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最新章节 海棠书屋御宅书屋自由阅读

  十族!



    叶玄沉默。



    这种谜之操作又来了!



    难道眼前这几个家伙被大道笔安排了?



    大道笔:“.......”



    就在这时,那玄神界界主突然转身,他掌心摊开,然后轻声道:“起!”



    轰!



    突然间,他身后那座祭坛内的血水冲天而起,一瞬间,数百万里的天际直接变成一片血红,与此同时,一座巨大的血色漩涡出现在叶玄头顶。



    这一刻,戾气与杀意充斥整个天地间!



    玄神界界主看着叶玄,“千万生灵之血成阵,封!”



    声音落下,那个黑色漩涡突然剧烈一颤,紧接着,一道宽达百丈的血柱从天而降。



    这道血柱,主要目标是大道笔!



    下方,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他右手缓缓紧握,就在那玄界界主等人以为叶玄要反抗时,叶玄却没有任何动作,任由那道血柱将他淹没。



    轰!



    一瞬间,整个大地变成一片血海!



    而就在此时,叶玄突然睁开双眼。



    轰隆!



    两道血色剑光突然自他双眼内激射而出,一瞬间,他面前时空被粉碎!



    而这一刻,叶玄竟然宛如一个血人!



    轰!



    突然间,天地间的血海宛如浪潮一般朝着叶玄涌去!



    见到这一幕,那玄神界界主等人直接懵。



    怎么回事?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那个血阵不仅对叶玄没有任何作用,相反,叶玄竟然还在吞噬那天地间的血气!



    最离谱的是,他们发现,叶玄此刻散发出来的杀意与戾气,竟然比他们的血气散发出来的杀意与戾气还要强!



    什么玩意?



    那玄神界界主几人都有些懵。



    退到远处的古寒此刻也是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玄!



    她没有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叶玄,此刻竟然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戾气与杀意,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这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时,叶玄突然仰头怒吼。



    轰隆!



    一瞬间,天地间所有血气尽数被他吸收的干干净净!



    轰!



    突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自叶玄体内席卷而出,四周时空在这一刻直接沸腾起来!



    在吸收掉那些血气后,他的血脉之力变得更强了!



    一直以来,他的血脉提升都非常非常慢,因为他不像他爹,基本没有做过动不动屠城的这种事情,正是因为如此,他的血脉提升的非常慢!



    而此刻,这玄神界界主竟然主动给他带来了无数的鲜血,最重要的是,这些鲜血之中还带着无尽的杀意与戾气!



    这对叶玄的血脉而言,简直就是久旱逢甘霖!



    叶玄血脉直接突破,达到另外一个层次!



    远处,那玄神界界主等人脸色无比难看,这叶玄的血脉竟然直接提升了!



    这时,叶玄突然抬头看向那玄木,“单挑?”



    单挑!



    玄木看着叶玄,“如你所愿!”



    说完,他就要动手,这时,那玄神界界主却拦住了他。



    玄木沉声道:“大哥,我知道,我们不能轻视任何人,但,我想堂堂正正与他打一场!”



    说着,他转头



    看向叶玄,“我看他很不爽,想亲手斩杀他!”



    玄神界界主沉默。



    玄木笑道:“大哥若是不放心,没关系,待会我若是不敌,你出手便是,如何?”



    叶玄:“......”



    玄神界界主点头,“可!”



    玄木突然出现在叶玄面前不远处,他看着叶玄,“今日.......”



    这时,一柄剑突然斩至。



    斩虚!



    这一剑,出现的毫无征兆!



    而叶玄一出剑,便是倾尽全力,而且,还加上了血脉之力!



    他自然不敢大意轻视,因为面前面对的是一位古神境!



    一出手便是杀招!



    叶玄虽然出手突袭,但玄木反应也是极快,当下横臂一挡。



    轰!



    一片剑光碎裂,玄木直接暴退千丈,右臂裂开,但下一刻,他突然如同一支离弦的箭,直接消失在原地。



    嗤!



    场中,时空震裂!



    远处,叶玄本能一剑斩下。



    轰隆!



    一片剑光炸裂开来,叶玄直接暴退,而在他退的过程之中,他面前时空突然撕裂开来,一道拳印直奔他面门而来,这一拳袭来,直接让得场中四周时空一阵扭曲。



    叶玄突然侧身,直接躲过这恐怖的一拳,与此同时,他手腕一转,一剑削向玄木腹部,然而,玄木反应极快,当他躲过那一拳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抬起膝盖就是一顶,这一顶,直接顶在叶玄的剑上。



    轰!



    一片剑光突然自两人面前爆发开来,下一刻,两人同时暴退,而在两人同时暴退的过程之中,数十道剑光突然诡异地出现在玄木面前。



    见到这突如其来的几十道剑光,玄木眼瞳微缩,他突然一声怒啸,双手猛地紧握成拳,然后抬起,身体半蹲,怒喝,“破!”



    轰隆!



    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自他体内席卷而出!



    轰!



