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这里虽然没有白昼和黑夜的变换,但是心中每一个人还是有着无比准确的时间表。



    第二天一早,雪夫人那边就已经让人把古争请过来,一同前往第四层。



    去第四层并不需要在集合,在每一处地方,都有一座临时开启的接引台,可以把他们给送上去。



    此时雪夫人换下了以前万年不变的白色衣裙,整个人披上了一层贴身铠甲,看起来英姿俊爽,依稀可以看到出来当年她的风光。



    “看来你这是做好准备了。”古争笑着说道。



    “什么准备不准备,只是多一道防御罢了,我可是怕死。”雪夫人听到古争的赞赏,反而苦笑道。



    “你孩子安置好了吗?”古争看到潘璇没有往常抱着那个小家伙,边走边问道。



    “潘小姐已经安顿好了,等到一切结束,再去把对方接回来,要不然在外面太过危险。”雪夫人看了潘璇一眼,这才说道。



    “放心吧,那个地方用秘法守护,哪怕被发现,想要破开面对大罗巅峰也能坚持一天的时间。”潘璇也对着古争解释道,看起来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嗯,要不然你回去休息吧,看你状态随时都能突破,还能安稳两天,说不定你就直接成功晋升。”古争看了一眼潘璇,有些担心地说道。



    “没事,我随时都能突破,现在只是故意如此,关键时刻说不定给敌人一个教训。”潘璇一愣,看着古争关心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笑,随后若无其事地说道。



    古争看到潘璇坚持,也没有再劝,不过感觉现在潘璇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似乎比以前更加灵动,不像以前感觉有一些心事压在心底,看来对方估计想通了什么,放下了报复,也算为她感到高兴。



    在他们赶往第二层的时候,在第二分层,那些一直留在下面的属下,也纷纷朝着第四层赶去,只有一条通道,更是挤得水泄不通,骂骂咧咧的声音响彻不绝,不过谁也没有停下和对方想要理论一番,都在挤着上去,争取寻找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



    等待古争从内部走出来的时候,发现一层简单的透明护罩早已经升起,原本的四个擂台已经不见,取而代之是一个凹进去下面一个巨大空间,在四周更是升起一个个早就弄好的简易座位,足以容纳所有的人员,还绰绰有余。



    一些早到的属下在外面,正在等待着,顺便和旁边的人吹嘘谁最厉害,争执不休。



    在古争这边才来到上面,那边就有专门安排的人过来,带着他们去专门的观看台,那里已经绝大数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算是来晚了。



    “雪夫人你可是来晚了。”卜城主看到雪夫人一行人,笑呵呵地说道。



    “我以为我够早,没有想到大家比我更早。”雪夫人扫过一圈,除了那个若尘,还有另外一个没有来到,其他都已经来到,坐在一边,也是笑着说道。



    “大家也是无聊,估计洛盟主也快来了。”卜城主热情地说道。



    在雪夫人和对方寒暄的时候,古争也看了一圈周围情况,看到下面如同角斗士一般的竞技场,也是眉头一皱,虽然下面的空间足足有上百丈大小,足够得宽敞,可是还是给人一种被人看戏的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



    正在观察着,若尘和另外一个人也并排的朝着这边走来,在对上古争的目光之后,也是微微点头,看起来就像对雪夫人那边颔首打招呼一样。



    古争从对方的目光当中,感受到对方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道对方怎么才能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



    他们两个带着自己的十几名属下,才刚刚坐下,洛城主带着自己的信任助手王成,从远处飞了过来。



    “这一次看来我来得很早,也是迟到了。”洛城主看着大家小小开了一个玩笑,看到大家跟着附和笑着,也是开始说起正事。



    “这一次虽然是只有金仙初期的战斗,但是必要的措施还是有,那下面已经设下一道检测防护,一旦使出超过那个力量,就自动被踢出来。”



