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惩罚.我是看守专用宠 白日梦我

  轰!



    强大的至尊威压,一瞬间压制在那人身上,令得那人眼神惊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本座司空震,你想对本座怎样?”



    司空震冷冷一笑。



    “你是……司空震?”



    这中年天尊一下子懵掉了,浑身发抖。



    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司空圣地的掌控人。本来,这样的话一般是没人相信的,但是之前临渊圣门的大阵开启,好像遭到了强敌入侵,并且,司空震隆隆的声音也传入到了临渊圣门每个人的耳畔中,自然令得此人



    有些相信司空震的身份了。



    这可是和他们临渊圣门门主同级别的高手。



    “前辈,这里是我临渊圣门,你若对我动手,一定会惹怒我圣门门主,我乃圣门执事,也算是圣门高层……”



    此人急忙开口,生怕司空震对他动手。



    闻言,秦尘却是轻轻一笑,“圣门高层?你的身份难道有石痕帝子高?”



    听到这话,这中年天尊神色突然一变。“前辈说笑了,不知前辈想要做什么,只要在下能做到,刀山火海,绝不推辞。”此人惶恐说道:“不过,有些规矩,是上面定的,在下也无能为力。毕竟门主他为何不见前



    辈,在下一个小小的执事,也做不了门主的主啊。”



    秦尘眼睛一眯,看来这临渊圣门的人,怕是全都已经知晓了司空圣地和石痕帝门的事情。



    难道那临渊圣门的门主避之不见,是和石痕帝门联合了?



    “好了,刀山火海,还用不着你去。”司空震淡淡道:“我司空圣地并不想和临渊圣门整个圣门为敌,所以才会找上来你,你放心,我们不会杀你,反而是要给你一个天大的机缘,听说你们临渊圣门的弥空护法



    为人不错,你帮我通传,我要见他。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司空震挥挥手,“我就怕,你们临渊圣门的门主被恶人蒙骗,这样就不好了。你做不做得到?”



    “弥空护法?”



    此人一怔,“这个没有问题,弥空护法正是在下师尊,晚辈可带两位到我师尊的仙居之处,两位前辈跟我来。”



    那人看了司空震和秦尘一眼,发现两人身上的杀意,打了一个冷颤,他知道,对方的语气根本不容自己拒绝。



    一旦拒绝,立刻就死,对方能无视他们临渊圣门的守护大阵,而且连石痕帝子都敢杀,也不在乎自己小小一个圣门执事。



    他地位再高,也比不上石痕帝门的帝子,那可是石痕至尊的亲儿子。



    “那就好。”秦尘点点头,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随意出手,居然就困住了弥空护法的弟子。



    当即,这人在前面领路,不敢有丝毫的幺蛾子。



    此时此刻,此人脑海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将这两个煞星带到师尊弥空护法那里去,让师尊来处理这件事。



    三人在重重虚空中穿梭,秦尘打开造物之眼,观察四方,只要四周一有风吹草动,就要雷霆出手。



    就看到四周虚空,不断掠过,到处都是时空禁制,不过秦尘的神念明察秋毫,随时掌握着一切。这中年天尊偷偷看了秦尘和司空震一眼,发现两人镇定自如,到达任何地方,都如履平地,不由暗暗赞叹:“这才是大人物的气质,和门主平起平坐的存在,哪怕是在他临



    渊圣门的山门之中,也无比淡定。不过我要有对方的实力,恐怕也是这样,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轰隆!



    片刻之后,三人停下虚空穿梭,就看到眼前有着一座恢宏的太古神山耸立。



    这一座神山,悬浮在这临渊圣门的虚空之中,气息磅礴,比起周围的神山,都要大了一圈,很显然,此地是真正的至尊老祖居住的地方。



    在这太古神山之中,有着一股莫名的阳刚之气,是从黑暗气息中提炼出来的,最为纯正不过,正大浩然,浩浩荡荡,十分的精纯。



 





