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开始是大人的时间生肉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admin唯美的句子2019-12-10 10:43:418812唯美古风

 协议上,只要投靠二殿下,凉州每年军饷,除国库拨款外,二殿下会额外支援凉州,无论多少,绝对会足够凉州军需。



    周武着急的就是这个,不用他开口提,这上面就写的明明白白,那还真是没甚可说的了。



    于是,周武取了私印,在三份约定协议上,也盖上了他的私印。



    周武留下一份,凌画收起了两份,不过她没自己收着,而是随手递给宴轻,“哥哥帮我收着吧!”



    宴轻没说什么,接过协议,随手揣进了他怀里。



    周武瞧见,心想着,小侯爷这纨绔以后还做不做了?



    他试探地问,“掌舵使扶持二殿下,如今掌舵使与小侯爷是夫妻,所谓夫妻一体,那小侯爷是否……”



    不做纨绔了?



    宴轻懒洋洋道,“周总兵想多了。”



    凌画道,“我的事情,小侯爷都知道,但知道未必一定要参与,我虽与小侯爷是夫妻,虽然说夫妻一体,但夫妻也有各自的生活方式,小侯爷喜欢如何便如何,我并不会干涉,也不会强行拉着小侯爷按照我的方式来。他之所以跟到江南,是为游玩,跟我来凉州,也是为游玩。”



    周武懂了,这就是还要做自己的纨绔了,他又问出自己所猜疑的,“那太后娘娘那里……”



    凌画笑,“姑祖母爱屋及乌,这还真要谢小侯爷了。另外,东宫不仁,太后也是看在眼里的。”



    周武了然,“那陛下如今对二殿下是个什么心里?难道是因为对太子失望了?”



    “衡川郡大水,虽然被温行之抢先了一步拿到了人证物证,但二殿下一路被人截杀,陛下应该有所猜测是东宫所为。”凌画道,“至于陛下是什么心里,我暂且也说不准,但不管陛下是什么心里,总归二殿下是走到了人前,不再隐忍,而陛下也不再刻意忽视,让他受了器重,从今以后,这后梁人人不止知道太子,也知道有二殿下了。”



    周武颔首,问过了所有疑惑疑虑顾虑之事,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凉州的军饷和冬衣以及药物等一应所需,商队不来,实在是让他着急的很,就怕大雪封城,整个凉州都无供给。



    “那将士们的冬衣……”



    “周总兵放心,我会传信,最多十日,三十万将士们的冬衣便会到达凉州。”凌画早已料到今年大雪,冬衣便是个问题,她既然来凉州,又怎么会空手而来,早在江南漕郡,就已做安排了,冬衣自然不是从江南运到凉州,而是早就随着商队,将棉花等物,运来了北地,前些日子收到消息,冬衣已制成了,压根无需过幽州,而能直接送来凉州。



    周武大喜,“那就好。”



    这雪实在是太大了。



    “不止将士们的冬衣,还有军中大夫,我也为周总兵安排了些,周总兵只管用。至于药物,更好说了,也已备好,冬衣来了之后,药物和一应供需,也会由商队陆陆续续送来。”



    凌画胸有成竹地笑道,“所以,周总兵大可踏踏实实睡觉,精神抖擞练兵,我要你的凉州军,有朝一日拿出去,不是软脚虾,而是所向披靡的神兵铁军。”



    周武大喜过望,激动地站起身,一拍桌子,“好!有掌舵使这一番话,周某便放心了。”



    想要练好兵,自然要保证士兵们的供需,这几年,凉州实在是有些苦,军饷从来要不到多余的,只够将士们勉强吃饱,至于冬衣,也做不到最暖和的,棉花续的少,往年若没有大雪,是勉强能支撑的,训练起来,便不惧严寒了,但今年的雪实在太大了,至今还没有冬衣,单薄的衣衫,怎么能抵抗如此严寒?他是真怕将士们在自家军营里就大批大批的倒下。



    如今有凌画这般供给,那倒真是免了他的日日忧急了。



    周武此时恨不得喝两杯,对凌画问,“掌舵使和小侯爷可用些夜宵?夜饮两杯?”



    一直在一旁听着没说话的周琛心想,小侯爷可是喝了三大碗烈酒,但看着他如今这模样,怕是还能再喝三大碗。



    凌画偏头看向宴轻,“哥哥还能再喝吗?”



    她反正只喝了三口,没喝多少,看周总兵这个兴致,她倒是能陪两杯。只是不知他乐不乐意再见得她喝酒。



    宴轻虽然还能喝,但他自然是不想要凌画再喝的,好不容易让她把脸上的酒意晕染的颜色褪下去不叫外人看,怎么还能让她再喝?



    于是,他摆手,“不喝了,今儿一日转了,明日再与周总兵痛饮吧!”