    一瞬间,叶玄那数十柄剑尽数被斩飞,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残影突然冲至他面前,紧接着,一柄血剑笔直斩来。



    轰!



    瞬息间,玄木直接被斩退至数千丈之外!



    而他刚一停下来,数百柄剑直接从天而降,将他淹没!



    剑意凝聚而成的剑!



    当那数百柄剑袭来的一瞬间,玄木眼瞳骤然缩成针尖状,他突然怒吼,右手摊开,无数黑色刀片突然飞起。



    轰轰轰轰!



    突然间,场中响起一道道炸响声,一道道刀光与剑光不断碎裂,而那玄木则疯狂暴退,与此同时,叶玄突然消失在原地。



    嗤!



    一道血色剑光之场中撕裂而过,强大的血色剑光所过之处,时空尽碎!



    就在此时,那片碎裂的剑光之中,一道恐怖的力量突然席卷而出,紧接着,一道拳印以碾压之势席卷冲出,直奔叶玄这道血色剑光。



    轰隆!



    拳印碎,剑光善!



    两人同时退了数千丈,而这一退,方圆数万丈内的时空直接如同遭到重击的玻璃一般,碎裂成虚无!



    一片黑暗!



    而两人方才产生出来的那股恐怖力量,依旧未消失,因此,这片碎裂的时空正在被一点一点抹除!



    两人的力量实在太强!



    另一边,那古寒眼中满是



    凝重与震惊之色。



    她没有想到,叶玄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在之前,她还能够稳压叶玄,而现在,叶玄竟然已经就能够与一位古神战的旗鼓相当了!



    这实力提升的简直离谱!



    应该说不正常!



    但很快,她就发现了叶玄为什么战力这么恐怖了!



    其一,血脉之力!



    叶玄此刻有一大部份的战力都是来自刚突破的血脉之力,那血脉之力给他提升了太多太多战力,其二,就是叶玄的剑意!



    她发现,叶玄之所以能够与这位古神硬刚,除了血脉之力,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叶玄的剑意,叶玄的剑意强大的有点离谱,能伤古神境强者



    这两个原因,让得叶玄能够与古神境强者硬刚!



    一旁的玄神界界主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叶玄虽然才洞玄,但这血脉之力与那剑意,确实有点离谱!



    远处,那玄木死死盯着叶玄,此刻他周身,遍布剑痕,其中好几道更是极深,差点将他肉身斩碎。



    虽然他看叶玄不爽,但不得不说,叶玄的剑,实在恐怖!



    而叶玄此刻也不是毫发未损,他胸前有一道深深的拳印,方才玄木那一拳,差点震碎他肉身。



    叶玄深吸了一口气,他双眼缓缓闭了起来,他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之前吞噬那些血气后,这血脉突破,他就有点快控制不住了!



    还好这些时日读了不少书,他能够心静神明,不然刚才那一瞬间,血脉的突破可能就直接让他彻底失去神智。



    现在,他还不能彻底失去神智!



    他必须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没有再出手,对他来说,现在拖的越久越好,因为血脉之力激活后,他的实力每时每刻都在不断上升!



    无止境那种!



    远处,那玄木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死死盯着叶玄,他右手缓缓紧握,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自他拳中凝聚,四周天地间的时空直接在这一刻一点一点碎灭!



    很显然,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就在这时,玄木冲天而起,下一刻,他体内突然飞出一块黑色巨镜,他右手持镜对着叶玄猛地就是一照。



    轰隆!



    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间自那面镜子之中涌出,一瞬间,一道金色光柱席卷而下,当这道金色光柱出现的那一瞬间,这片未知世界竟然直接开始支离破碎!



    玄木死死盯着下方叶玄,“死来!”



    而就在这时,下方叶玄突然抬头,下一刻,他突然解下腰间大道笔,瞬息间,他境界直接从洞玄达到古神!



    这一刻,他境界直接与玄木持平!



    下方,叶玄持笔一挥。



    一道笔锋斩出!



    嗤!



    天际,那道光柱直接破碎湮灭,与此同时,那玄木直接被鸿飞至数十万丈之外......



    而几乎是同一刻,那玄神界界主突然消失在原地。



    远处,叶玄眼瞳骤然一缩,想要再次挥动大道笔,然而他却发现,已经来不及。



    轰隆!



    一团血雾突然炸裂开来,一道残影暴退至十几万丈之外!



    当叶玄停下来时,他只剩灵魂,肉身已碎!



    叶玄灵魂砸落在地,并且迅速消逝......

