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大了很疼怎么办想分手 羞耻尿喷哭揉花蒂

阮星晚伸手,慢慢把挡在前面的季淮见推到一边,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没什么,就是以前的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几位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阮星晚刚走了几步,就被人扼住手腕。

她反应迅速,当即干呕了下。

那只手又瞬间收了回去。

阮星晚这次逃的前所未有的快。

车里,裴杉杉正在闭上眼睛听音乐,见车门突然被打开:“这么快就好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多聊会儿呢。”

阮星晚疲惫道:“别提了,周安安和他认识,周辞深也来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今天这条命就交代在那里了。”

裴杉杉皱眉道:“周安安?就是那个……”

她话说到一半没说下去,但阮星晚明白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当时出事后她不第一时间跑出国了吗,现在也好意思回来,真不怕遭报应吗。”

阮星晚又呕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梅子塞进嘴里:“杉杉,去趟医院吧。”

“你……想好了吗?”

……

医生给阮星晚做完检查后道:“一切正常,你之所以这次孕吐反应那么强烈,也和你身体有关,平时饮食清淡点,多散步,反应相对能减轻点。”

阮星晚轻轻点头,医生又道:“其他就没什么问题了,满了12周来做产检建档就可以。”

“我知道了,谢谢。”

出了医生办公室,裴杉杉连忙走过来:“星星,怎么样了。”

“医生说一切正常。”

裴杉杉松了口气,忽然间想起她问的不是这个,但看阮星晚脸色不太好,也没再多问下去:“那我们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裴杉杉接到杂志社的电话,说总销售数量已经突破了一百万,林主编说今晚的庆功宴阮星晚是主角,问她人去哪儿了。

裴杉杉道:“她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回家了,你帮我转告林主编一声,庆功宴我们就不去了。”

挂了电话,裴杉杉转过头看向阮星晚:“星星,你还好吗?”

阮星晚头靠在车窗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默了默才道:“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刚才躺在病床上,她看见显示器里那黄豆大的一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好像三年前的那个孩子,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她怎么可能狠下心再扼杀他一次。

裴杉杉轻松道:“好啊,生下来我和你一起养,等你以后重新嫁人了,让那个狗男人的孩子叫其他男人爸爸,气死他!”

阮星晚苍白的脸色上终于浮现起一丝笑容:“是啊,想想那个狗男人的脸色,就觉得很爽。”

在她觉得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会告诉周辞深。

至少,现在不会。

这个婚虽然结的不光彩,但她希望分开的时候体面一点。

车刚停在楼下,阮星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接通:“你好,哪位?”

“星晚,是我。”

阮星晚沉默着握住手机。

季淮见又道:“刚才太匆忙,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我们能再见一面吗?”

“季淮见。”阮星晚轻声喊他,“周安安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结婚了,而且还是用了手段嫁进的周家。”

“星晚,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周安安说的那些我都不信,我也不在乎你为什么嫁给周辞深。我只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拒绝了去巴黎留学的机会?我们明明约好的。”

阮星晚道:“三年前的事都过去了,翻篇吧。”

“那我们……也翻篇了吗?”

“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你和周辞深之间没有爱情,星晚,我可以等你。”

这一瞬间,阮星晚突然觉得手机变得烫手起来,她睫毛颤了颤,好半晌才道:“不用等我,我不值得。”

阮星晚伸手,慢慢把挡在前面的季淮见推到一边,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没什么,就是以前的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几位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阮星晚刚走了几步,就被人扼住手腕。

她反应迅速,当即干呕了下。

那只手又瞬间收了回去。

阮星晚这次逃的前所未有的快。

车里,裴杉杉正在闭上眼睛听音乐,见车门突然被打开:“这么快就好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多聊会儿呢。”

阮星晚疲惫道:“别提了,周安安和他认识,周辞深也来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今天这条命就交代在那里了。”

裴杉杉皱眉道:“周安安?就是那个……”

她话说到一半没说下去,但阮星晚明白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当时出事后她不第一时间跑出国了吗,现在也好意思回来,真不怕遭报应吗。”

阮星晚又呕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梅子塞进嘴里:“杉杉,去趟医院吧。”

“你……想好了吗?”

