼神力的强者都未必能做到。



    冰主等冰灵族人震撼望着,眼看着狂尸体表红色完全消退,但狂尸的理智依然不存,他的理智早已被侵蚀,彻底无用,哪怕神力被吸收,也依然是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但现在这个怪物失去了神力保护。



    陆隐收回星空,一掌打在狂尸后背,狂尸吐血,后背直接凹陷下去一道掌印,身体被打飞了出去。



    狂尸是祖境强者,但也只是很普通的祖境。



    陆隐一掌就能打伤他,面对冰主更是没有还手之力,直接就被冰冻,陆隐随手破碎。



    点将台不得点将尸王,不过这不是尸王,尸王也不可能犯错被扔进神力湖泊,所以,陆隐点将了。



    这些祖境用昔祖的话说,都是投靠了永恒族却犯了错的修炼者,当然,其中不排除有永恒族抓来的祖境修炼者,陆隐无法分辨,不管是哪种情况,他们本身对于永恒族必然有恨,这份恨意,就让他以唤将的形势,为他们释放出来。



    再次看到点将台点将,冰主的震撼并未减少,再加上刚刚陆隐破了狂尸体表那层红色,为他自己带来了一层神秘光环。



    冰主看陆隐的眼神带着说不出的尊敬。



    “陆主,刚刚那是?”冰主不解,他一个序列规则强者都解决不了的怪物,在陆隐手下怎么看怎么轻松的解决了,这让他有些理解不了,论修为,他远超陆隐,论年龄,更是无法比,这怎么就差距那么大。



    陆隐看着冰主:“冰心还有多少序列粒子?”



    冰主道:“这个陆主你可以放心,只要不继续消耗,冰心会自动补充序列粒子,剩余的序列粒子足够让里面的人冰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