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孙怡夏若雪全文免费阅读 永恒圣王

admin唯美的句子2019-10-31 10:41:157043回忆

  下雪了,但冰风暴却没有按照预计一般到来。



    长者忧心忡忡的在部落大围墙的周围转悠,昨天开始下雪了,按照往年的经历,这场雪会伴着强烈的大风,风大到甚至会将之前那场雪融化后形成的冰碴子都吹起来,然后裹挟着雪花一起吹响南方,温度也会随着冰风暴下降到一个极点,但是当昨天入夜之后雪下起来之后,这天地却似乎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一夜过去,雪已停,风未起,冰消融,日高悬。



    长者已经绕着部落的木围墙绕了好几圈了,鹿皮靴子早已经是泥泞一片,踩在地上“pia-ta”作响。



    高大的林元此时已经领着部落中的男性开始采集枯草干枝铺路覆泥,冰风暴没有按照预计到来,倒是温度开始升高,部落内的泥土地变得泥泞不堪。



    自从醒来之后,林元现在已经是部落中自长者之下的第二号人物了,部落中的族人都对林元相当信服,至少对他指导做出的食物相当信服。



    “长者,这冰风暴是不是不会来了,我感觉现在的温度甚至比仲秋的时候来的还要高。”



    袁和此时也颇为好奇,本来之前长者说冰风暴非常的恐怖,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发生的迹象,而且他估计这应该是与之前的那阵天地变化有关,他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感觉这天地间的灵气似乎要比之前灵动了许多,之前虽然灵气存在,但是却好像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波动当中,而现在,这种灵气就如同自然生华一般,是有自己的意志和灵动的。



    “不知道,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那我们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不知道,唉,以前族人们都是在风雪中忍饥挨饿,现在,还是等等吧。”



    看着长者一脸忧愁的老脸,袁和也有些茫然,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但现在他却意外来到了这里,有了新的生命,他对未来的道路有些迷茫,同时也对自己的新生活有些茫然,习惯了地球的生活,这里的一切都需要他重新去适应。



    与此同时,整块大陆都发生了巨变,靠近汉?伍德森林的区域里犹豫温度的升高,造成冰雪早早融化,一些低洼的区域甚至出现了洪水灾害。



    而在大陆南方,各种植物开始早早开花,一些长青植物则出现了枯萎和凋谢的现象,寒冬不再像寒冬,更像是到了阳夏季节。



    大陆南端,哈特圣城。



    现任教皇莫菲特身穿金丝匝边、宝石镶领、圣丝编织的圣袍站立在教皇广场的圣塔山,庄严肃穆的环境下,周围的人群一片寂静。



    “诸神在上,我教自降临大陆以来就秉承诸神意志,护佑大陆万物,虽有宵小犯上,但神的意志就是大陆的主宰。祸族人天生灾祸,邪龙更是屡屡作恶人间,诸神为了护佑大陆与邪龙命博,我教已有百年未能聆听神训。”



    “现在,诸神再次醒来,我教荣光将重耀大陆,神训意志指导,我们将杀尽祸族灾祸,净化汉?伍德森林,神光护佑……”



    教皇莫菲特的声音虚无而飘渺,但是那种神奇的韵味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仿佛他所说的话就如同天籁之音,让人流连忘返。



    “神光护佑……神光护佑……”



    所有的教徒都开始随着教皇的声音呼喊起来,教皇广场内更是突显出一片圣洁的光芒,仿佛神迹降临。



    教皇莫菲特在众教徒的跪拜中离开,他努力的控制颤抖的双腿不要出现意外,刚才的“神迹显化”消耗了教皇太多的法力,这种大范围的精神魅惑以及闪光术一般是需要多名法术师协力才能完成的。



    回到教皇宫,护卫以及随从全部离开,仅剩下教皇以及一位身穿黑色兜帽长袍的人物。



    “斯特拉夫,圣坛的那些人都处理了吗?”