  穿过人群,在广场东侧一座庄严的宫殿内,渡世家族的核心高层全都坐在大厅两侧,主位是一个白发老者,两侧各有一男一女两位老者,而下方两侧坐着的全都是和渡风差不多大的中年男女,一共有十几位。



    叶寒等人随渡莲走进大殿时,广场上的年轻弟子们全都围了过来,好奇地看着殿内,他们可是很清楚,首座上的老者此刻正压抑着何等的怒火。



    走进大殿,渡风甚至都没有说一句话,便径直走向了三位老者旁边的空位上,这个位置显然是族长之位。



    此刻,渡莲一行人已经站在大厅中央,首座上的白发老者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中却有毫不掩饰的怒火。



    老者不说话,渡风也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不敢说话。



    这种过分的安静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压抑,这种压抑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一道强大的神识瞬间从那老者眉心涌出。



    霎那间,强大的神识形成的威压如同泰山压顶,瞬间将大殿中央的几人笼罩了起来。



    渡莲没想到大长老二话不说竟直接动手,而且一出手就是仙君领域。



    若是不出意料,下一刻她们几人就只能在这种威压下跪倒在地。



    自己好歹是渡世家族的后辈,即便是跪倒在大长老面前也没什么丢人的,可林枭和叶寒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让他们被迫跪倒在大长老面前,那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



    想到这里,渡莲再也顾不上是否会冒犯大长老,直接释放出自己的仙王领域顶了上去。



    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徒劳,但此刻她没有丝毫办法。



    果然,只听一阵咔嚓声传来,周围众人顿时传来同情的目光,仙王领域对抗仙君领域,简直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了这几人在大长老的神识威压下趴倒在地时的狼狈模样。



    然而下一刻,所以人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看到渡莲的神识领域并没有被摧古拉朽般的压垮,反而撑了下来。



    大长老手下留情了?



    这是众人的第一反应,可很快众人就发现了是怎么回事,只是当他们发现了真相后,眼中顿时充满了震惊!



    是那两个玄仙出手了!是他们的神识帮助渡莲在这一刻撑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出手的白发老者很快也发现了不对,当他看到几人依旧站在那里岿然不动时,眼中同样出现了一丝震惊。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眉心之处再次涌出一道磅礴的神识。



    他显然加强了自己的神识威压!



    咔嚓!



    众人只见渡莲的神识领域再次出现瓦解之势,而渡莲的身体就像承受了无法承受的压力,双腿逐渐弯曲!



    看到这一幕,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才是正确的结果,看来先前大长老是真的手下留情了。



    然而当众人幸灾乐祸的想要看到那两个玄仙小子出丑时,却在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疯狂。



    下一刻,左边的青衣男子头顶出现了一道漩涡,而压在他头顶的仙君神



    识在这一刻如同被什么撕扯着一般,疯狂的涌入那青衣男子的体内,随着这种涌入,青衣男子头顶的神识威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弱着。



    与此同时,右边那个相貌英俊的有些过分的男子,双手撑在头顶,而他的掌心似乎有一道道黑色若隐若现,黑色呈现之时,他头顶的仙君神识如同遇到了什么腐蚀力极强的东西,发出一道道呲呲的声响。



 





    仅仅是僵持了三个呼吸,众人便见到渡莲重新直起身来,而反观白发老者,此刻如同触电了一般疯狂的收回神识,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不仅白发老者眼中充满了震惊,此刻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寒和林枭,如同在看两个怪物,所有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渡莲这一次究竟带回来了两个怎样的怪胎!



    静!



    死一般的寂静!



    这种寂静持续了数个呼吸,便被一道声音打破。



    “小,小莲,你还没给大家介绍,这两个小兄弟叫,叫什么?”



    终于还是渡风开口打破了沉默,渡莲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满脸惭愧地不敢去看大长老,只是眼底却有一丝得意。



    得意的同时渡莲心中更是震惊,若不是大长老出手,也许她根本不会知道叶寒和林枭的神识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



    林枭还好,他那神秘的黑气之前在开拓空间时已经显露,叶寒那一手似乎是吞噬神识的本领简直逆天。



    刚才若不是大长老及时的撤回神识,此刻恐怕就不是脸色苍白这么简单。



    虽然渡莲看出了端倪,门外的那些年轻一辈却因为惧怕仙君的神识威压不敢用神识窥探,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大长老手下留情。



    而其余的高层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是大长老的仙君领域被破了,所以他们第一时间都呆住了。



    此刻听渡风询问起两人的身份,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叶寒一伙人身上。



    叶寒的脸色还好,木青青没有受伤,夏侯兄妹也只是微微受惊,于他而言也只是暴露了进化至暗黑噬神焰的火灵所具备的吞噬神识的能力,所以他并没有计较什么。



    林枭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月前开拓空间时的消耗还没有完全恢复,此刻林枭的脸色苍白,嘴唇泛黑,眼底身处有一抹漆黑若隐若现,埋藏在衣领的脖子上似乎又要爬上那瘆人的黑色裂纹,只是这一切都似乎在被林枭疯狂的压制着。



 





    “用仙君领域来欺负三个玄仙和两个正仙,这就是你渡世家族的待客之道?这种地方,恕我林枭不便久留!渡莲师姐,叶兄,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林枭便瞬间化成一道残影朝着殿外飞去。



    林枭这突如其来的离开给渡莲来个措手不及,她想不到林枭顶住了压力,却也因此生气了,不仅生气了,还一怒离开了云风谷。



    此时别提渡莲有多尴尬了,然而令她更尴尬的是大长老那阴沉如水的脸色。



    仅仅犹豫了片刻,渡莲便决定去追林枭,哪怕是说声对不起也好,可她刚想调动仙元追出去,一道充满怒意的声音便从首座传来。



    “我云风谷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



    走的吗?”