    周武这才想起,他们是喝了酒回来的,他连忙笑道,“那好,明日与小侯爷和掌舵使痛饮。”



    他刚刚因激动站起身,此时其实还想坐下继续与凌画探讨关于怎么繁荣凉州,怎么助二殿下登基之事,自然不能这么简简单单只签订了约定协议便算了的,对于后续的安排,他都想问过凌画的意见,还有关于京城行事,东宫如今的实力,以及天下诸事等等,但宴轻说累了,他一时也不好再久留。



    于是,他试探地问,“既然掌舵使和小侯爷已累了,那今日就暂且先到这儿?明日周某与掌舵使再就别事儿,仔细商讨?”



    凌画笑,“好,明日劳烦三公子带着哥哥去玩高山滑雪,我留在府中,与周总兵就诸事仔细商谈。”



    周武十分乐意,“那就这样说定了。”



    既然宴轻还继续做他的小侯爷,那么玩才是他爱做的事儿,还真是不需要一直陪着凌画,如今看他就已经在打哈欠了。不知是累的,还是无聊的。



    周武识趣地告辞,“那我就与犬子先告辞了,掌舵使和宴小侯爷好生休息。”



    “周总兵慢走!”凌画起身想送。



    周武和周琛离开后,凌画笑问宴轻,“哥哥,歇息吧?”



    “嗯。”宴轻点头。



    二人没什么话可说,洗洗很快就睡了。



    周武却与子女们有话要说,他吩咐人将子女们都叫到书房,便与周琛一路向书房走去。



    进了书房,子女们都还没到。



    周武对周琛道,“若真如掌舵使所说,二殿下不错啊。”



    周琛点点头,“掌舵使执掌江南漕运这三年来,虽然厉害的名声天下流传,但并没有传出什么损人之事,虽被官员们私下里不喜抨击,但在江南一带百姓们的口中,却有很好的威望。由掌舵使而观二殿下,想必也错不了。”



    周武颔首,“是这个道理。”



    周武感慨,“能先救百姓于水火,而错失钳制太子的先机,以至于丢了人证物证,就冲这一点,也值得人辅佐敬佩。”



    周琛深以为然,“父亲所言甚是。”



    周家的子女们自然都没睡,得了传话,与周夫人一起,都很快就来了周武书房。



    周武公布与凌画的约定协议,又说了凌画已保证,冬衣十日内必到凉州,其余一应所需,会陆陆续续送来等,然后给每个子女做了安排任务,等一应供需来到凉州,要做到有条不紊,忙而不乱,诸事要安排好,不能出乱子等等。



    子女几人一一应是,人人脸上都很是激动,心里也都松了一口气。



    周夫人看着几个子女,无论是嫡出的,还是庶出的,都教养的很好,她心里也很是欣慰周家上下能一心。



    她只说了一句,“搅合进皇权之争,等于我们每个人的脖子都架在了刀闸下,一旦失败,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每个人都躲不开,一旦成功,那就是将来公侯爵位必可得,往后子孙,也大有可为。所以,你们每个人心里一定要清楚,从今日起,周家便与以往不同了,要小心再小心,任何事情,都不可出丝毫差错。争夺皇位,如履薄冰,一旦有差池,万劫不复。”



    几个子女齐齐心神一凛,齐声说,“母亲放心。”



    胜则鸡犬升天,门楣显赫,车水马龙,不会再屈居凉州,年年为军饷发愁。败则诛九族,周家连根拔起,再不复存在。自古皇权多埋枯骨,不是脚踩万仞,便是被万仞斩于刀下。这是一条泼天富贵路,也是一场落子无悔的豪赌。

  影子与同伴早就到了,他们之所以没有参战,选择隐蔽,是因为三品境的他们在一品菩萨面前,不说如土鸡瓦狗,但也强不到哪里。



    一旦被拥有行者法相的琉璃菩萨针对,反而会成为神殊的累赘。



    因此,暗中与神殊取得联系后,暗蛊部首领便无声无息的藏身在神殊的影子里,必要时作为脱身的手段。



    果然收获奇效。



    “哼,来了一群小老鼠。”



    琉璃菩萨秀眉微皱,素白绝美的脸庞不见情绪,下一刻,她出现在数百丈的高空,俯瞰苍茫大地,目光一扫,瞥见了极遥远外的蛊族首领们。



    他们没敢靠近战场,收敛着气息,在三位菩萨的感知范围之外。



    狂风呼啸间,琉璃菩萨白衣胜雪的身影被风扯碎,再出现时,她已至蛊族首领的头顶。



    黑发白衣,风中烈烈飞扬,寒潭般的美眸俯视着蛊族首领们。



    她打算先解决掉蛊族的首领们,而佛陀和两位同伴会替她牵制住神殊。。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龙图,这位身高九尺的壮汉,腿部肌肉一炸,地面四分五裂中,撞向头顶的琉璃菩萨。



    过程中,他的皮肤变成的赤红,毛孔喷涌出血雾。



    本就半只脚迈入二品的他,依靠血祭术,爆发出堪比二品的速度和气息。



    毒蛊部首领跋纪腮帮鼓出超越人类极限的弧度,深紫色的毒雾如箭矢般喷向琉璃菩萨。



    腰细腿长胸脯饱满的鸾钰双眼涌起诡异的光芒,引动琉璃菩萨体内的情欲。



    但凡生灵,便有情欲。



    气质端庄,有着知性美的淳嫣,则张开掌心,对准了琉璃菩萨。



    共情!