    “冕下,都处理了,不过最后检查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具尸体。”



      我朝着一个亮光的方向走去,我听到有人在念诗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巧笑知堪敌万几,倾城最在著戎衣。



    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围。



    突然间一道亮光把我吸了进去,我看见那个穿着汉族龙袍的男子怎么那么像胤禩,而我就像是看戏一样在看他们的故事。



    河清元年(565年)三月北齐邺城皇宫



    快起来,快起来,你以为你是贵妃娘娘啊?一位已经50多岁的嬷嬷。那个老嬷嬷说:看什么看还不去干活,你是宫女就一直是宫女,永远都无法变成贵人。我立马跑过去把写好的衣服拿出去晾出来。



    大晚上我睡不着,我偷偷的拿着琵琶去御花园,弹起了《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过来说“你是谁?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入皇宫?” 只见当先那人气宇轩昂,摸约18岁,闲装顾盼之间颇有英气,目光如电,扫。众人想不见他这一身打扮,非官非卒,一看就是一个高贵的身份,宫里初了皇室就是皇子,更何况皇子才几岁。我猜想他一定是个王爷。我立马跪下来说:奴婢见过清河王。“清河王”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我说:看王爷气宇轩昂就知道什么身份。“清河王”说:你刚才弹的曲子很好听是你自己做的吗?我温和的说:是。“清河王”问:你是什么宫的宫女?我温和的说:奴婢是浣衣局的冯小怜。“清河王”说:“明天晚上,再弹一遍那天的曲子给朕……咳,给我听。男子差点泄露了自己身份,急忙更正了一下。好吧,明天见。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苏武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卢照邻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白居易



    次日晚上,小怜来到花园里,看见那个帅哥坐在亭中等待。小怜走上去。“那小女子便献丑了。”“清和王”说:呵呵,小怜姑娘,在等待心中的‘子期’吗?”精湛的技艺让本王很是佩服,但能奏出如此意境,必不是技术就能够达到的,必是拨弦之人心中亦有所感吧。



    我说:王爷说笑了,奴婢是初学难登大雅。“清和王”说:悦儿姑娘其实你本王说话以后可以不必自称奴婢,以后你就叫我高玮好了。我微笑的说:奴婢不该。“清和王”说:本王同意你还有什么不敢。嘉福殿



    奴婢给曹贵妃娘娘请安,曹景芸说:起来吧,彩蝶有什么事情?



    彩蝶说:娘娘刚才奴婢看见上次被娘娘打入浣衣局的宫女冯小怜在勾引皇上。



    曹景芸发火的说:这个贱人,看来是本宫太心软了。彩蝶你给本宫秘密的处死她。



    彩蝶说:好。



    我这几天怎么感觉有人在跟踪我呢?太可怕了我还是早点回屋子里吧,望浣衣局的方向走去。我看见浣衣局的很多宫女都很高兴的向我走来。我微笑的问:蝶儿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高兴啊。蝶儿高兴的说:小怜你还不知道吧?皇上下旨将我们这些有罪的宫女全部放出浣衣局了。圣旨到宫女冯小怜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宫女冯小怜从今日起起到昭阳殿做宫女。我跪下来说:奴婢谢皇上。蝶儿高兴的说:小怜恭喜你……去昭阳殿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突然间一个黑影将小怜推下了湖里。我落水的那一刻我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叫你勾引皇帝不要脸的贱婢。我大喊救命,救命…………我突然间好像全部想起了什么大脑一个个片段出现。

 “是谁?”



    “是圣坛侍者罗恩,他的尸体没有找到,是不是圣物爆炸时彻底被粉碎掉了?”



    “蠢货,圣坛侍者都有圣衣护佑,那样的爆炸不可能将一具尸体彻底粉碎,你带着裁判所的人全力去寻找这个罗恩,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教皇话里的寒意让裁判所的首领斯特拉夫?波拿巴都一阵阵的发冷。



    在之前圣物有了回应之后,原本天神教的所有人都以为第二次圣战将要降临,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三件圣物在突然之间就发生了爆炸,将整个供奉圣物的圣坛炸毁,守护圣物的十二名圣坛侍者九死两伤一失踪,为了不让圣物已经彻底毁坏的消息暴露出去,教皇让裁判所清理了一批幸存者和发现者,而现在有了漏网之鱼,一旦圣物毁坏的消息被暴露出去,那天神教仅存的地盘估计都会不保,毕竟现在的地盘就是依靠三件圣物和教团法师的力量才保存下来的。



