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史上最狂老祖

“这株草药呢,它也是‘参’。”



    “只不过呢,它不叫人参,而是叫做‘丹参’。”



    听到林云的讲解后,一众水友装模作样的恍然大悟。



    原来,它叫做丹参啊。



    “丹参?”



    “它和人参都是参,那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都是参家人,我感觉应该没有多大的差别吧?”



    “楼上的一看就是个铁憨憨,在中草药学里,别说是两个物品了,就算是一字之差,有时候也会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



    林云轻轻笑了笑,说道。



    “这位朋友说得不错,人参和丹参还是有那么一点差别的。”



    “虽然同属于双子叶植物纲,但是人参乃是五加科人参属,而丹参乃是唇形科鼠尾草属。”



    一边说着,林云亦是一边动起了手来。



    小心翼翼地使用着镰刀,挖图开根,将身前这株稍微有点不太一样的丹参挖了起来。



    “一般情况下,丹参以根入药,味苦,微寒,隶属于归心、肝经。”



    “主要的功效是活血祛瘀,通经止痛,清心除烦,凉血消痈。”



    “主治方面,用于胸痹心痛,脘腹胁痛,症瘕积聚,热痹疼痛,心烦不眠,月经不调,痛经经闭,疮疡肿痛。”



    “另外,你们看这里。”



    说到这时。



    林云手中的动作也逐渐停止了下来。



    将还带着泥土芬香的丹参摆到了画面中心。



    眼看着一众观众还有些懵逼,找不到方向,林云径直手指祭出,指向了这株丹参的顶部。



    “那是......”



    “道士想让我们看哪里?”



    “这株丹参有什么奇怪之处吗?”



    ......



    这时,



    林云轻笑着说道。



    “你们看这花儿。”



    花儿?



    就在一众普通水友疑惑之际,直播间内,却是突然飘起了一个火箭特效。



    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之下。



    一个ID名为‘宝芝林黄老爷子’的水友,弹幕留言问道。



    “观主手中这株丹参所开之花,紫中带金,呈五方五行之势,难道......”



    “便是那古籍传说中,能生死人,肉白骨,治愈一切体内血气之伤的丹参之王——紫金丹参吗?”



    此言一出,直播间里,顿时一片哗然。



    再加上那个众人眼熟的ID名字,无数观众纷纷弹幕留言道。



    “我靠,这个ID和头像,不是那位经常上新闻的老爷子吗?”



    “全国排名第三的连锁中医药房——宝芝林的那位老爷子?”



    “窝草,牛逼啊,没想到道士的一个日常直播,居然连这种名声在外的老爷子都吸引过来了。”



    ......



    看着直播间里的弹幕,再加上那些许的印象,林云亦是终于回想起了这个ID的代指之人。



    一位致力于重现中医药荣光的老爷子,经常能在电视新闻、官方媒体、各种相关节目上看见他。



    是一位不拘小节的年轻心态老顽童。



    大夏国内,排名第三的连锁中医药房——宝芝林的掌舵人,黄老。



    将手中的紫金丹参处理了一下之后,林云笑了笑。



    说道。



    “黄老爷子的说法,却是对,也不完全对。”



    “这一株草药,的确是那有着丹参之王称号的紫金丹参,乃是修复疗养身体血气的帝王之药。”



    “在以前的话,是帝王之家的一味珍稀御药。”



    “当然,那什么生死人肉白骨之说,只不过是古籍上的一行字而已。”



    “并不能当真。”



    林云一边说着,一边将紫金丹参往背篓里放去。



    这却是使得一众水友纷纷惊呼。



    “诶,道士,你在干嘛,说归说,怎么就把宝贝藏起来啦,让我们再看一看啊。”



    “我靠,我信你个鬼,之前还说要相信科学。你现在看看,直播间里,还有人相信你是科学的嘛?”



    “对呀,既然道士说这宝贝儿生死人肉白骨只是传说,切勿当真,那反过来,说不准它还是真的呢。”



    ......



    看着直播间里,那众说纷纭的言辞,林云却是哭笑不得。



    只感觉到了一阵沧桑。



    怎么才一天的时候还不到,自己说的话已经没人相信了呢。



    还要被他们反过来理解。



    害~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我可太难了~



    我真的没骗你们,这个世界上,目前这个阶段,除了我自己之外,你们真的要相信科学~



    这时



    就在林云正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



    直播间里,ID‘宝芝林黄老爷子’再次打赏了一枚火箭,然后弹幕留言问道。



    “观主,这株紫金丹参你卖吗?我愿意出五十万人民币收购。”



    此言一出,却是使得林云面露惊讶之色。



    然而。



    还没等林云回答,变故再生。



    又是一个火箭打赏到了直播间里。



    一个ID名为‘保安堂老许’的账号,弹幕留言说道。



    “观主,观主,看看我老许,保安堂愿意以六十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观主手中的那株紫金丹参。”