    洛城主的话合情合理,毕竟是以切磋性质,背后的含义就是让各自的城主,在最后争取一丝面子,不过这让古争众人失望,因为这样的话,可以无法开启内部防御,踢出来也让对方警觉,干脆都不再说话,



    谁也没有出声反对,洛城主自然知道,接着继续说道,“对于防御大家也是只能金仙中期,哪怕你本身没事,一旦受到攻击,我会在上面看着,强行判断胜负,还请各位注意一点。”



    这边洛城主在说着规矩的时候,下面的护罩也已经消失,那些属下纷纷冲下各自的高台,占据不错的位置,兴奋等待着开始。



    毕竟和平时期太长,众人都知道对方的厉害,可是从没有机会见识过,哪怕这一次有小道消息传过来,因为场地的原因,只能以金仙初期的修为来比赛,让他们多少有些失望。



    纵然发挥实力下降了许多,但从中还是能多少得到一些,大家也能理解,毕竟是一场内部赛。



    “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半个时辰之后,大家就准备登场吧,咱们这里正好两两对抗,可以分为八组,一局分胜负,这样一来,第二次只有八人,这八人当中,抽取之后,分别对抗三场,三局两胜,两次之后,就余下四人,然后每个人和对方交战二次,统计胜场最高的两人,最后在决战,你们看怎么样。”



    “这样一来大家也能稍微重视一下。”



    洛城主简单地把战斗顺序说出来,出乎预料的儿戏,就像玩闹一般,前面第一场很快就能结束,第二场就显得有些墨迹了,明显有拖延时间。



    不过大家都没有反对,反而都点头同意洛城主的提议。



    “当然奖励还是有的,第一轮胜者全部得到一批上好黑核。”



    听到这里,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反应,毕竟一批黑核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象征意义比较大。



    “第二批奖励就比较珍贵了,为了奖励英勇奋战的大家,我拿出四个比较珍贵的法宝,至于是什么,等到名次落下之后你们就知道了。”



    这一次众人有些动容了,竟然是四件法宝,听到洛城主口中的珍贵法宝,恐怕并不是普通法宝。



    不过很快众人都纷纷冷静下来,面色虽然激动,但是内心却想明白了。



    反正奖励最后才会发,或许都撑不到最后,就会发生新的变化。



    “最后冠军的奖励,就是我手中的这枚晶核,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找到离开这里的通道。”



    洛城主拿出来一枚充满璀璨银光的晶核,外面笼罩着一层透明护罩,可以清晰感受到里面充满了空间力量。



    “当然在这里这个效果是最适合,他在外界一旦激活之后,可以形成一层空间护罩,可以脱离一些特殊的地方,甚至耗费里面的力量,直接脱离出去。”洛城主有些遗憾的解释道。



    诚然,这个东西只有外界才能称得上真正保命的东西,可是在这里基本上用不上,但也无愧是最为珍贵的法宝。



    这个晶核随即脱离洛城主手中,朝着天空之上飞去,最后缓缓定格在半空,犹如璀璨的星芒,在空中非常显眼,吸引着众多人的目光。



    哪怕许多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也能感受到它的尊贵。



    “好了,下面开始抽签吧,放松一些,就当我们魂盟内部的娱乐比赛,抽签完毕之后,一炷香请第一场下去。”洛城主在一旁呵呵地说道。



    十六道黑色光芒无序的在空中飞舞着,随着各位城主纷纷出手抓住一道黑芒,露出里面不同颜色的小球。



    总共八种颜色,同种颜色的小球,作为第一场的对手,而出场的顺序在上面已经填好。



    “第三场红色!”