    这道话音落下,大长老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大殿之中。



    糟了!大长老追出去了!



    渡莲慌忙之下也准备跟出去,可下一刻她就被叶寒拉住了。



    被叶寒拉住,渡莲身形一顿,满脸不解地回头看向了叶寒,却见叶寒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对着她摇了摇头。



    “大长老这次怕是真的怒了,我怕他万一追上了林枭,后果……”渡莲焦急地对叶寒传音道。



    “相信他。”



    叶寒平静的声音传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渡莲瞬间冷静了下来,她立即就明白了叶寒的意思,只是她的脸上仍然布满了担忧。



    她环视四周,见大殿中的其他长辈此刻都坐在原地,相互议论着,只是那议论声仿佛像是故意在说给她听一般。



    “简直猖狂,有点能力就不将前辈放在眼中,也不知道这是小莲从哪里带回来的…”



    “可不是嘛,顶撞了人就想跑,哪有这种无礼的小辈。”



    “待会儿被大长老拎回来且看他有何说辞。”



    “……”



    虽然林枭走了,可叶寒还在,见自己的族人这样当着叶寒的面说林枭的不是,渡莲的脸上很是羞愧,只能抱歉地看了叶寒一眼,眼中充满无奈。



    “叶师弟,林枭他是不是……”渡莲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了叶寒传音道。



    渡莲的话没说完,叶寒却从渡莲那关切的眼神中明白了她想问的问题,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的,我猜他应该是即将控制不住那种黑气的反噬,所以才借机离开,也许除了我们几个,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一个月前的那个样子,毕竟他不敢保证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我们几个那样尊重他的隐私。”



    叶寒的解释并没有让渡莲感到意外,显然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只能轻叹一口气,希望林枭真的能像叶寒相信的那样,不被大长老抓住。



 





    叶寒也叹了口气,说实话若不是答应了渡莲的事,此刻他也想离开了,从这些人话语中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渡世家族的这些人也许并不都像渡莲这样充满正义,不畏强权,甚至是尊重他们这些修为低下的修士。



    也许这就是来自中天域的傲慢吧。



    不知道林枭与魔龙族到底是什么关系,叶寒几乎已经确定了林枭释放的那种黑气就是魔龙族独有的魔气。



    难道林枭体内也有那种被魔龙族的魔气侵蚀产生的心魔?他刚才抵御神识威压和之前开拓空间时动用的能力就是心魔的能力?



    也怪不得叶寒会产生这种猜想,因为林枭先前几乎失控样子与他在星河大陆上的那次被心魔掌控的状态实在是太相似了。



    这是叶寒唯一能联想到的,否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猜测林枭与魔龙族的关系,总不能说林枭就是魔龙吧。



    曾经小龙口中的魔龙都是无比邪恶的存在,林枭虽然有时候有些厚黑,但与邪恶还是没有关系的。



    看来下次再见到林枭要问一问了,虽然叶寒不想主动打探他人隐私,但他也不想看到林枭被心魔控制,他深知那是一条不归路。

 此时此刻,空间当中的气息已经变得无比纯粹,虚空深处弥漫着的力量更是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如此恐怖的能量于虚空深处不断的释放而出也是让整片空间都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



    那种超越了极限的可怕能量,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释放开来,让这一方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震荡,似乎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要被就此摧毁掉来一样。



    感受到这样一股气息的时候,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变得无比凝重,尤其是在战斗的那些天神,更是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庞大的压力。



 





    虚空深处弥漫着的可怕能量,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展现出了自身的强大实力,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毁灭气息,在此时此刻不断的释放而出,仿佛主要将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给完全毁灭掉了一样。



    面对如此可怕的力量波动,在场出门的表情也是变得无比臃肿,自身身躯之中的气息,不断的运转汇聚而来的强大能量,甚至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被完全摧毁掉了一半。



    感受到这种超越极限的可怕能量,众人的表情也是变得无比慎重,自身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不断运转,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更是突破了某种界限。



 





    在这一刻天地之间的各种属性力量都在无穷无尽的沸腾,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在虚空之中接连不断的响彻,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甚至是达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要将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给完全摧毁掉来一样。



    而在这战场中心一群天神,竭尽全力的释放着属于自身的力量,其中所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更是强横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神庭的那些天神,此刻也都汇聚在这里,将自身身躯之中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那种超越了极限的可怕能量,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各种各样的世界之力交织,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那种极为可怕的能量,已经在这一瞬间将整片空间都可以完全镇压。



 





    可即便是如此,虚空深处弥漫着的那一股毁灭之力,也同样是强大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其中所汇聚而来的可怕力量,甚至是要在下一瞬间,就把在场的众人给完全撕碎。



    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时候,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也是变得极为璀璨,躯体之中的本源气息,都在不断的运转。



