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不会有错了,听说群英殿比试之后,那位陈家幼子就被儒首接到了圣庙,完成了文气转化,现在已经是儒道高手。他应该是从陛下那里得到了和我们一样进入大地龙宫的资格。”



    那名皇室供奉偷偷瞥了陈少君一眼,也是一脸的不安。



    这个是真正的大商新贵,不是他们可比的。



    “这下麻烦了。”



    为首的皇室皇女偷偷瞥了陈少君一眼,也是心中暗暗发怵。



    别的也就罢了,但她可是知道眼前这个陈少君之所以能够在最后时刻进入群英殿,参加文道比试,就是因为太后的举荐。



    太后啊,皇宫之中谁不知道陛下对太后极为孝顺,几乎是言听计从,如果能在太后那里得到太后的赏识,日后在这宫中必然会辉煌腾达,那是他们所有旁系皇子皇女都梦寐以求的。



    虽然不说就一定能够获得嫡系王兄他们的那样的继承权,但在皇宫中的地位,能够获得的资源支持也必定是水涨船高,非如今可比。



    “原来是陈公子,在下月华殿所出,排行十三,刚刚多有得罪,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



    十三皇女曦凤公主李挽晴道。



    她也是干脆果决之辈,声音刚落,立即上前一步,对这陈少君行了一礼。



    堂堂皇室公主金枝玉叶,前一刻还高高在上,但是转眼之间,竟然对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躬身行礼,这一幕把周围所有的王室子弟都看呆了。



    “十三姐你干嘛?你疯了吗?怎么对一个臭书生的行礼?



    “该死的东西,你干了什么?竟然让十三姐判若两人,竟然敢在皇室面前施展妖术,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几名王室子弟又惊又怒,立即将矛头对准了陈少君。



    “给我抓住他,我要严刑拷问他的来历。”



    特别是那名二十一二岁,看起来颇有地位的王室子弟,更是一指对面的陈少君,眼中露出一股寒意。



    然后他的话音未落,啪,立即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到他的脸上。



    “十三姐!”



    看清楚动手那人,为首的那名王室子弟捂着半张高高肿起的脸颊,微张着嘴巴,整个人都惊呆了。



    十三公主看似内敛,实则远比他们还要骄横,而且比他们更加看不起书生,他万万没有想到,十三公主竟然为了袒护一名书生,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不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首的王室子弟呆愣在那里,脑海里一片空白,似乎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还不住口!这是前几日在群英殿作出圣贤篇章的陈公子,为我大商朝立下了大功,你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



    十三皇女却是板起脸,扭头呵斥道。



    “什么?他就是那个陈家幼子?!”



    话音落下,为首的那名皇室子弟也是心中一突,陡的变了脸色。



    陈少君代表大商文坛击败廖博雅,挽救了大商朝的颜面,在整个京师早已传开,陈少君这个名字更是如雷贯耳,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这可是大商朝文坛年轻辈第一人,被儒首亲自接见的圣贤之才!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年轻人居然就是如今风头最盛的陈少君。



    刚才要不是十三姐一巴掌甩过来,出言提醒自己,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回想起来,这名皇室子弟不由得冷汗涔涔,心中一阵后怕。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陈公子道歉!”



    十三皇女厉斥道,眼中打了个眼色。



    “刚才是我鲁莽了,还望陈公子见谅!”



    那名王室子弟迅速反应过来,连忙朝着陈少君赔礼道歉,态度恭敬了许多。



    “呵呵,不碍事。”



    看到这一幕,陈少君也只是淡然一笑,将此事轻轻揭过。



    对方虽然骄横,但毕竟是人皇血脉,皇室贵胄,能够给自己道歉已经是不错了,再闹下去,对双方都无益处。



    “对了,陈公子是第一次去大地龙宫吗?”