    “另外,我们保安堂一直都在长期收购珍稀的草药灵材,以后若是还有这种宝贝儿,观主都可以联系我们保安堂。”



    “价格绝对包观主你满意。”



    哗~



    直播间里,又一次哗然了。



    无数观众,纷纷开启了看好戏模式。



    一没想到宝芝林先手,二没想到保安堂来了个后手。



    这两家中医大药房,那可是全大夏国人都知道的同行老冤家了。



    天天都在明争暗斗的那种。



    “打起来,打起来,嘿嘿嘿。”



    “真没想到,在道士的直播间里,都可以看到宝芝林和保安堂的肉搏好戏,哈哈哈哈哈。”



    “宝芝林上啊,黄老爷子亲自坐镇,千万别丢脸啊。”



    “哈哈哈哈,保安堂给我冲,许老爷子虽然在外界名声不响,但是业内人,懂得都懂。”



    “保安堂定海神针的名头,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直播间水友开始凑热闹拱火之际。



    老顽童‘宝芝林黄老爷子’开始发飙了。



    “姓许的,你怎么像个跟屁虫一样,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你烦不烦呐?你不烦我都烦了?”



    看着气急败坏的‘宝芝林黄老爷子’,‘保安堂老许’嘿嘿一笑。



    毫不犹豫地反击说道。



    “老黄头,你可别自恋了,谁跟着你呀,我这是因为听到了观主的传说,好奇之下,这才过来直播间。”



    宝芝林中。



    正喝着茶的‘宝芝林黄老爷子’将手中刚刚端起的茶杯狠狠一放。



    “老夫不想跟你废话,这紫金丹参我要定了,你最好给我走远点。”



    保安堂内。



    躺在摇椅上,优哉游哉的‘保安堂老许’呵呵一笑,随即弹幕留言道。



    “这种山野灵材仙草,可遇不可求,我保安堂若是给了,那岂不是弱智了。”



    “再说了,还是你宝芝林,那就更不能给了。”



    “你!”



    给老混球。



    气急之下,老顽童骂骂咧咧中,‘宝芝林黄老爷子’再次打赏了一枚火箭。



    直播间里弹幕留言说道。



    “观主,我加价到七十万。”



    “观主,我保安堂出八十万。”



    “九十万!”



    “一百万~~~”



    ......

  “谢皇上。”



    待邱一虎起身,林重说道:“朕确实会为你做主,这个徐家,做事嚣张,骄横跋扈,欺压百姓,朕早就看他们不顺眼,这些日子,你们应该也弄到了不少徐家的罪证吧?”



    这邱一虎捕快出身,若是这都搞不定,那也就不用混了。



    果然。



    邱一虎连忙道:“皇上,我找到了好几个曾经被徐家欺压过的普通百姓。”



    “说说看。”



    “遵旨。就在去年,一户居民女儿被徐大壮看中,半夜被掳走,这户居民上门去要人,被打断双腿赶出,三个月后,居民女儿才被送回来,却是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凄惨无比,此事虽然他们报官,可最终因为徐家势大,被压了下去。”



    “去年9月间,一户居民因为欠徐家百两白银,利息忽然暴涨,欠债达到五千两,普通百姓根本无力偿还,最后居民家中良田全部被抢。”



    “今年2月,徐家子弟和人发生口角,徐家纠结下人,将对方活活打死,此事也被压下…………”



    邱一虎一口气说了很多。



    这些案子,历历在目,伤天害理,人神共愤。



    最后,邱一虎说道:“皇上,这是受害者名单,以及事情经过。”



    说完,他递出一张白纸。



    曹安将白纸接住,然后递给林重。



    林重翻看了一下,微微颔首,这上面记录了徐家这一年多以来犯下的案子。



    总共竟然有数十之多。



    “好哇,一个小小的徐家,竟然就如此猖狂,这还只是一年多时间的案子,要是加上以前的,以及不为人知晓的,岂不是更多?”



    邱一虎道:“正是,可怜我义父义母,就因为徐大壮垂涎我妹妹美色,将他们杀死,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林重叹息道:“放心吧,朕答应你,徐大壮这条命,是你的,到时候他就交给你来处理。”



    刹那间,邱一虎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谢皇上,有皇上这句话,我邱一虎就是死,也值了。”



    林重道:“朕不用你死,朕看你也是条汉子,此次之后,你若是愿意,就在朕手下做事吧。”



    林重随意的一句话,看似无意,其实深思熟虑。



    因为他不想被邱一虎看出他有意招揽,而是以朕给你个机会的口吻这么说。



    这样说的好处,会让邱一虎更加珍惜机会。



    果然,邱一虎激动道:“可是我何德何能…………”



    “呵呵,你确实没什么才能,但朕看你是条汉子,最起码,忠孝你都全了,朕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当然了,你若是以后做不好,那就回家养老去吧。”



    “我邱一虎就是粉身碎骨,也会尽忠职守,效忠皇上。”



    话音落,林重发现,邱一虎的忠诚度,冲到了76%。



    这是个好的开始,林重很满意。



    他可是知道邱一虎的能力,可以说,邱一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练兵这方面的天赋。



    【你将邱一虎招到麾下,使你的势力得到进一步壮大。】



    【奖励:爆体增力水。】



    “好奖励!”