    雪夫人看着手中的小球,然后朝着旁边看去,发现是另外一个城主,对方也正巧朝着她看来,手中也是同样写着红色三号的小球。



    两者微微一笑,然后各自在扭过头去。



    对方既不是这边的人,也不是那边的人,只能说算是不好不坏的场面。



    古争把眼神从上面的小球给移下来,看向四周,盘算着如果事情全部结束的话,到底需要多少时间。



    原本之前是四座擂台,估摸着一天就能结束,可是看来外面妖魂似乎出了一些事情,还需要这边拖一点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做好的消息。



    或许来说,如果自己这边第一名是自己人,自己就有办法朝对方讨要过来那第一名的奖励,毕竟对于这里的人来说,那个东西作用还不如末等奖实惠。



    前者只能用来自己欣赏,后者却可以稍微用来奖赏手下。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让所有人期待的第一场战斗终于来开的序幕。



    在下面一个属于古争这边的城主属下,还有另外一名城主的属下,已经站在下面。



    不管曾经的实力如何,现在已经统统收敛自己的气息,仅仅金仙初期的修为,开始准备战斗,在半空之上,王成悬浮在半空充当裁判,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无视周围那杂乱的商讨声,对着下面两人开口说道。



    “在下面对战,除开盟主所说的那些,并没有其他规则,如果不敌的话,随时可以认输,三个时辰不分胜负,就由我来判定输赢。”



    下面两个人同时对着上面点点头,然后神色凝重地看着对手,虽然仅仅只能发挥这点实力,但是从某方面来说,也足够试探出对方的高低。



    两个人是第一次交手,但是之前都听过对方的名号,毕竟被派下来也代表各自城主的面子,基本上都是各自手下的好手,哪怕是输,也不可能输得难看。



    两个人没有多大废话,几乎同时就朝着对方攻击过去。



    下面在战斗的时候,上面也没有闲着,大家趁此都和周围的人,彼此虚脾假意的聊天,从气氛上来看,大家都和睦亲切,没有之前的矛盾,彼此又成为一个紧密的团体,但彼此心中的小心思,谁也看不穿,等着属于这边的机会来临。



    而下面观看的属下,也是热火朝天地争论着,因为他们大部人根本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情,以为以后天下天平,自然有心情看着下面,偶尔面红耳赤和旁边争论,自己家才是最强。



    那些知道内情的少部分,一边跟着大家起哄一般,另外一边随时注意周边的变化,一旦有着自己城主命令之后,就开始引发恐慌,第一时间可能大量杀伤这些所谓的“敌人”。



    古争也在看着下面的战斗,不过却感觉有些索然无味,哪怕下面两个人已经把金仙初期能够发挥的实力完美地发挥在一起,可是场地的限制,规则的限制,实在让人他们这些人提不起多大的情绪,看着下面的比赛,还不如听着那些城主虚与委蛇的谈话。



    每一个人的演技都非常逼真,从表面看去,谁也不知道各自内心的真正想法,但古争知道,他们还是占据一些优势。



    毕竟这边都已经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而对方顶多知道这边有些警惕,仅此而已,只要他们牵扯一下,等到外面的妖魂进攻过来,也是这些人的末日。



    第一场战斗,没有经过多少时间,就结束了战斗,这边的人在利用一个破绽,吸引对方的冒险攻击,险而又险得赢得第一场胜利



    在周围的欢呼声,胜利者带着笑容飞了上来,甚至还在空中诡异放慢身形,对着四周转了一圈,以便接受那些呼喊声,毕竟最后的冒险,差一点他就被对方给淘汰,足足过了一会,这才返回去,有些自傲地站在他城主的身边,挑衅看着一边的输者。



    而另外一边,输者则是神色沮丧,跟老鼠一样,从下面飞快地逃窜回来,连他的城主也是有一些阴沉,毕竟自己输了,有种技不如人的感觉,看着旁边传来的挑衅,他只是黑着脸,和相熟的人开始交谈。



    “好了,第二场准备。”



    第二场是若尘对阵那个范城主的属下,还是比较有缘分,古争也是把目光看过去,想要看看那个红发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手段。



    若尘的手下是一个妖魂,来到下面的时候,整个身子外面笼罩一层黑色薄雾,阻挡外面的探视,这让那个红发青年根本不知道黑雾之下到底是什么形态,不过他知道,妖魂本体有时候千变万化,不过他也自傲,在等到开始的时候,幻化出一把武器,直接冲了上去。



