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雪白的岳弄怀孕了 想把你抱着C

是没关!

  墨景修怔愣了一瞬,微微蹙眉,心说:还真是粗心,门都不知道关好!

  他推门而入,屋内,漆黑一片,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

  墨景修走进时,倒是看到放在沙发上黑色外套。

  “果然是她……”

  男人轻轻摩挲了下外套,之后转身,朝大床的方向走去。

  秦暮晚已经快入睡了。

  迷迷糊糊间,隐约看到眼前出现一道黑影。

  她起初没反应过来,片刻后猛地一机灵,吓得睁开眼睛,整个人几乎从床上弹起,“什么人?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语气听起来,似乎有点惶恐。

  显然,昨夜的阴影还在残留在心里,没有散去。

  墨景修立在床边,看着床上迅速蜷缩成一团的小东西,微微扬起唇角,用低醇的嗓音,说道:“别慌,是我,我说过回来找你的,这么快就忘了?”

  秦暮晚一愣,这声音,略有些熟悉。

  低低沉沉,带着微微的磁性和沙哑!

  “是你!!!”

  她一下认出来,这是昨夜那个混蛋。

  他居然真的找来了!

  一番缠绵过后,秦暮晚打算去开灯。

  她微微侧头,问一旁的男人,“不介意让我知道你的长相吧?每次都摸黑进来,难道长得很丑?”

  墨景修一脸餍足地勾了勾唇。

  这女人倒是有趣!

  见他没有说话,秦暮晚不由挑了挑眉,“怎么,难道被我说中了?”

  “那你呢?长什么样?需要给你时间补妆吗?”墨景修不答反问。

  “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秦暮晚嘴角上扬。

  手快触碰到灯光开关,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秦雄的冷冷的声音传来,“在吗?你母亲留了一些东西,我给你拿过来了。”

  秦暮晚眼神一凛,心下一慌。

  生怕父亲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看到这荒唐的一面。

  虽然她想利用这个男人摆脱婚事,但眼下的这种画面,实在是不能见人!

  “来了,马上!”

  她仓促应道,快速穿好衣服,摸黑冲出卧室。

  出去后,秦暮晚又迅速反手把门关上,将一室的黑暗和男人隔绝在门后。

  秦雄见她气息微喘,脸色有些不正常,不由皱眉,“怎么了?”

  秦暮晚冷下脸,若无其事地看向他,淡淡开口,“没事,刚洗完澡,东西在哪?”

  “在车上,地下室停车场。”

  “那就走吧!”

  秦暮晚口气很是不好,秦雄面色一沉,隐隐要发作,最后还是压住了。

  毕竟,他现在还需要这个女儿,帮他实现与墨家的利益联姻。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件事更重要。

  听着外面的声音消失,墨景修嘴角一笑。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个惧怕父辈的小可爱!

  想着,他心情甚好地起身,朝浴室走去。

  此时,酒店走廊的另一边,两道身影蹑手蹑脚冒出来。

  是杨新月跟秦若仪,目送着秦暮晚跟秦雄离去,两人便急忙贴近秦暮晚所住的房间。

  “若仪,你待会儿进去,一定要好好找找!她身上肯定有名贵的东西!记住,动作一定要快!我在外面帮你盯着!”杨新月拉着女儿的手嘱咐道。

  秦若仪一点都看不出慌张,点点头后,用门卡一下子打开了房门。

  门卡是她在酒店登记的时候,多要的一张。

  客厅,灯没开,不过卧室里的灯光,倒是亮着。

  秦若仪小心翼翼将灯打开。

  突然,浴室传来一阵水流声,把秦若仪吓了一大跳。

  她眼神警惕地向卧室看去,心中疑惑。

  秦暮晚不是跟父亲下去了吗?

  浴室里怎么还会有人?

  不等她多想,她的视线就被沙发上的那件男式外套给吸引了。

  “难不成,我这姐姐刚回来,就找上男人了?这么猴急的吗?”

  秦若仪心头腹诽着,嘴角不由浮出淡淡嗤笑。倘若,真的是有男人的话,那我这姐姐,岂不是背叛了墨家。

  那到时……这婚约,可就进行不下去了!

  她心里突然安定了几分,伸手拿起那件外套,翻看起来。

  一上手,秦若仪就发现这衣服的布料,出奇的好,而且做工细致,显然是名贵无比。

  陡然间,她看到了衣服内衬上的墨字,心里顿时惊呼:“墨……是姐姐的未婚夫,墨景修?那位赫赫有名的七爷?”



分享:

人生感悟的唯美句子(80条)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