    远在大陆北方,汉?伍德丛林深处,华族圣地内。



    以往保护圣地的龙神法阵突然失去了作用,法阵外正在融化的冰雪流水开始朝着圣地内倒灌,圣地最低洼的绿隐湖已经开始漫灌出来,湖畔周围的木屋也开始被湖水浸泡。



    华族的长老们正在带领着族人将圣地内低洼处的物资进行转移,原本对龙神率领华族重返荣光的期待现在全部变成了担心,龙神法阵的失效足以说明一些事情。



    汉?伍德森林内,许多冬眠的动物开始醒来,气候的巨变造成了生物习性的紊乱,冰雪融化,一些低洼地段已经被雪水淹没,而随着雪水越来越多,洪水开始出现了。



    水往低处走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森林中开始出现编织如网的水道,整个汉?伍德森林的生态即将面临一场巨变。



  黑衣人中一个高大汉子大踏步走到众农身前,厉声叫道:“县太爷有令,虫蚁相斗乃其本性,与人无涉,你们吵些什么?”众农民纷纷叫道:“蛤蟆和毒虫都是你们家养的。”



    “青蛙怎能与虫子相斗不要脸!”“这样一年凶一年,咱们反正是饿死,大伙儿和他们拚了。”那大汉右手一挥,突见刀光耀目,众黑衣人各从腰间拔出兵刃,排成一列,走上数步。



    那大汉道:“你们待要怎样?不听县太爷的话,是要造反吗?”众农民大声喝骂,有的拣起了泥块石子抛掷过去。那大汉一作手势,黑衣人身后走出两个公门装束的人来,一持钢刀,一握铁炼,齐声喝道:“县太爷吩咐下来,有谁肇事械斗,都以叛逆论处。”众农民面面相觑,低声传言:“这是县衙里的马军都头和步军都头。”



    既有官府相助对方,众农民个个敢怒而不敢言,眼睁睁望成著成千成万只青蛙被蛤蟆和虫子逼入竹笼之中。郭靖低声道:“大哥,咱们好动手了么?”



    白天道:“再等一会儿。”忽听得几声呼叱,七八个孩子奔上前去,拿起石块,向虫群中猛掷,当时有几条虫子被石块打死。那黑衣大汉大怒,纵身上前,一掌将一个孩子打倒,其余孩子回身就逃,那大汉提起跌在地下的孩子,狞笑道:“好啊,你们打死我辛辛苦苦养驯的虫儿,我叫你知道厉害。”一个农妇从人群中抢了出来,求道:“大爷,行行好,放了我的儿子。”这母子俩正是白天等人刚才和他们说过话的。



    那大汉另一手抓住农妇的后领,顺手往农民丛中掷了过去,那农妇跌在两个农民身上,将两人都撞倒了。那大汉伸手挥了两挥,他手下人各挺兵刃走上前来。农民人数虽众,但均赤手空拳,大半又是老弱妇孺,见他来势凶凶,齐向后退。那些黑衣汉子一声吆喝,刀剑齐往农民头上劈去,将要劈到,刃锋一歪,却在他们面前削了下来。众农民大声惊叫,退得更远。黑衣汉子们哈哈大笑,扬刀而立,回头瞧首领如何摆布那个孩子。



    只见他伸手打那孩子一记耳光,扯下他身上一片衣服,打一记,扯一下,接连打了十余下,到后来那孩子双颊高肿,身上的衣服不剩寸缕。他母亲大声哭叫,不顾性命的扑上去救护,但被两个黑衣人扭住了,动弹不得。那大汉一声呼哨,数百条毒虫昂首吐舌,一齐望著那孩子光溜溜的身体。



    那小孩早已吓得脸无人色,虽在烈日之下,亦是全身瑟缩发抖,望著母亲,只是哭叫:“妈妈!”那大汉狞笑道:“小贼,你有本事就自己逃命。”手一松,将小孩掷在地下。那小孩爬起身来,急向母亲奔去。数名黑衣汉子长刀一扬,往他头顶虚劈下来,小孩大骇,急忙转身,向前空旷处奔逃。那为首的黑衣大汉待他奔出数丈,一声呼哨,千百条虫子忽地如箭离弦,蜂涌向小孩追去。那小孩听得背后嘘嘘之声大作,一回首,但见无数五色斑烂的毒凸虫睛吐舌,如风而至,这一下吓得比他适才更是惊惧百倍,没命价向前飞逃。