    很明显,是有神通广大之辈,把黑暗气息中的纯正气息,直接提炼,散入这太古神山之中,让神山中的弟子吸收,好使得这里弟子的修为精进。



    此人带路,进入这太古神山之后,居然畅通无阻,显然的确是这神山之中的弟子,否则,他区区一个执事,怕是还无法做到在圣门任何一座太古神山中都畅通无阻。



    “那座石台虚空处,就是师尊修炼的地方。”中年天尊远远的指着一个虚空石台,秦尘早就发现了那片石台,笔直如刀,通体光滑,石台之上搭建了一个小小的亭台,亭台之内,端坐了一个老者,非常的简单,但稍



    微一个呼吸,就有无穷的黑暗气息降落下来,提纯为精纯黑暗之力。



    “让弟子先去通禀。”



    这中年天尊身形一晃,迫不及待,瞬间进入石台虚空之中。



    秦尘和司空震也不阻拦。



    在这中年天尊进入的时候,这个老者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看到了来人,不由得皱眉道,“古罗,你也是本座麾下的老牌弟子了,谁允许你在本座闭关之时,擅闯此地的?”



    老者脸上,煞气流转。



    “师尊,是两位大人要见师尊,属下无法抗拒,所以只能前来通禀……”古罗急忙惶恐道。“两位大人?哼,在我临渊圣门,除了门主,有谁能称前辈?难道是另外三位护法吗?不过就算是另外三位护法,也可直接传讯本座,岂会有事让你通禀?”老者站立起来



    ,一双眼神,疑惑不定。



    “弥空护法,一些时日不见,想不到你的本事见长,脾气居然这么大,连本座想见你都不行了吗?”



    突然之间,一道冷哼之声响起,就看到两道身影陡然降临这方石台。



    正是司空震和秦尘。



    轰隆!



    两人落下,滚滚的至尊气息弥漫,瞬间镇压在了弥空护法身上,令得弥空护法神色突然一变。



    “啊,司空震!”



    见到来人,弥空护法脸色狂变,身形暴退,大吃一惊:“你怎么会在这?”他身躯一震,背后突然出现了九道至尊神光,气息冲天,形成可怕的防御,笼罩周身,十分警惕。

   百战星君道:“若星空防线被攻破,防线后方的各大古文明,肯定要退走。”



    “退,一退再退,下次退到哪里?西天佛界?天堂界?无论怎么退,我们各大古文明肯定会被安排在最前线,直到全部战死。”鱼苍生脾气很不好,沉哼一声。



    也不知是在不满天庭,还是在憎恨地狱界,亦或者怨恨这个时代。



    地狱界选择从古文明派系星域发起进攻,就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百战星君看向鱼晨静,道:“静儿,那件事,你告诉你爷爷了吗?”



    鱼晨静女扮男装,俊俏英气,看了鱼苍生一眼,轻轻摇头。



    鱼苍生顿时气上心头,道:“瞒了我什么事?连百战老儿都知道,老夫这个亲爷爷似乎却还被瞒在鼓里?”



    “没什么,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鱼晨静即便已经成神,但从小最怕的就是这位脾气火爆的爷爷,心中略有几分紧张。



    不值一提的小事?



    那百战星君为何专门提呢?



    鱼苍生看向百战星君。



    百战星君将一段秘事讲述了出来,正是当初张若尘逼迫鱼晨静写下二人婚书的事。



    百战星君当然知道。



    因为,当初张若尘逼鱼晨静,用百战星君的名誉立誓。



    誓言一成,就会生出微妙感应。



    “嘭!”



    鱼苍生一掌将神殿的柱子打断,气得怒发冲冠,吼道:“竖子欺人太甚!静儿,在外面受了欺负,为何不告诉爷爷?”



    “这……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后面我们已经化干戈为玉帛!”鱼晨静道。



    鱼苍生血脉喷张,更怒了,道:“你乃我们千星文明未来的天主,受如此奇耻大辱,还不算大事?”



    鱼太真道:“静儿只是天主候选人之一。”



    鱼苍生瞪眼过去。



    鱼太真立即不说话了!



    鱼苍生道:“婚书呢?”