    在这边开始战斗的时候,在雷音堡垒的外面,一些早就准备好的计划,也开始行动起来。



    在一个被在暂且抛弃的城市当中,里面绝大数的人,已经被带着去主城那边避难,不过还是有少数人守卫留下来,他们的作用就是维护一下城内,别让一些宵小之辈打死破坏,一旦真有进攻,他们也会按照城主留下的命令,进行最后的行动。



    投降对方。



    事实上他们做得也是很彻底,等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进驻这里之后,他们很明智的投降,也不管对方的身份,就被关押到一旁的禁制里面,算是被软禁起来,整个城市被他们接管。



    而他们也是没有心底任何害怕,有着以往的经验,毕竟哪怕魂盟之间的厮杀在激烈,一般情况也不会杀被囚禁的俘虏,何况他们的实力并不强,也是为了那一笔报酬,如果有一天自己城主回来,还能额外多出一笔报酬。



    正当他们还在悠闲躺在一个空地监牢之外,那些全身黑衣打扮的人出现在他们外面。



    “魂大人,这些人该如何处置?”一个站在侧面的人,对着站在前面黑袍人说道。



    “这些人么?”烛魂掀起自己的头袍,露出自己的面容,看着最高一个仅仅才金仙初期的敌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你们可不能违反规则,要不然你这是公然对抗魂盟。”



    在里面有悠闲的犯人,感受空中那不对劲的气息,其中一个人也是慌了,站在边缘对着烛魂说道,试图打消对方危险的想法。



    “留下吧,他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哪怕现在知道我们的身份,跑出去也没有用,留下到等到以后,说不定天王会有用。”仔细打量一会之后,烛魂这才冷淡的开口说道。



    虽然自己价值太低让对方看不起,但总归还是留下一条性命,这让里面的犯人庆幸不已,幸好对方还是注意着魂盟的规矩,要不然死了也白死。



    刚才他们以为战斗规模升级了,连这些潜规则都要被破坏,那对于他们可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



    “魂大人,那边传来消息,幻族的长老带着一小批人离开去了东面,在那里我们找到了对方战斗的痕迹,包括一些我们的人,还有盖锦那边的人,都在那里失踪了!初步怀疑,是盖锦带着人去剿灭之前你让探查的事情,现在那里只剩下一个巨坑。”



    在返身离开的路上,其中一个黑袍人匆匆外面赶来,对着烛魂说道。



    “那些奇怪的人吗?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就那几个人看来我确实小看了对方,不过现在不是魂盟或者孤峰发现就行,你去侧面补充一些人去那边,彻底把对方给包围。”



    “通知下去,全军前进,这一次要把对方给一网打击。”



    “是!”



    随着烛魂命令下去,因为幻族那边失踪,而耽误两天的队伍,从各处抛弃的城市当中,一个个黑袍人从里面钻出来,而在一些隐蔽的地下,一个个早就沉睡不知道多少时间的傀儡,也开始嘶吼着,开始苏醒过来。



    一个巨大的包围网,把雷音傀儡城给包围。



    逃无可逃!

之前他们在与插翅虎战斗的时候,读白之所以能够突破,就是踢出了临门一脚,从观察进入到了掌控的范畴,这才有了四阶的突破。



    运气当然分为好运气和坏运气了。当厄运来临的时候,身为天狐之眼的拥有者,自然而然就会有所察觉,从而自然而然的作出一些趋吉避凶的事情。而当好运来临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唐三倒是没有过太多的体会。毕竟,他拥有天狐之眼的时间还短,也没有刻意的去探查过。是打算等自己突破到了四阶之后,再仔细的去感悟和探察一翻,同时想办法将其运用于自己的实力之中。



    那么,此时此刻的感觉又是什么呢?双眸发热,没来由的兴奋。难道这代表的是……,好运?