    如此强大的力量波动也是让整片虚空都在不断的沸腾,其中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芒变得越发强盛,他已经感知到了战场之中众人所散发出来的力量。



    那样极为可怕的气息于此时此刻疯狂的释放开来,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都给彻底崩溃。



    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恐怖气息于此时此刻完全释放开来,也是让这一方空间都变得无比扭曲其中所蕴含着的力量,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



    这样一股恐怖的能量,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展现出了虚空之中最为强大的属性之力,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变得异常纯粹。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股力量,叶峰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开始不断的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前也强大了几分。



    面对如此纯粹的能量,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也是变得极为血色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



    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时候,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芒也是变得异常明亮,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隐匿起来。



    空间之中的气息,更是在此时此刻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与此同时,他的注意力也已经全然转移到了战场之上,空间中散发出来的强大波动,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目光穿过层层虚空,此时此刻叶峰身躯之中汇聚而来的力量,已经在这一瞬间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强大境界,似乎是要把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给彻底镇压掉来一样。



 





    虚空深处那样一股极短强大的气息,依旧是在没有任何停顿的爆发,散发出来的力量直接朝着神庭的那些天神释放出去。



    如此可怕的气息于空间深处不断的释放形成的毁灭波动,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一举一动之间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都已经变得异常可怕。



    “你们这群不知所谓的天神,竟然还有勇气敢对我出手,可知道这样的压力是何等的恐怖?



    即便是你们拥有这样足够的力量,也无法挑衅属于我的强大,现在也就只能看着自身的力量给我一点点的压制,甚至是说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吧。”



    虚空之中一个无比巨大的神人在此时此刻散发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可怕气息,那样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甚至是将整片空间都给完全镇压。



    感受到那一股极为庞大的气息,八荒星河宫主此刻也是无比的震撼,自身躯体之中的力量快速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强横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与此同时,虚空深处的那一股力量,也是在此刻不断的爆发,散发出来的能量更是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运转,似乎是要把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给彻底镇压炼化掉来一样。



    无比恐怖的气息于此时此刻释放开来所形成的毁灭波动,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感受到这样一股恐怖的能量,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也是变得极为璀璨,自身身躯之中的本源力量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同样是强横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芒变得极为强盛,自身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运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甚至是要在这一瞬间达到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默默运转着身躯之中的力量,叶峰随时都有可能出手,但是他却在等一个最好的时机。



    与此同时,八荒星河宫主也是直接吼道:“武帝庄子,你现在还在干什么?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大家死吗?



    还不拿出你的神纹之力去抵抗这样可怕的攻击,还是说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都死在你面前不成。”



    听到八荒星河宫主如此说话,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发生了变化,那一种极为可怕的压力直接朝着众人身后释放出去。



    武帝庄子的脸色也是相当的难看,自身躯体之中的本源之力都已经相当的虚弱,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达到了极为特殊的地步。



    天地之间的本源之力在不断的动荡,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土地庄子也是竭尽全力的运转着身体之中的力量,但是所能发挥出来的气息也是相当的有限,根本无法展现出太强大的能力。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也是变得苍白,自身躯体之中的力量,不断的运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甚至是达到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咳……咳咳……”



    强行调动身躯之中的力量,也是让武帝庄子体内的气息变得越发虚弱,那一种极为恐怖的能量在此时此刻不断的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变得越发危险。



    “你们……你们……”



    身躯之中再度爆发,出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直接冲击到了武帝庄子的身上,也是让他根本无法抵抗这样一股可怕的气息,自身身躯之中的力量,甚至是变得极为虚弱。



    “还在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们真的有办法抵抗这种可怕的敌人吗?如果不是你强行将两个世界连通在一起,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九曲宫主也是在此刻帮腔说道,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同样是极为可怕,直接朝这武帝庄子所在的位置压迫过去。



    那一种极为可怕的力量,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超乎想象的恐怖之力,甚至是在这一瞬间彻底爆发形成的毁灭波动,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



    武帝庄子七击险些就要昏迷过去,自身身躯之中的力量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同样是达到了一个极为凶残的境界。



    “你们,你们这群卑鄙小人,如果不是你们强行和全球世界对抗,我们又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如果不是我强行发动了那样的法则之力,将整个世界之间的联系贯通引发战场的降临,难道你们还能活到现在吗?



    现在又把这一切的罪责全部推到我的身上,还真是厉害啊。



    都是神庭世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竟然如此的不要脸,也真是令人唏嘘。”



    此时此刻,武帝庄子身躯之中的力量已经濒临崩溃,那种极为可怕的属性之力,更是在这一瞬间彻底震荡开来,使得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变得越发危险。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于此时此刻响彻开来,虚空之中弥漫着的力量,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无数的毁灭之力在这一瞬间绽放开来,也是让整片空间都在疯狂的沸腾。



    那一瞬间虚空中所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空间之中弥漫着的能量,甚至是在这一瞬间将整片空间都给彻底镇压。



    虚空深处散发出来的玄穹之力,也是在这一瞬间达到了极致,极为强盛的气息,此时此刻完全的释放开来,让在场的众人都已经感受到了其中所蕴含的可怕压力。



    也就是在这一刻,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变得极为璀璨,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量不断运转,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就在此刻酝酿,然而武帝庄子的表情也在此刻发生了变化。



    察觉到场中的气息转变,叶峰也是将自身的力量收敛起来,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反击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



    此刻他也想看看这些天神们究竟还有怎样的手段,事情的前因后果又是如何?