……

医生给阮星晚做完检查后道:“一切正常,你之所以这次孕吐反应那么强烈,也和你身体有关,平时饮食清淡点,多散步,反应相对能减轻点。”

阮星晚轻轻点头,医生又道:“其他就没什么问题了,满了12周来做产检建档就可以。”

“我知道了,谢谢。”

出了医生办公室,裴杉杉连忙走过来:“星星,怎么样了。”

“医生说一切正常。”

裴杉杉松了口气,忽然间想起她问的不是这个,但看阮星晚脸色不太好,也没再多问下去:“那我们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裴杉杉接到杂志社的电话,说总销售数量已经突破了一百万,林主编说今晚的庆功宴阮星晚是主角,问她人去哪儿了。

裴杉杉道:“她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回家了,你帮我转告林主编一声,庆功宴我们就不去了。”

挂了电话,裴杉杉转过头看向阮星晚:“星星,你还好吗?”

阮星晚头靠在车窗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默了默才道:“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刚才躺在病床上,她看见显示器里那黄豆大的一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好像三年前的那个孩子,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她怎么可能狠下心再扼杀他一次。

裴杉杉轻松道:“好啊,生下来我和你一起养,等你以后重新嫁人了,让那个狗男人的孩子叫其他男人爸爸,气死他!”

阮星晚苍白的脸色上终于浮现起一丝笑容:“是啊,想想那个狗男人的脸色,就觉得很爽。”

在她觉得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会告诉周辞深。

至少,现在不会。

这个婚虽然结的不光彩,但她希望分开的时候体面一点。

车刚停在楼下,阮星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接通:“你好,哪位?”

“星晚,是我。”

阮星晚沉默着握住手机。

季淮见又道:“刚才太匆忙,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我们能再见一面吗?”

“季淮见。”阮星晚轻声喊他,“周安安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结婚了,而且还是用了手段嫁进的周家。”

“星晚,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周安安说的那些我都不信,我也不在乎你为什么嫁给周辞深。我只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拒绝了去巴黎留学的机会?我们明明约好的。”

阮星晚道:“三年前的事都过去了,翻篇吧。”

“那我们……也翻篇了吗?”

“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你和周辞深之间没有爱情,星晚,我可以等你。”

这一瞬间,阮星晚突然觉得手机变得烫手起来,她睫毛颤了颤,好半晌才道:“不用等我,我不值得。”


阮星晚伸手,慢慢把挡在前面的季淮见推到一边,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没什么,就是以前的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几位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阮星晚刚走了几步,就被人扼住手腕。

她反应迅速,当即干呕了下。

那只手又瞬间收了回去。

阮星晚这次逃的前所未有的快。

车里,裴杉杉正在闭上眼睛听音乐,见车门突然被打开:“这么快就好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多聊会儿呢。”

阮星晚疲惫道:“别提了,周安安和他认识,周辞深也来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今天这条命就交代在那里了。”

裴杉杉皱眉道:“周安安?就是那个……”

她话说到一半没说下去,但阮星晚明白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当时出事后她不第一时间跑出国了吗,现在也好意思回来,真不怕遭报应吗。”

阮星晚又呕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梅子塞进嘴里:“杉杉,去趟医院吧。”

“你……想好了吗?”

……

医生给阮星晚做完检查后道:“一切正常,你之所以这次孕吐反应那么强烈,也和你身体有关,平时饮食清淡点,多散步,反应相对能减轻点。”

阮星晚轻轻点头,医生又道:“其他就没什么问题了,满了12周来做产检建档就可以。”

“我知道了,谢谢。”

出了医生办公室,裴杉杉连忙走过来:“星星,怎么样了。”

“医生说一切正常。”

裴杉杉松了口气,忽然间想起她问的不是这个,但看阮星晚脸色不太好,也没再多问下去:“那我们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裴杉杉接到杂志社的电话,说总销售数量已经突破了一百万,林主编说今晚的庆功宴阮星晚是主角,问她人去哪儿了。

裴杉杉道:“她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回家了,你帮我转告林主编一声,庆功宴我们就不去了。”

挂了电话,裴杉杉转过头看向阮星晚:“星星,你还好吗?”

阮星晚头靠在车窗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默了默才道:“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刚才躺在病床上,她看见显示器里那黄豆大的一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好像三年前的那个孩子,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她怎么可能狠下心再扼杀他一次。

裴杉杉轻松道:“好啊,生下来我和你一起养,等你以后重新嫁人了,让那个狗男人的孩子叫其他男人爸爸,气死他!”