    正在这时,山上传来脚步声,沉重的脚步声不需要去看,唐三也知道,这是有妖怪的到来。



    他赶忙让到道路一旁。在这上山的路上遭遇到妖怪族一点都不奇怪,无论是嘉里学院的老师还是学生,都要走这条路。。只有到了接近嘉里学院的地方,他才会踏上分岔小路前往学院小镇。



    嘉里学院的妖怪族大都是贵族,这些贵族学员一向自矜身份,不屑于去欺凌附庸什么的,更何况学院小镇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嘉里学院服务的。所以,嘉里学院的学生见到学院小镇的附庸,一般还是过得去的,甚至还会比较客气。有些脾气好的,还会主动打招呼。



    唐三刚站到路边,很快,就有妖怪族的学生从上面走了下来。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身材高大,大约有两米左右的身高,浓密的金色长发披散在身后,双眸之中,更是闪烁着黄金一般的光泽。而他的外表,看上去竟然和人类没有什么两样,这就非常奇特了。如果不是他的双眸是竖瞳的话,甚至都很难辨别出他其实是个妖怪。



    这是……



    在来到救赎学院之前,对于这样的情况唐三或许还判断不出来。但现在他却一下就能认出。这是高等妖族。有着非常强大血脉的高等妖族。



    这样的妖族是能够幻化成人形的。对于妖怪族来说,幻化成人形要比他们本体更加灵活,日常生活也更方便。甚至这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



    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妖怪族和精怪族的附庸,以及人类女性会被妖怪族看中,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了。



    妖怪族甚至有一种说法,人类其实是妖怪族的残缺血脉后裔,继承了可能会变成人类这样的模样,却没能继承妖怪族强大的力量。越是高阶的妖怪族,越是对这种说法认可。



    毫无疑问,这名妖怪族的青年是非常引人注目的,跟随在他身后的很多妖怪族,明显都是以他为首。



    可是,此时此刻,唐三目光所及,在他注视之中,却根本就没有关注到这明显有着黄金血脉的妖怪族是何等存在。



    在他眼中看到的,就只有这金发妖怪族身边的那一位。



    此时此刻,唐三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句话,正所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走在金发妖怪族身边,身穿嘉里学院制式校服,一头长发在脑后飘扬却毫无表情的绝色美少女,可不正是他苦苦寻觅了多日的美公子吗?



    在看到美公子的那一瞬,唐三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骤然爆炸开来了似的,所有的一切在这一瞬都明了了。



    美公子的妈妈并没有骗他,美公子确实是去上学了,但并不是中等学院,更不是低等学院。而是在嘉里城之中,首屈一指的高等学院:嘉里学院。



    在这一瞬,唐三的思路已经完全清晰了。美公子是人类附庸,这一点毫无疑问,拥有神识的他不会看错的。但美公子身上是什么样的妖神变他却并不知道。而此时看来,身为人类附庸的她竟然能够和一名拥有黄金血脉的年轻妖怪学员走在一起,而且看上去地位还并不低。再加上她家的奶茶店能够开在嘉里广场这种地方。那么,美公子的身世已经昭然若揭了。



    毫无疑问,她的父亲应该是一名非常强大的妖怪族,而且血脉层级也一定很高。唯有如此,才能让她拥有这样的地位,才能够来到嘉里学院学习。



    正在唐三内心通明,终于弄清了事实真相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黑。下一刻,一只大手已经抓向他的面庞。



    “看什么看?王子殿下也是你能看的?”一道雄壮的身影挡在唐三身前。蒲扇般的大手直接就抓向了他的头颅。



    唐三下意识的后退,向后跳跃而出。双手向身前虚按,风元素吹袭,推动着他后退,避开了对方这一抓。



    “还敢躲?”那身材壮硕的妖怪族学员显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怒喝一声就要上前。



    “够了!”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响起。那身材壮硕的妖怪族学员这才住手。



    这一群从山上下来的嘉里学院学员们全都停下了脚步。



    对于别人,唐三自然都无所谓,他的目光依旧还在美公子身上。



    他看到美公子明显皱了一下眉头,而她身边那一头金发的妖怪族男学员则是一脸微笑的道:“别生气,小熊,走了。”