    武帝庄子哈哈大笑起来,自身身躯之中的力量开始迅速的崩溃,那些极为强盛的属性之力在此时此刻也是烟消云散,就仿佛是这一切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但是这样的气息散发出来,也是让在场的那些天神都无比的震惊,似乎自身躯体之中的力量都已经被那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所压迫身躯之中的能量,都无法调动起来。



    “好啊,好啊,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的不要脸,看来我还真是看错了你们,同为天神族为神庭世界之人,我实在是不想和你们站在同一个地方。



    既然你们都以为这是我的罪责,那好,我就看看没了我之后,你们还能活多长时间。”



    说话之间,武帝庄子身躯之中的力量就已经完全的散发了出去,那种超越的极限的可怕力量,在此时此刻疯狂的爆发而出也是让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震荡。



    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时候,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也是变得极为纯粹,自身躯体之中的气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但隐约之间他也已经感受到武帝庄子身躯之中的力量,似乎有那么一点异常。



    天地之间的属性力量在此时此刻疯狂的暴动,所散发出来的可怕能量,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那样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就在这一瞬间释放开来,甚至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的镇压炼化。



    感受到这样一股极为可怕的压力,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变得无比震撼,自身身躯之中的属性力量快速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直接朝着武帝庄子所在的位置扩散。



    “舍身化界法,你这个家伙疯了?”



    六道轮回堂堂主震惊的说道,自身躯体之中的气息疯狂的运转,想要在第一时间将武帝庄子阻拦下来,但是他发现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武帝庄子的身躯之中散发出了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整片空间之中蕴含着的气息,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毁灭之力,仿佛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整片空间都给彻底瞻仰,炼化掉了一样。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于虚空中响彻开来,那样一股超乎想象的可怕力量,甚至是在这一瞬间达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虚空深处那种极为恐怖的能量,甚至是要把这一方天地都该彻底吞没。



    这样可怕的一股气息,不断爆发所释放出来的能量,甚至是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将天地之中的所有力量都给摧毁无数的毁灭之力于此时此刻疯狂的扩张,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场的那些神庭强者也是被彻底的震撼到了,没有想到武帝庄子竟然如此的疯狂,毫不犹豫地就爆发出了最强大的杀伐手段。



    就连那一个玄琼一族的强者,也是被这样一股气息所震惊,此时此刻感受到其中所爆发出来的实际之力,自身眼眸之中的光辉也是变得极为可怕。



    此时此刻虚空深处所弥漫着的气息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那样可怕的疯狂力量,甚至是要把这一方空间都给完全摧毁掉来。



    面对如此恐怖的力量,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也是变得无比强盛,身躯之中的气息更是毫不犹豫地绽放而出在第一时间就已经笼罩在了那一片空间之上。



    随后,叶峰也是运转着自身的法则之力,混沌气息翻涌,更有无穷无尽的灵魂之光,在此刻绽放开来。



    这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于此时此刻之疯狂的释放,所形成的毁灭光辉,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这一瞬间所展现出来的能量,更是强横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境界。



    也就是在这一个瞬间,整片空间就仿佛是逆流了一样,虚空深处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彻底的平复,甚至是说有一股极为特殊的能量正在快速的运转。



    武帝庄子竭尽全力所爆发出来的气息就这样被叶峰镇压下去,甚至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那种极为强大的力量给彻底压制度,并且不断地回归武帝庄子的躯体当中。



    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变化,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芒也是变得极为璀璨,自身身躯之中的强大力量,甚至是在这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如此可怕的气息在极短的时间内扩张开来,也是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于此时此刻响彻开来,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同样是强横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



    在场的那些天神更是被这样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给彻底震慑自身身躯之中的气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展现出了自身的超强手段。



    无数的毁灭攻击在这一瞬间释放开来,直接朝着叶峰所在的位置降临,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强者,在极短的时间内改变了证据,也是让这些天神的内心无比的震撼。



    然而他们所释放出来的这些力量,对于叶峰来说也是没有任何的影响,甚至是说只要叶峰将体内的混沌之力爆发出去,就能够轻易的将这些人全部镇压。



    然而空间深处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即便是叶峰没有施展自身的手段,所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也同样是超乎想象的可怕。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于此时此刻响彻开来,更有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可怕力量,在此时完全的释放而出,使得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运转。



    随后,叶峰也是随意的挥手虚空深处释放出来的那一股气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彻底释放出去。



    一道极为强大的毁灭之力于虚空深处绽放开来,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朝着那些天神扩散所形成的强大压迫之力,甚至是让那些天神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就仿佛是说自身躯体之中的力量,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完全崩溃掉来一样,无数的毁灭之力在此时此刻不断的运行,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不断释放之时,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也是变得极为恐惧,甚至是说他们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可怕的能量,在空间深处不断的散发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更是在这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极致,那种超乎想象的毁灭之力,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将他们身躯之中的气息给完全压制了下去。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叶峰再度挥手,身躯之中的混沌本源之力,扩散开来,形成了一道又一道极为可怕的毁灭掌印,直接朝着那些天神镇压下去。



    如此可怕的能量,在虚空之中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毁灭气息,更是强横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这样可怕的能量在虚空深处不断的运转,也是让在场的众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参与到我们是神庭世界之中的事情来?”