    尤尸操纵着身边的两具行尸傀儡,挥舞着蛊中顶尖宝刀,杀向琉璃,试图与龙图打配合。



    琉璃菩萨绝美的脸蛋涌起一抹红晕,但下一刻,无色琉璃领域笼罩了蛊族首领们。



    腾空而起的龙图和两具行尸跌回地面,激射的毒雾骤然缓慢,宛如晨间雾霭,不复方才的猛烈。



    除了鸾钰勾动情欲的能力,成功对琉璃奏效,其余人的手段在这位一品菩萨面前毫无作用。



    而就算鸾钰成功引动琉璃的情欲,让她不可遏制的想男人,但也依然没有达到意乱情迷的效果。



    琉璃是佛门菩萨,修的是禅师体系,本能就对七情六欲有着极强的克制力。



    袖中玉制小刀滑出,琉璃青葱玉指捏住小刀,横七竖八一阵划拉,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碧色刀光扫过。



    龙图头颅飞起;跋纪拦腰而断;淳嫣双腿分离,胸腔分离;尤尸被一分为二;鸾钰看见天空反转,看见自己的无头的身躯无力跪倒.......



    鲜血瞬间染红大地,破碎的肢体散落。



    恐惧和绝望的情绪在一众超凡蛊师心里升起,除了龙图和跋纪体质特殊,其他几位超凡蛊师不具备不死之躯,生命快速流逝。



    之所以没有当场死亡,是因为超凡境的生命力旺盛,能多存活片刻。



    但死亡已经不可避免。



    突然,一道清光自天边掠来,击破无色琉璃领域,让蛊族首领以及周边景物恢复色彩。



    一把古朴的刻刀刺破领域后,应声钉在地上。



    刻刀边,清光腾起,头戴儒冠,身穿绯色官袍的赵守出现,随手一挥,道:



    “此地不得杀生!”



    湛湛清光裹住琉璃菩萨的身躯,这道清光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但只要她心怀杀念,出手杀人,清光就会阻碍她。



    短暂的打了一手控制后,赵守知道这无法真的束缚住琉璃菩萨,他接着吟诵道:



    “不准动!”



    又一道清光降临,化作铁索,将琉璃菩萨缠住。



    他不要命了?琉璃菩萨心里率先涌起的不是惊怒,而是愕然。



    区区一个儒家三品,敢这样控制她?即使有儒冠和刻刀替他承接一部分反噬,单凭这两句话,赵守就得丢半条命。



    “咻!”



    尖锐刺耳的破空声突兀响起,炸裂耳膜,一道煌煌剑光激射而来,撞向束缚在原地,无法动弹的琉璃菩萨。



    不需要看到飞剑的主人,琉璃菩萨便知洛玉衡来了,除了她,除了这位人宗的一品陆地神仙,世上再无人能御起如此可怕,如此恢弘的剑气。



    她正要睁开赵守的束缚,以更快的速度躲避飞剑。



    这时,远处一名头发苍苍的道人脚踏飞剑而至,隔着老远,朝琉璃菩萨张开掌心,狠狠抓了一把,像是取走了某件东西。



    同一时间,处在弥留之际的淳嫣,汇聚最后一抹心神,对琉璃菩萨施展了共情。



    这一次,她成功了。



    琉璃菩萨被金莲道长取走了大部分福缘,变成了倒霉蛋。



    共情之下,求生欲瞬间消失,她如此刻的淳嫣一样,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无助,消极的等待死亡。



    接二连三的控制之下,琉璃菩萨失去先机,被那道煌煌金光贯穿胸膛。



    这位倾国倾城的菩萨身躯四分五裂,殷红的鲜血洒落,而她的元神迅速消亡。



    剑斩肉身,心斩灵魂!