    从始至终,他连看都没看过唐三一眼,显然是冲着美公子也是人类的份上,才放过唐三这个小小的附庸。



    美公子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唐三这边,四目相对,唐三的心头猛然颤动了一下。美公子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诧异,似乎是感觉到有些熟悉,但对于这两个月变化很大的唐三,她也没能一下就认出来。



    以唐三三世为人的心性,本应该无比沉稳,可此时此刻,他却有种特别强烈的冲动,想要冲上去将美公子身边所有的人都打倒,然后将她搂入自己怀中,以慰相思之苦。



    他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那身材雄壮,被称为小熊的妖怪冷哼一声,“小心点,小子。低下你的头。”



    唐三深吸口气,强行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然后缓缓低下了头。



    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莽撞。他不能动手,除非是引动神识,否则,这些明显是嘉里学院顶尖学员的存在他未必打得过。更何况,就算他打过了又如何?现在的美公子会对他如何吗?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一个情况,那个有着一脑袋黄毛的家伙,难道说还是自己的情敌不成?



    美公子才十三、四岁的样子。他们这些学员也都不算大,怎么能早恋?嘉里学院不管吗?



    不过,美公子看上去对他也没有假以辞色,也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普通同学,一定只是普通同学。



    虽然依旧百爪挠心,但想到这里,唐三的心情总算是好得多了。而最让他欣慰的就是,原来,美公子就近在咫尺,就在嘉里学院啊!这样的话,那可就方便多了。

 行署路的小屋中。



    庆尘回到自己的卧室里艰难躺下,超凡者身体自愈能力远超常人,也不知道他这次多久才能恢复。



    “壹,在吗?”庆尘问道。



    “我在,”手机里传来壹的声音。



    “你曾经见过很多骑士了对不对,”庆尘好奇道:“那么,你熟悉骑士的修行体系吗?”



    “熟悉,”壹直接了当的回答道:“第一项生死关锤炼肌肉,第二项生死关锤炼筋膜,三项生死关锤炼骨骼,第四项生死关锤炼皮肤,第五项生死关锤炼真气,第六项生死关真气大成,第七项踏入超凡脱俗之境成为半神。”



    这七项,分别对应着F、E、D、C、B、A、S各个等级,每一级生死关之后对应的基因锁都有所不同。



    最终,人体在C级时锤炼至完美,然后到了B级时开始出现更加神秘的真气,在A级时真气圆满。



    庆尘好奇:“如何判定真气是否圆满呢?”



    “自然的贯通全身,”壹回答:“你现在身体哪个部位有气?”



    “两只小臂,”庆尘说道:“平时不用的时候它们就缩在臂骨里,其他地方一丁点都没有。”



    “嗯,等到你全身骨骼中都蕴含真气,那就是贯通全身了,会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壹回答道:“不过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你的顺序都是错乱的,竟然先有了真气……”



    庆尘心中暗自思忖,按照常规的顺序来讲,他下次晋升时应该是锤炼骨骼。



    到了那时候,自己的骨骼应该就没这么容易断裂了吧。。



    起码能提升一些抗揍能力。



    壹问道:“对了,生死关其实并不分先后顺序。所以,你下一次,准备选择哪一项生死关来做突破?”