    “这只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这种外人来插手,现在速速退去还可以保你一阵平安。”



    有几个天神在此时此刻极为嚣张地说道,自身身躯之中的力量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同样是达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境界。



    然而就凭这样的力量还想压制住叶峰,实在是痴人说梦,虚空深处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此时此刻已经变得异常可怕。



    更有一股超乎想象的强大能量,在这一瞬间彻底扩散开来,让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动荡,甚至是说要将整片天地都给彻底磨灭。



    就在这极短的时间内空间之中,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毁灭之力在虚空深处扩张,使得这一方天地都达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状态。



    下一瞬间极为恐怖的毁灭气息,就彻底的扩散开来,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毁灭之力,甚至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完全摧毁。



    “与我无关,还真是有趣,就凭你们也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只可惜你们根本不足以值得我重视,甚至是说想要杀掉你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极其不屑都说到自身身躯之中蕴含的力量,更是在此刻疯狂的沸腾,那种超越了极限的可怕能量,此时此刻也是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感知到这样一股可怕力量的时候,在场众人的表情都是超乎想象的震撼。



    那种超越了极限的可怕毁灭之力,也是在此时此刻彻底的扩散开来,无数的毁灭气息,在这一瞬间疯狂的爆发而出,似乎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摧毁掉了一样。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在这一瞬间响彻开来,虚空深处所散发着的力量,甚至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



    当这样一股力量完全扩散而出的时候,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震荡,无数的毁灭之力在这一瞬间汇聚于叶峰的躯体周围,所形成的强大压迫之力,直接朝着那些天神所在的位置镇压下去。



    此刻的武帝庄子也是逐渐回过了神来,自身身躯之中的气息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更是变得无比纯粹。



    然而在看到叶峰的身影之时,他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自身躯体之中的气息都在此刻不断的动荡。



    “叶峰?”



    武帝庄子无比惊讶的叫到他,有些无法相信此刻挡在他面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他曾经收下的一个小弟子。



    他还记得叶峰是在他的指点之下,前往吞天魔域,寻找巨神鼎来炼制巨神丹,提升自身的修为。



    却不曾想到这一去那一位弟子就再也没有归来,杳无音讯,也是让武帝庄子有些遗憾



    时隔数年,当叶峰再次归来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就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更是比他还要强大许多。



    不,已经不能说是比他还要强大了,双方的力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之上,虚空之中所汇聚而来的可怕气息,在此时此刻也同样是被天地间的一种强大力量所压制住了。



    在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时候,在场众人的表情都已经变得无比震撼,而且听到叶峰的名字,一些天神也是想到了这个人。



    当初在那一场争夺之中被誉为绝世天才的叶峰,此时此刻竟然再次出现在了这些人的面前。



    而且他此刻所具备的力量和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虚空深处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变得异常可怕。



    在感受到这样一股力量的时候,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变得极为震撼,自身身躯之中的本源之力不断运转,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变得极其恐怖。



    感受到这种超乎想象的恐怖能量,所有人的气息都在这一瞬间疯狂的爆发,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叶峰的顺序给镇压下去。



    然而这一刻他们才忽然间发现叶峰所掌控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那种超乎想象的毁灭之力,甚至是要在这一瞬间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摧毁。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在此时此刻不断的印象当中,所汇聚而来的气息,甚至是要在这一瞬间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毁灭。



    无比恐怖的毁灭之力,就在这一瞬间直接扩散开来,那些极为强大的毁灭掌印,更是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扩张,就仿佛是说这天地间的力量都要被彻底的镇压炼化掉一样。



    那些天神也是感知到了这些攻击之中的可怕,在此时此刻疯狂的调动着身躯之中的力量,想要在这里极短的时间内,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摧毁。



    然而空间深处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变得极其恐怖,那种超乎想象的毁灭之力,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绽放出了自身最为强大的手段。



    天地之间的本源气息,在此刻疯狂的沸腾,散发出来的强大能量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一旦这样的力量彻底释放而出,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把天地之间的所有生命,都给彻底的毁灭掉来。



    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回响,在场的那几位天神,也是被这样可怕的力量给彻底震慑,虚空深处所释放的强大气息,同样是在此时此刻开始疯狂的颤抖。



    叶峰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已经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毁灭之力于此时此刻不断的扩张,也是让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运转。



    不管那些天神强者竭尽了全力,用了怎样的手段,都无法抵抗叶峰此时此刻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甚至是说虚空深处弥漫着的那一股气息,也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彻底崩溃。