    那些虫子游动极快,片刻之间,离那小孩已只丈余,他全身光的,一无掩蔽,眼见立时要遭千虫噬身之惨。他母亲大叫一声:“儿啊!”晕了过去。众农民瞧得目眦欲裂,纷纷涌出要去打虫,但众黑衣汉子长刀乱挥,竟无半点空隙让他们上前。突然间那小孩足下一滑,向前俯跌下去,群蛇吱吱乱叫,窜了上来。白天暗叫:“不好!”纵起身子,正要飞身去救,只见两条人影从农民人群中中跃出,身法甚快,拦在小孩与群虫之间。两人足未站定,各自双手齐扬,撒出四条黄色粉末,在地下布了四条黄线。众人鼻中闻到一阵硫磺药气,但见群虫纷纷后退,看来那些黄粉是制虫的药料了。白天看那两人时,原来竟是丐帮中的熟人,是在宝应会过面的黎生和余兆兴。



    那黑衣大汉见二人阻住蛇群,脸上变色,说道:“咱们地龙帮和丐帮向来河水不犯井水,足下何苦强来为人出头?”黎生拱手道:“这小孩年幼无知,老丐求个人情,请饶了他。”那大汉见黎生背上负了八只麻袋,知他是丐帮中的要紧人物,冷笑道:“若是不饶呢,足下欲待怎样?”余兆兴年少气盛,喝道:“你们干这等事,天理不容,既叫俺们撞见了,岂能不管。”那大汉又冷笑一声,说道:“听说丐帮明日在岳州大聚会,天下各路的化子头儿都到了洞庭湖边,你这小叫化就想恃势欺人吗?哼哼,只怕没这么容易!你丐帮中人号称个个是捉虫能手,你有本事就捉捉我这些虫子看。”



    余兆兴被那黑衣大汉这一阵奚落,那里容得,向前两步,一弯腰,双手各已抓住一只虫子的尾巴,用力一抖。虫子的骨骼本是如炼条一般连环套住,这样自尾至首逆转的一抖,全身骨骼松脱,虽不立毙,却再也动弹不得,这是乞儿捉虫的最上乘手法,可也大触地龙帮专养虫子的之忌。那大汉不待他伸腰站直,一声呼哨,千百条虫子一齐向他窜去。余兆兴捉虫本事纵高,这千虫齐至,那能抵挡,急忙退到黄线之后。黎生高叫;“请老兄示下高姓大名!”那大汉只是冷笑,见群虫沿著黄线摇头摆脑,不敢游近,又是忽哨一声,这一声叫,虫群中登现奇观。



    只见一只虫子张口咬住另一虫子尾巴,而那再咬虫子著又一虫子尾部,如此首尾相接,霎眼之间,连成了数十条极长的虫炼。那大汉猛喝一声,数十条虫炼斗然间从空中甩过黄线,落在二丐身周,围了数圈,将那小孩也围困在内。那大汉冷笑道:“臭叫化,捉虫啊,怎么不动手?”虫群蓄势待发,只候号令。黎生与余兆兴都是脸色惨白,知道这番必已无幸。



    那大汉道:“我地龙帮也不无故伤人性命,只要你答允永远不再捉虫,留下一个真凭实据,哼哼,那也可以相饶。”黎生知道这是叫他们自毁双手,低头求告,他是丐帮响当当的人物,纵然性命已在呼吸之间,却仍是昂然直立,毫无畏惧之色。那大汉张开双手,相距一尺,说道:“我双掌一合,你们每人身上就多了几百副毒的牙齿,还不跪下求情么?”余兆兴道:“师叔,咱们决不能丢人。”



    黎生哈哈一笑道:“那还用说。”他提高声音道:“多谢老兄送咱们上西天,只是还没请教万儿。”那大汉道:“那果然是死不瞑目。我是地龙帮的第四弟子吴平。



 道士确实是天界下来的,而且还是被驱逐下来的,但是理由却不是那些人总用来讥讽他的那个。



    有记忆起,它就是在天上的世界里生活着的。之所以用“它“,只是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没能力化成人形。那个时候,他只是天界一个普通森林里的一只锦鸡而已。本来他应该就像大部分同类一样,他会度过自己无忧无虑的前半生,然后遇到自己的”贵人“,把他做成一道灵气四溢香气扑鼻的佳肴,然后过他更”无忧无虑“的下半辈子——死都死了,在别人肚子里也不会有什么忧虑。