    庆尘认真思索后回答:“终极信任。”



    壹似乎迟疑了一下:“这不算是所有挑战里最难的,但却最考验勇气。”



    她说到这里大概明白庆尘为何要选择“终极信任”了,因为这少年从来都不缺勇气。



    庆尘没再回答壹,而是看向自己的手腕。



    他细细打量着提线木偶上的分岔。



    令人惊异的是,分岔竟然一次成长了足有3米。



    要知道今天晚上他为了不留下太多破绽,只献祭了一名C级高手,为的就是看看提线木偶的献祭情况。



    结果是另人惊喜的。



    而且也让庆尘明白,原来禁忌物也是重质不重量。



    看样子,C级是一个门槛,从C级高手往上,每献祭一个高手都会让提线木偶有极大的增长。



    这样一来,控制第二人也并非痴心妄想。



    不过庆尘想到这里马上心疼起来,因为当初他在002号禁忌之地曾杀掉庆怀和曹巍,这俩人可都是C级啊。



    若是他那个时候就知道这个收容规则,如今提线木偶的分岔岂不是已经到10米了?



    庆尘感觉,这种心疼比身上的疼,还要猛烈一些……



    等等,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于禁忌物ACE-019来说,它所需的献祭物是有区分的,一方面是灵魂,另一方面则是肉体。



    那么,有时候分离肉体好像并不需要目标死亡才行。



    想到这里,庆尘从抽屉中取出一柄剪刀来,奔着南庚辰的房间就去了。



    南庚辰在屋里正专心在网络上购物呢,结果就被庆尘给按着剪掉了一小撮头发。



    南庚辰整个人都懵了:“尘哥,你要干嘛?”



    “没事,弄点头发做试验,”庆尘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南庚辰一脸懵逼:“那你怎么不剪自己的头发?”



    此时,庆尘在屋里把手上的一撮头发放在提线木偶嘴边,只是那条小蛇一动不动的,好像一点兴趣都没有。



    壹感慨道:“里世界诞生禁忌物以来,你大概是我见过所有人里,测试收容条件时最脑洞大开的人了,你脑子里全是洞吗?”



    庆尘没好气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禁忌物ACE-005大福明明是A级禁忌物,结果到现在都还没开启二阶形态,就是因为你们没有大胆尝试啊!”



    “行吧,”壹叹息。



    庆尘跟提线木偶商量了起来:“你看啊,这其实也是人体组织,虽然没有血肉那么好吃,但咱们也讲究个荤素搭配是不是?荤素搭配才能营养均衡啊!”



    壹:“我第一次见荤素搭配这个词,用在这种地方……”



    只见提线木偶那条透明小蛇突然动了,庆尘眼睛一亮。



    然而小蛇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将头发献祭成灰,而是对庆尘做了一个奇怪的吐口水动作。



    庆尘仿佛能听见小蛇发出的“he、tui!”的鄙夷声。



    “不吃就算了,”庆尘悻悻道,尝试收容条件失败。



    壹说道:“还好,南庚辰的头发算是保住了……而且,我以前以为你只是恶心敌人,没想到你连禁忌物都能恶心到,学到了。”



    庆尘没搭理她。



    今晚也还是有收获的,起码狙击枪小试牛刀的效果,要比想象中更好。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E级超凡者,根本不可能有如今这种掌控战场的能力。



    “在成为真正的强者之前,借助人类智慧的结晶才是正途,”庆尘叹息道。



    他曾听李叔同说过,里世界有一批修行者为了彰显自己的特殊性,为了彰显神秘教派的地位,是不屑于使用现代化武器的。



    庆尘当时就心说,这不是傻吗。



    李叔同也认同庆尘的观点,这位老师说:连火塘那些野人都开始与时俱进的使用科技产品了,也不知道那些修行者,是不是把脑子给修傻了。



    庆尘脱掉上衣,胸口的紫色拳印格外明显。



    他现在很想好好睡上一觉,但是不行,因为还有补丁需要打。



    白昼群里。



    老板:“今晚发生的事情,想必各位也听见了一些消息,家住得近的,甚至还能听到枪声。介于大家如今都在同一艘船上,所以还是要共享一下信息。”



    老板:“今晚是我们白昼组织与恶魔邮票持有者第一次宣战,相信你们当中,很多人都被神秘的信件骚扰过、威胁过。今晚,我们重创了他们,并获得全胜。”



    一只小鸭子:“鼓掌!”