    人宗心剑专克元神,连同为道门的修士都不敢硬接人宗心剑,何况佛门菩萨。



    当是时,远处绽放无量佛光,化作身高百丈的恢弘金身,这尊金身手托玉瓶,眼含慈悲,瓶口冲涌出刺目的金光,如大河般奔涌,将琉璃菩萨等人淹没。



    沐浴在金光中,琉璃菩萨四分五裂的身躯快速愈合,濒临死亡的三位蛊族首领重获新生。



    只有赵守结结实实的承受了规则的反噬,这是药师法相无法治愈的伤势。



    对于这样的反转,赵守没有丝毫意外,相反,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



    当他终于赶到战场,看清局势后,便知蛊族首领必死无疑,己方无人能救,凭借着读书人的脑子,他立刻把打起佛陀药师法相上。



    要逼佛陀施展药师法相,就必须把琉璃菩萨拉下水。



    在距离如此遥远的情况下,且有诸多大奉超凡以及神殊阻隔,佛陀想只救琉璃一人根本无法做到,除非无差别覆盖。



    而这就是赵守想要的。



    因此甫一登场,就以不顾代价的方式困住琉璃菩萨,希望用这种激烈手段向同伴传达想法,幸运的是,洛玉衡和金莲道长都是绝顶聪明之人,立刻就意会到他的计划。



    而蛊族中,只有心蛊师淳嫣看穿了赵守的用意,给出了配合。



    当然,如果佛陀不愿意施展药师法相,那么蛊族的几位超凡换一位佛门菩萨,也是赚的。



    琉璃菩萨身形一闪,回到了伽罗树和广贤身边,回到了佛陀身边,素白绝美的脸庞涌现一抹恼意。



    金莲道长踏着飞剑,落在蛊族首领们身边,抚须笑道:



    “你们且先修养,此处交由我等接管。”



    话音落下,几道流光陆续赶来,驾驭着金色佛光的度厄、恒远;脚踏飞剑的李妙真;踩着劫持的杨恭;施展传送阵赶来的孙玄机。



    以及用最质朴的御风手段从剑州奔赴战场的寇阳州寇师父。



    除了尚在闭关的阿苏罗,大奉有资格参与战斗的超凡基本都来了。



    ..........



    海外,归墟。



    堪比小型陆地的岛屿中央,那团吞噬万事万物的黑洞,在过去的三天里,吸力逐步减弱,开始收敛,到了今日,终于彻底消失。



    黑洞留下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直径百里的深渊,深渊边缘是朝着四面八方延伸的,宛如蛛网的地缝。



    可想而知,继续持续下去,这块小型大陆会因为“黑洞”分崩离析。



    “轰,轰,轰.......”



    深渊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让外沿的地缝扩大,制造出地震般的效果。



    不多时,深渊里爬出一只羊身人面的怪物,祂整体呈乌黑色,无毛,无鳞,双眼呈琥珀色,瞳光冰冷无情,头顶有六根微微弯曲的长角。



    祂的体型堪比山岳,眼睛如同一湾琥珀色的小湖,羊角的高度比肩城墙。



    自开天辟地以来,体型能成长到这般夸张的,只有天地孕育的远古神魔。



    荒昂起头颅,望着蔚蓝的天空,眯起小湖般的眼睛。



    “无尽岁月,我终于重返巅峰。”



    祂的声音在天地间轰隆回荡。



    天空风云变色,浓墨般的云层翻涌而来,遮天蔽日,雷电雷鸣。



    海面和岛屿上,刮起了末日般的狂风。



    一位远古神魔的回归,引来了夸张的天地异象。



    享受了片刻自由的空气,荒睁开眼,缓缓道:



    “天地未变,我苏醒的还算及时。”



    接着,琥珀色的瞳孔骤然收缩,透出凶厉残暴的眸光。



    祂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一根长角上,口吐人言,威严宏大:



    “监正,不管你是什么人物,有什么来历,都不重要。”



    说话间,那根封印着监正的长角,气旋霍然膨胀,形成吞噬一切的旋涡。



    除远古神魔,当今各大体系的修士中,超凡境是利用规则,只有超品才能掌控规则,影响规则。



    术士体系并没有超品,所谓的“大奉不灭,监正不死”在荒看来,无非是对规则的利用。



    如今祂的灵蕴已经恢复,天赋神通所向披靡,有足够的信心吞噬监正,无视术士体系的特性。



    毕竟,在远古时代,祂连其他神魔的灵蕴都能吞噬。



    而灵蕴是天地规则所化。



    规则都能吞噬,何况区区的天命师。



    气旋滚滚中,一抹微弱的清光亮起,如同狂风骤雨中的烛火,摇曳飘零,似乎随时都会熄灭,卷入气旋。



    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清光竟还坚挺着,不曾被气旋吞噬。



    荒的琥珀色瞳孔里,闪过明显的情绪变化。



    “呵.......”



    长角中,传来监正的低笑声。



    ..........



    PS:推荐一本书《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PS:我估摸着,一个星期内应该能完结,误差不会超过三天吧,问题不大。完结前求一下月票,毕竟最后一个月了,八月份写不了几天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