    “应该……已经被他毁掉了吧!”鱼晨静道。



    一千多年过去了,她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回想起来,也只觉得是一场胡闹。



    大家都已踏入神境,站在众生之巅,应该将精力放在修炼和天下大局的思考上,昔日的一件小事,没必要再提。



    百战星君向鱼苍生传音,不知讲了什么。



    “骇人听闻,骇人听闻啊!”



    鱼苍生瞪向鱼晨静,道:“你啊你……你知道此事若传出去,你的名声将一片狼藉,将再也没有机会做千星文明的天主。”



    “过分。”鱼太真道。



    “没错,太过分了,这件事,我们天主文明绝对不能善罢甘休。张若尘此子现在的确很强,老夫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这世间总还有道理在吧?”鱼苍生道。



    百战星君道:“千星文明未来天主不可辱!”



    鱼苍生振振有词,道:“他张若尘不要脸,星桓天那个酒鬼也是个混蛋,但昆仑界那位太上总要脸吧?静儿莫要害怕,等神祖回来,必定会给你主持公道。”



    鱼晨静很想说,自己一点也没有害怕。



    她极为聪明,知晓爷爷怒在表面,七分真三分假,实是想借此大做文章,为千星文明谋取一条退路。



    她本来早已放下此事,但被眼前几位长辈的情绪带动,回想起当年张若尘可恶的行径。



    是啊,他张若尘如今功成名就,成为一方巨擘,但当年的所作所为的确很不光彩,不仅撕下她的裙摆,逼她写婚书。还将她的腰带都抢走了,一直没有还。



    这是一方界尊做的事?



    当年还有更不堪的谣言,让她麻烦缠身。幸好只是在圣境修士中流传,没有进入她爷爷耳中。



    ……



    一艘神舰,行驶在黑暗的宇宙空间中,看不见任何星辰。



    其实这些年,黑暗大三角星域到剑界之间,已经布置出了几座空间传送阵,很隐秘,不会直接到达剑界,但可以缩短进入剑界的时间。



    张若尘他们知晓后面有神王跟踪,自然不会走空间传送阵。



    慢慢飞行。



    正好借此机会,张若尘打算将修为再提升一些。



    日晷开启,笼罩神舰。



    神阵打开,掩盖天机。



    神舰中,一座直径数十里的气泡空间中。方寸大师被十二根精神力锁链缠绕,一枚佛祖舍利,散发出莲花一般的光华,将他包裹。



    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从他体内不断逸散出来。



    他身体猛烈颤动,时而面容扭曲,发出痛苦的低吼;时而邪狞的长啸,十指长出黑色利爪。



    修辰天神道:“这是阿修罗摄魂印,没那么容易破解!青鹿老儿还真是厉害,居然将这种天尊神通修炼成功了!”



    太清祖师满脸担忧,道:“佛祖舍利都破不了阿修罗摄魂印?”



    修辰天神道:“阿修罗,乃是修罗族的第一始祖,甚至可能是唯一的真正始祖。阿修罗神山被封禁了多年,一直无人可以进入核心禁地。青鹿老儿那个宇宙神胎小弟子,是个颇为特殊的怪胎,居然闯了进去,带出来不少始祖传承级的好东西。阿修罗摄魂印就是其中之一!”



    “须弥虽然证道成了佛祖,但武道距离始祖还差得远。他的一枚舍利,凭什么可以破阿修罗摄魂印?”



    “再说,你们与青鹿神王的修为,也还差得远。”



    修辰天神想想就来气,当年青鹿神王邀请她加入青鹿神殿的时候,承诺过,会让她观阅阿修罗摄魂印。若不是被龙主吓得躲进了黑暗大三角星域,她说不定已经学了这种天尊神通。



    “看来只能等太师父回来,请他老人家出手。”张若尘道。



    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去找绝妙禅女,用摩尼珠。



    摩尼珠破世间一切邪法。



    只不过,绝妙禅女去了离恨天,想在离恨天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而且发生了那样的巨变,绝妙禅女也未必还在离恨天。