    但思想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他能区分人和芦苇,也能区别锦鸡。他小时侯看到自己周围最大最壮的那个锦鸡被人抓了过去,还当着他们的面把他变成了一道美食,那群人边吃还边讨论着将来哪只还会成为他们将来的食物。可悲的不是成为别人的食物,可悲的是眼看同类当了别人的盘中餐居然毫无反应,还在搔首弄姿,等着他们挑选下一次的食物。那天开始,他就有了想逃出去的心思,而接下来的一件事,更是促成了他的好事。



    那天一个人间飞升进天界的人和一个土著不知怎么打了起来,人间的力量也是那个时候他才有所感受的——弱,实在太弱了。那个人间来的小子明显是不习惯天界充裕的灵气,一举一动都能都引起整个树林都动几下,帅是帅,但是消耗跟那风淡云轻的土著比起来可就大多了。虽然这一点都不关锦鸡们的事,但准提却不这么想。准提,自然是我们哪只有思想的锦鸡给自己取的名字,他似乎听路过的人说过,曾经有一个法力很高强的人就是叫的这个名字,手里还拿着一种叫什么七宝妙树的东西,一听就很厉害。再看看自己每天踩来踩去的那棵树,还似乎真有点七彩的样子,他也就厚着脸皮叫了这个名字。他看那个人间的小子动作越来越大,刚想他会不会有负伤而逃,在被自己救下,然后成就一段完美的姻缘,没想到天却不遂人愿。



    那小子见明显不敌,却颇有气魄,大喊了一句他现在也听不懂的:”兽人永不为奴!“就干脆自爆了法宝和丹田,弄得本名火烧了三天三夜,那天界的人猝不及防葬身火海不说,准提的族人也都成了烤鸡陪葬。然而不管是那人的遗体,还是族人死后没散佚的灵气,都成就了准提,从那之后,赫赫凶名的”准提道人“就横空出世了。



    可惜本来他的修为就不是自己苦修得来的,也就懒得去面壁几十年追求什么大道,可瞎猫真的能碰到死耗子,这人还真的凭三寸不烂之舌弄到了几个弟子,可惜被他招降的人修为自然高不到哪去,就算直接吸干法力都没什么用,更别说他存了温水煮青蛙的心思。直到有一天,他选中的弟子被几个出道已久的老家伙看上了。他们听说天界有这么一号人,直接找到了他的府上,却发现他的弟子人人都是好苗子,偏偏准提毫无修炼之法,自然教不出什么来,那些人自然是怒不可遏,直接把这家伙扔下了天界,虽然他偷偷溜上来几次,却每次都在第一时间被发现然后接着被踢下去,时间一长反而不想再被踢了,可因为弟子全是些丰神俊朗的俏公子,他的黑锅也就越背越大了。



    结果来人间之后他还是死性不改,人间虽然修为低,但好歹意志坚强的多,他也干脆先迷惑那些无知的人类,再一点点抽他们的精神为己用。可几年下来总是被不知道从哪跳出来的一个个人收拾,理由则是各种苦笑不得。说惹了他徒弟那算他倒霉;说打扰他清梦的也说得过去;可范范居然因为他长得比他帅打了他好多次,这可就很让他郁闷了。然而郁闷和打不过总是亲生姐妹,他也就老实了很多,专门找那些执念特别重的人诱惑,那些人即使他不去管,也命不久矣了,这一直下来倒是活的挺不错。



    可这一次,刚找到几个好苗子,范范居然又出来惹他的事,这可就忍不了了。



    那只好无需再忍了。



    他几次上天也把自己的东西全带了下来,这次全部法宝都在身上,也有了底气,就打定主意为了自己的修行跟范范叫板,不就是打一场吗,赢了修为大涨,输了还能被吃了不成?就算被吃,跟自己那些同类比起来也强了太多。



    那还不如拼一次。



    ”老不死的,纳命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