阮星晚苍白的脸色上终于浮现起一丝笑容:“是啊,想想那个狗男人的脸色,就觉得很爽。”

在她觉得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会告诉周辞深。

至少,现在不会。

这个婚虽然结的不光彩,但她希望分开的时候体面一点。

车刚停在楼下,阮星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接通:“你好,哪位?”

“星晚,是我。”

阮星晚沉默着握住手机。

季淮见又道:“刚才太匆忙,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我们能再见一面吗?”

“季淮见。”阮星晚轻声喊他,“周安安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结婚了,而且还是用了手段嫁进的周家。”

“星晚,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周安安说的那些我都不信,我也不在乎你为什么嫁给周辞深。我只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拒绝了去巴黎留学的机会?我们明明约好的。”

阮星晚道:“三年前的事都过去了,翻篇吧。”

“那我们……也翻篇了吗?”

“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你和周辞深之间没有爱情,星晚,我可以等你。”

这一瞬间,阮星晚突然觉得手机变得烫手起来,她睫毛颤了颤,好半晌才道:“不用等我,我不值得。”


阮星晚伸手,慢慢把挡在前面的季淮见推到一边,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没什么,就是以前的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几位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阮星晚刚走了几步,就被人扼住手腕。

她反应迅速,当即干呕了下。

那只手又瞬间收了回去。

阮星晚这次逃的前所未有的快。

车里,裴杉杉正在闭上眼睛听音乐,见车门突然被打开:“这么快就好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多聊会儿呢。”

阮星晚疲惫道:“别提了,周安安和他认识,周辞深也来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今天这条命就交代在那里了。”

裴杉杉皱眉道:“周安安?就是那个……”

她话说到一半没说下去,但阮星晚明白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当时出事后她不第一时间跑出国了吗,现在也好意思回来,真不怕遭报应吗。”

阮星晚又呕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梅子塞进嘴里:“杉杉,去趟医院吧。”

“你……想好了吗?”

……

医生给阮星晚做完检查后道:“一切正常,你之所以这次孕吐反应那么强烈,也和你身体有关,平时饮食清淡点,多散步,反应相对能减轻点。”

阮星晚轻轻点头,医生又道:“其他就没什么问题了,满了12周来做产检建档就可以。”

“我知道了,谢谢。”

出了医生办公室,裴杉杉连忙走过来:“星星,怎么样了。”

“医生说一切正常。”

裴杉杉松了口气,忽然间想起她问的不是这个,但看阮星晚脸色不太好,也没再多问下去:“那我们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裴杉杉接到杂志社的电话,说总销售数量已经突破了一百万,林主编说今晚的庆功宴阮星晚是主角,问她人去哪儿了。

裴杉杉道:“她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回家了,你帮我转告林主编一声,庆功宴我们就不去了。”

挂了电话,裴杉杉转过头看向阮星晚:“星星,你还好吗?”

阮星晚头靠在车窗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默了默才道:“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刚才躺在病床上,她看见显示器里那黄豆大的一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好像三年前的那个孩子,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她怎么可能狠下心再扼杀他一次。

裴杉杉轻松道:“好啊,生下来我和你一起养,等你以后重新嫁人了,让那个狗男人的孩子叫其他男人爸爸,气死他!”

阮星晚苍白的脸色上终于浮现起一丝笑容:“是啊,想想那个狗男人的脸色,就觉得很爽。”

在她觉得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会告诉周辞深。

至少,现在不会。

这个婚虽然结的不光彩,但她希望分开的时候体面一点。

车刚停在楼下,阮星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着那一串陌生的号码,接通:“你好,哪位?”

“星晚,是我。”

阮星晚沉默着握住手机。

季淮见又道:“刚才太匆忙,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我们能再见一面吗?”

“季淮见。”阮星晚轻声喊他,“周安安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结婚了,而且还是用了手段嫁进的周家。”

“星晚,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周安安说的那些我都不信,我也不在乎你为什么嫁给周辞深。我只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拒绝了去巴黎留学的机会?我们明明约好的。”

阮星晚道:“三年前的事都过去了,翻篇吧。”

“那我们……也翻篇了吗?”

“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你和周辞深之间没有爱情,星晚,我可以等你。”

这一瞬间,阮星晚突然觉得手机变得烫手起来,她睫毛颤了颤,好半晌才道:“不用等我,我不值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