    曦凤公主李挽晴见状,不漏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是。”



    陈少君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不如和我们一同前往,大地龙宫危险重重,我们组队前往,彼此也能互相照应。”



    李挽晴顺势提出邀请。



    “不必了。”



    陈少君很快摇了摇头,他习惯了独来独往,有这些人跟随,到时候恐怕多多少少会束手束脚,不过尽管如此,李挽晴的表现依然让他颇为侧目。



    “不愧是皇子皇女,手腕手段着实高明,能在皇宫这种地方生存下来,确实有些过人之处。”



    其实之前陈少君对这伙人确实有些不喜,但这位十三皇女立即就察觉到了,迅速改变了彼此的这种关系,不止如此,最后那番话,想要和陈少君一起组队,同时试图将双方的关系拉近,化敌为友。



    不得不说,这番手腕,哪怕陈少君早已看穿,也不得不佩服几分。



    “我还有些事情,恐怕不方便和公主殿下同行。”



    陈少君找了个借口道。



    “这,也好。”



    十三皇女并没有死缠烂打,顿了顿,接着道:



    “大地龙宫危险重重,环境糟粕,前几日,正好得了一件上好的虬龙宝衣,片叶不沾身,刀剑难伤,是件难得的宝衣,陈公子若是换上,在大地龙宫的行动会更加方便,还望陈公子收下。”



    陈少君本能的想要拒绝,然而目光扫了一眼十三皇女,只见对方盯着,眼神隐隐有些不安,陈少君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什么。



    陈少君现在正是朝中新贵,身上更有人皇送出的金龙令,又得太后举荐,真正的如日中天,十三公主等人习惯了宫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如果自己推辞,拒不接受,只怕这伙人还真是寝食难安。



    “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陈少君说着,微微回了一礼:



    “多谢公主。”



    果然,听到陈少君答应,十三皇女李挽晴长舒了一口气,就好像卸下了一块千斤巨石,她的手腕一晃,右手洁白如雪的皓腕上,一枚金黄色镶嵌着翡翠玛瑙等宝石的手镯顿时迸发出阵阵光华,另有一种强烈的空间波动,化为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扩散而出。



    空间手镯!



    陈少君见状,也不由心中一跳。



    这位十三皇女看起来修为不是太高,至少还没有突破到大地之脉,但是手上的宝物却是相当惊人,这枚空间手镯,就连苍穹境的强者都不一定有,但她的手中却直接戴了一个。



    “果然不愧是皇室血脉啊!”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



    身为皇室子弟,能够接触到的资源和宝物,远非外人可以想象,即便资质再普通,就算什么都不做,就能够轻松媲美外界那些勤修苦练的武道天才。



    这就是身份的差距。



    光芒一闪,十三皇女的手中立即多了个方方正正的黄金锦盒。



    “陈公子,既然你还有事,我就不打扰了,我们还要等几个人,到时候在里面再和公子相见。”



    十三皇女将手中的锦盒递给陈少君,随后便退后几步,和身后的一群皇室子弟站在一起,



    “多谢。”



    陈少君也没有在意,他毕竟见识极广,在鬼族地界也得到过修罗鬼花,青火地窟拿过大量的武道光冕,更有浩气长河中获得的闻道剑。



    这些都是最顶尖的宝物,所以不管虬龙宝衣是什么,陈少君都已经见怪不怪。



    陈少君身躯一晃,和那名皇室侍卫一起,加速朝着前方而去。



    目送着陈少君离开,终于,那几名和十三皇女亲近的皇室子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公主,那虬龙宝衣可是我们好不容易得来的,你怎么这么轻易就送给了他?”



    “是啊,看他走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虬龙宝衣是什么,公主把这么宝贵的东西就这么送给他,太可惜了!”



    “这可是公主为了这次的大地龙宫之行,特意准备的,怎么就这么送给他了!”



    看到陈少君走的方向,众人都是一脸的心疼。



    想想就因为多嘴,白送了对方一件顶尖的宝物,众人就心痛不已。



    要知道大地龙宫中危险重重,如果没了这件宝衣,众人的处境将会变得危险很多。



    “你们错了。”



    出乎预料,十三皇女李挽晴宫袖一摆,作为当事者看起来竟然毫不在意。



    “一件宝衣而已,就算再珍贵,也是有价值的,如果能够用一件宝衣就能结交这位大商未来的文道圣贤,那真的就再划算不过了。而且你们恐怕不知道吧,最近太后在东海宫中,经常提起这位陈少君,每次都笑的合不拢嘴,而且还在父皇面前提起过他很多次,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这一点在后宫很多人都知道。”



    “如果能够通过他进入太后和父皇的视野,你们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十三皇女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件虬龙宝衣又算的了什么,真要能让太后和父皇注意到自己,就算十件百件虬龙宝衣都算不了什么。



    而身后,众人也明白过来,一脸动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