    小富婆:“啪啪啪啪啪啪。”



    大富翁:“啪啪啪啪啪啪。”



    庆尘一阵无语,这怎么还有捧哏的。



    关键是,壹竟然也跟着凑热闹。



    老板:“今天晚上,首先感谢一只小鸭子、刘德柱、勇敢牛牛、不怕困难、冰眼的协助,计划里本身是没有牛牛和不怕困难的,但他们两人勇于救助同伴,这种精神值得其他人学习,同属一个组织,我们未来面对困难时本就应该相互帮助,不然组织便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老板:“其次,感谢刘德柱和冰眼在战斗中提供的支持,你们在这场战斗中的勇敢表现,也值得其他人学习。如果没有冰眼,我可能会阴沟里翻船,如果没有刘德柱,我可能无法顺利脱身。”



    冰眼:“老板,这是我应该做的。”



    刘德柱:“俺也一样。”



    刘德柱其实有些疑惑,原来今晚在场的还有冰眼,只是自己并没有看见对方啊,那安全通道里的人,到底是冰眼还是老板呢?



    这时,秋雪弱弱问道:“老板,今天晚上好像我没能帮上什么忙,后续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吗……加入组织以来,我都还没做什么。”



    庆尘思索片刻,他知道江雪是感觉有些忐忑不安,这种时刻,其他人都在辛辛苦苦的做事,什么都没做的人会产生愧疚感。



    老板:“秋雪,我需要你在下次穿越后,以你的名义在第四区租一个三人间的公寓,然后将房屋信息与密码告诉刘德柱。”



    “好的好的,”江雪开心起来:“我在里世界有钱,可以租一个稍微好点的公寓给他们!”



    小富婆:“秋雪姐姐真是人美心善!”



    秋雪疑惑道:“你见过我吗?”



    江雪的潜台词: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的长相呢?



    小富婆赶忙说道:“没见过呀,但是叫秋雪这个名字的,一定很美丽。”



    秋雪有些不好意思:“原来是这样,不过让你失望了,我的长相很一般。”



    庆尘乐了,如果江雪的长相一般,那这世界上绝大多数女性就是不及格。



    只不过他更开心的是,小彤雲差点穿帮!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感觉,自己时刻都在等待着小彤雲社死的那一刻,太让人期待了。



    此时此刻,姥姥、姥爷已经回到郑城,独自睡在次卧的李彤雲,脑门上冷汗都下来了。



    她这才意识到,什么叫做言多必失。



    庆尘见群里再无其他事情。



    老板:“散会。”



    一只小鸭子:“贯彻会议精神!”



    小富婆:“贯彻会议精神!”



    大富翁:“贯彻……”



    白昼群捧哏三人组,尽职尽责。



    清晨,胡小牛敲响庆尘家的房门。



    庆尘吃力的起床,他今天伤势加重,原本可以休息一天,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白昼群才刚刚起步,一切都正在好起来,节奏不能中断在他自己手里。



    他换好运动服走了出去,却见楼道外面的世界已经积起皑皑白雪。



    一夜之间,世界换了白色。



    胡小牛精神抖擞的说道:“自从晨跑之后,不仅没有疲惫,我反倒觉得精神好了许多。”



    “这是好事,”庆尘点头说道。



    胡小牛笑道:“庆尘同学,今天就让我领跑吧,明天换南庚辰,后天换张天真。”



    “为什么?”庆尘有些好奇。



    胡小牛想了想说道:“如果没有得知你身上有伤,那我可以心安理得一直让你帮忙破风,但现在知道了,我们作为你的同伴,也想帮你分担一下,直到你伤势痊愈。”



    一旁张天真也说道:“庆尘同学,这就是同伴的意义,对吗?我们不能什么事都总让你顶在前面。狼群在雪原上行走,只有不停的更换领路者,这样狼群才能走的更远。”



    庆尘沉默片刻,然后展颜笑道:“好,今天就让小牛破风。”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