    那一日,从神风古神手中救下方寸大师后,张若尘就探查过。发现方寸大师生机没有绝灭,只是神魂和精神意识被一股诡异力量控制,失去了本心。



    他们已经试过各种方法,皆以失败告终,无法破阿修罗摄魂印。



    佛祖舍利倒是有些用处,可以一点点驱散方寸大师体内的那股诡异力量,也能让方寸大师有一大半的时间保持宁静。



    纪梵心道:“我守在这里看着他,不会出乱子。”



    张若尘取出两本古籍,递给了她。



    第一本古籍的封面上,书写“乾坤一念间”。



    第二本,书写“天神术”。



    《乾坤一念间》,是星海垂钓者亲手撰写的精神力宝典,主要讲述精神力达到“一念定乾坤”后的修行法和运用技巧。



    《天神术》,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神术,如同无量神通一般,只有精神力达到八十五阶以上的神灵才能修炼。



    星海垂钓者和老樵夫虽然去了北泽长城,但将经篆洞中的经书,全部留在了星桓天。



    这些经书可是非常了不得!



    要知道,整个天庭,诞生过精神力超八十五阶神灵的大世界必然都是排名前五十的超级强界。



    留下了《乾坤一念间》这种级别典籍的大世界,就更少了!



    不是谁都可以借阅得到。



    很显然,曼陀罗花神与星天崖的关系很不一般,纪梵心更是与星海垂钓者有极大渊源。她精神力达到一念定乾坤后,最迫切的是什么?



    张若尘并非自恋之辈,虽然觉得纪梵心来到百族王城星域,有见他的意思。但何尝没有进入经篆洞修习的想法?



    这两本古籍,必是纪梵心最迫切需要的东西!



    “天神术!本尊修生命之道和本源之道啊,这是一种精神力攻击大术吧?若尘界尊是想让本尊助你对付后面的强敌?”



    纪梵心佯装好奇的模样,杏眸微睁,有些嫌弃《天神术》,想还给张若尘。



    见她说话这么正式,而且很陌生,张若尘觉得有必要重新与她培养感情,道:“不,本界尊是担心仙子的安危,所以为仙子挑选了一种防身大术。”

  他给李天命倒了一小杯。



    李天命低头一看,这液体五颜六色的,十分沁香,整个擎天剑宫都能闻到,绝对是琼浆玉液。



    别说喝,就是闻一口,四肢百骸都有蜕变的感觉。



    是好东西!



    李天命端起酒杯,品尝一口,顿时浑身灼烧,发自骨子舒爽。



    “好酒!”李天命道。



    “那是,这可是‘龙尿酒’,确实是剑神星一绝。”



    公羊晏醉醺醺竖起了大拇指。



    李天命笑了,道:“师尊刚不是说,这是天钧级的草木酿造的吗?怎么叫龙尿酒这种名字呢,搞得好像里面有尿似的。”



    “有啊!有尿啊!为师亲自下到地底世界深处,按住一头天钧级的凶兽‘馥郁苍龙’挤出尿尿,加入酒中酿造,才能酿出这等美味!还真别说,我们剑神星这一头馥郁苍龙,那真是尿量丰富……”



    噗!



    李天命还没喝完,一口喷了出去。



    “畜生啊!这是宝贝,你怎么能浪费呢!”



    林小道大为震怒,直接站起身来,伸手一招,把李天命喷出的龙尿酒给引了回来,生生给他给灌下去里,嘴里念念叨叨说:“美酒,就要细品,你还年轻,要多多学习啊!”



    “卧槽,唔唔唔……”



    李天命眼前一黑。



    “对对对。”



    关键是旁边公羊晏,还在一旁叫好。



    这一杯酒下去,李天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林小道和公羊晏,继续把酒言欢,勾肩搭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师尊,那个……现在闇星局面怎样了?”



    李天命问。



    “一切尽在掌控中,除开几个头儿还没找到,大多数关键人物都被尘爷逮住了,天魂、财富,都让老子搜刮得干干净净。”



    “整个地底凶兽的数量,减少大约有十分之一,这意味着三十年内,我能让剑神星变成几乎没有凶兽的世界!我真是强!我无敌!”



    林小道哈哈吹嘘。



    “再强还不是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看看你徒弟,都把你擎天剑宫,当做他的爱巢了。”



    公羊晏鄙夷道。



    噗!