    那种超乎想象的毁灭之力就在这一瞬间爆发出去,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朝着对方所在的位置降临,轰隆隆的恐怖震荡之声,在这一瞬间疯狂爆发,似乎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的身躯都给彻底磨灭。



    尤其是八荒星河宫主更是直接面对了这一股可怕的毁灭气息,虚空深处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简直就是要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完全摧毁。



    超越了极限的毁灭力量在第一时间就已经降临到八荒星河宫主的身上,无数的毁灭之力在此时此刻轰隆隆的绽放。



    根本无从抵抗,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躯之中的力量一点点凋零,虚空深处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就彻底崩溃掉来。



    在感受到这样一股气息的时候,在场众人的表情都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步,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变得越发纯粹,无数的毁灭之力就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扩张而出。



    八荒星河宫主算得上是老牌天神,自身的实力超乎想象的强大,但此时此刻叶峰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境界。



    可就算是如此,叶峰所施展出来的攻击也根本不是对方所能够抵抗的无数的毁灭气息,就在此时此刻疯狂的释放出来简直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摧毁掉一样。



    根本无从抵抗,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释放,最终将整片空间都给摧毁,就连八荒星河宫主的躯体都在这一瞬间被彻底磨灭。



    在场众人的表情也是变得极为震撼,自身身躯之中的气息不住的运转却依旧无法改变什么。



    叶峰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毁灭之力不断的爆发,甚至是要把这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毁灭掉来。



    这样强大的气息依旧是在不断的向外扩张,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甚至是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把天地间的一切气息都给彻底的毁灭掉。



    在场的这些人也是被叶峰所具备的强大实力所彻底震撼,自身身躯之中的本源气息不断的运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可怕地步。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芒,已经变得无比却在自身身躯之中的本源力量,甚至是要在这一瞬间将整片空间都给彻底摧毁。



    在感受到这样一股强大气息的时候,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芒也是变得极为璀璨,那种超越了极限的可怕能量,甚至是在这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地步。



    也就是这一刻整片空间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已经变得异常危险,时空深处弥漫着的强大能量,甚至是要在这一瞬间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彻底磨灭。



    这样恐怖的力量于此时此刻疯狂的爆发而出,也是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将空间之中的一切气息都被彻底的摧毁。



    毁灭的能量于此时此刻不断的爆发开来,天地之间的所有气息都已经缠绕在了叶峰的躯体之上,就仿佛是说要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把整片天地都给彻底磨灭一样。



    感受着叶峰所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在场众人也是疯狂的抵抗,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叶峰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在爆发的那一瞬间就足以将天地之间的所有力量给完全摧毁。



    就是在这一刻,武帝庄子终于是回过神来,看着叶峰的表情也是无比的震惊,似乎无法想象叶峰竟然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就拥有了如此可怕的实力。



    也就是在武帝庄子震惊的这一段时间里面,叶峰已经将自身躯体之中的气息给完全爆发了出来,虚空深处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



    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毁灭之力,在此时此刻不断的扩张而出,也是让这一方空间都给彻底的摧毁无数的毁灭之力,在这一瞬间降临到了现实。



    那种超越了极限的毁灭波动此时此刻,也是展现出了自身最为强大的毁灭气息,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发开来,甚至是要将这天地之间的能量都给完全磨灭。



    来自神庭的那几位天神哪里承受得住这样可怕的气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被叶峰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可以彻底摧毁,毁灭的气息不断的运转而出,也是让整片空间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爆发。



    感受着这种超越极限的可怕力量,武帝庄子的内心也是无比的震撼,甚至是无法想象叶峰竟然已经拥有了这等可怕的实力,甚至完全凌驾于神庭的那些天神之上。



    这样可怕的一股气息于此时此刻不断地扩展开来,所展现出来的能量,同样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整片虚空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比纯粹的境界。



    天地之间的本源气息都已经变得极为强大,散发出来的能量甚至是要在这一刻达到一个极其纯粹而又强盛的状态。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叶峰眼眸之中的光辉变得极为强盛,散发出来的毁灭之力,甚至是要将整片空间都给完全吞没进去,在场的那几位天神更是被震碎了躯体,连灵魂都被叶峰的属性力量给完全压制下去。



    就凭叶峰如今的这些实力,想要控制住这些天神的灵魂,简直不要太轻松,甚至是说天神大世界的本源之力都能够在此刻不断运转,直接将这些人的灵魂给吞噬进去。



    就算是失去了对天神大世界的绝对掌控权,此时此刻的叶峰也具备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可怕力量,一旦将这种恐怖的气息爆发,在天神境界当中,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同样的,这样的手段也算得上是禁忌,一旦爆发出去,叶峰自身也会无法承受,被天地之间的本源之力反噬,最终永远消散于这方空间之中。



    在这种情况之下,叶峰身躯之中的力量,也依旧是强大到了一个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界,还没等他和武帝庄子交流什么,虚空之中就有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在此刻完全爆发而出。



    “呵呵,我找到你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