    林小道听到这话,差点吐血。



    他狠狠瞪了公羊晏一眼,懒得搭理他。



    “对了!”



    他拍了拍李天命肩膀,道:“上次你托付我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用死灵号把一千万尘爷给送到了‘万星场’,它已经在那边铺开了。”



    “这我知道。”李天命道。



    “也是啊,尘爷是你伴生兽!艹!我这脑子太笨了,哈哈,幸亏我颜值高,不然我这种人,真的一无是处。”



    林小道嘿嘿笑道。



    万星场!



    距离剑神星很近。



    没有超出银尘的感应距离。



    银尘可以同时在剑神星、万星场活动,监控这两边。



    “这个地方,对我极其重要!”



    为什么这么说?



    那是因为,万星场,就是整个无量界域,存放‘无主恒星源’的地方。



    无量道场的远星巡查组,在发现无主恒星源之后,都会用运输结界暂时先将其封禁,然后运输到万星场,再由无量道场统一分配,主要供给闇星和五级恒星源世界。



    也就是说,万星场是无量道场的公共财富。



    一直以来,剑神星因为位置靠近,所以还肩负着守卫万星场的任务。



    正因为如此,李天命才建议他带部分银尘过去。



    要不然,如果闇族逆反无量道场,推动那些无主恒星源来砸剑神星,那会很麻烦。



    当然了,无主恒星源的移动,还不如剑神星移动快。



    正常来说,是砸不中的。



    不过,李天命说,多少防备一下嘛!



    但实际上,李天命有另外的考虑。



    “师尊说,目前万星场内堆积的无主恒星源,加起来的体量,能达到阳凡级世界的一万倍,也就是一个剑神星的体量。”



    当然,剑神星内的恒星源,不仅仅只是等于阳凡级的一万倍,其恒星源品质也是很高的。



    这一点,无主恒星源复制不来。



    不过,一万个阳凡级啊!



    它对炎黄帝星来说,相当重要。



    李天命是有野心的人。



    他的终极目的就是壮大太阳。



    所以这个万星场,引起了他的注意。



    现在不是豪夺万星场的时机,而且这是无量道场的财富,一旦强行夺取,就是和闇族、伊代颜共同作对。



    他只是认为,接下来无量道场越来越乱。



    真到最乱的时候,谁还管公共财富?



    太阳暂时不适合露面,不意味着以后不行。



    于是,他先让银尘过去查探。



    “如果太阳把这些无主恒星源,都给吸收了,那它会不会蜕变成天钧级?”



    天钧级的体量,虽然是万倍,但实际上进行了很大程度的压缩,才能诞生更高级别的宇宙天元,形成秩序神纹自成结界。



    “就算只是圣域级,那也比以前好多了。”



    炎黄帝星的复兴,任重道远。



    但,只要有机会,李天命还是非常渴望,让自己和林小道、伊代颜一样,拥有顶级的恒星源世界。



    自己,成为世界主宰!



    他捏着杯子,目光深邃。



    “啊!!”



    最深邃的时候,公羊晏忽然在他耳边大喊了一声,让李天命吓得一蹦三尺高。



    “你干嘛?”



    李天命大吼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公羊晏撕心裂肺,面容扭曲喊道。



    “什么好消息!”



    李天命呲牙咧嘴道。



    “我积攒的混元已经满了,今天,我就可以把灵魂发丝,扎入你的命魂,通过玷污你的魂灵,剥夺你的节操,强行将你的神魂,提升至五境圣魂的程度!!”



    公羊晏大叫道。



    “我擦,这么原始的吗?”



    李天命震惊道。



    “废话!你公羊叔叔,就是这么强硬的人!”



    公羊晏怒吼道。



    李天命真想说一句,阿姨,你的女的啊。



    不要这么奔放,好么?



    “做好准备了吗?小样!”



    公羊晏的头发,根根竖起,她本人坏笑着,如同一个坏叔叔。



    “可以了。”



    李天命直接点头。



    据说,很多人第一次识神拟象,就发生在成就五境圣魂的时候。



    所以李天命,还是很期待的!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