    看了爆体增力水的介绍,林重眼睛一亮。



    根据介绍,这增力水服用之后,能根据个人体质,增加几分之一的力气。



    但也有缺陷,那就是,不能一次性服用。



    否则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会爆体而亡。



    还有一个缺陷,那就是第一次服用之后,之后效果大打折扣。



    理论上来说,这种爆体增力水,对林重来说鸡肋。



    因为他之前就服用了筑基丹之类药物,效果更好。



    之所以觉得这个奖励不错,是因为这东西要是多,岂不是能给他的大军服用?



    待邱一虎离开,林重立刻吩咐:“大伴,找两个跑得快的驿使过来。”



    “是。”



    曹安下去,很快,两个浓眉大眼的驿使被喊了过来。



    驿使,是这年头专门给送信的。



    比如前线急报,州与州之间的消息传递,靠的就是驿使传递。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



    “平身吧。”



    林重拿出爆体增力水,吩咐道:“朕有一样东西,要你们送去汴梁宋继光将军手里。此事事关重大,若是有任何差池,朕不但要你们人头落地,更要你们满门抄斩。”



    两个驿使被吓得一大跳,连忙跪地磕头。



    “下官一定完成皇上任务。”



    “嗯,当然了,朕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完成这件事,每人赏一根金条。”



    一根金条,相当于白银千两,对他们来说,大半辈子恐怕都赚不到这么多。



    当即激动的连连磕头。



    随后,林重将爆体增力水,以及这个水的使用方法一并放在一个锦囊之中,交给这两个驿使。



    “好了,去吧。”



    “遵旨。”



    两个驿使弓着身,向后退去,在走到门口之后,这才转头离开。



    这爆体增力水,说到底,还是给士兵群体使用,效果最佳。



    林重相信,宋继光军队士兵服用了这个增力水之后,战斗力会暴涨,所向披靡。



    现如今,金国虽然退去,但边境骚扰还是时有发生,不得不防啊。



    而且,根据林重的了解,金国和西夏关系很不错,金国退去后,有没有可能,会联合西夏呢?



    这西夏的国力,可要强大许多。



    小说中,张小凡在建都之后,西夏就联合金国,齐齐征讨,惹了不少麻烦。



    所以一定要早做准备。



    想到这,林重突然想到一个女人。



    “闻人海棠。”



    这个闻人海棠,正是张小凡的师姐。



    游戏中,闻人海棠是最先前往京城的。



    原因是,她的弟弟闻人秀泽招惹仇家,被追杀到这里。



    循着蛛丝马迹,闻人海棠查到,闻人秀泽逃到京城,于是她也过来。



    “若是我能得到闻人海棠,定能大大挫败主角锐气,同时…………”



    林重忽然想到,闻人海棠的体质。



    小说的沙雕作者,设定的她是气旋双修体质,和她双修,功力能够大大增进。



    但是靠强行的话,根本不可能,所以必须要闻人海棠心甘情愿。



    这就比较难了。



    饶是小说里的主角张小凡,想要碰一下闻人海棠,都不可能。



    ……

    第二天,林凯歌早早就起来了,准备今天的拍摄。



    林凯歌最近都快忙死了,整个片场忙上忙下的。



    什么都得管,什么都得问,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得他亲力亲为,又当爹又当妈。



    所以每天晚上他都睡得很晚,早上早早就起来,看他这个样子,苏克也不得不夸一下他这个劲头。



    林凯歌现在全身充满了干劲,怎么都不会,毕竟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的一个梦想



    这个梦想现在正在实现的过程中,他感觉到很满足,全身充满了力量。



    今天苏克的戏份比较多,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这两天每次一到他的戏份,跟他对戏的演戏都非常折磨。



    一条戏能拍个几十次,正常人都能被折磨疯。



    辛荣轩和苏克演过一次对手戏,愣生生的NG了四五十次。



    等到最后辛荣轩的嘴唇已经发白了,被折磨的整个人都跟疯子似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今天拍的第一场戏,还是辛荣轩和苏克的对手戏。



    此时的辛荣轩已经做好了拍硬仗的准备,即使一条戏拍个一百次他都打算忍住。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悯,已经预料到了他接下来的惨剧。



    在第一场戏开拍以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受折磨的准备。



    这场戏演的是辛荣轩饰演的端木累,和苏克饰演的江砍树为了女主角争风吃醋的剧情。



    场记林拿着场记板,这场戏正式开拍。



    只见镜头中的辛荣轩摆好了架子,冷冷的看向苏克。



    “五百万,离开袁香棋。”



    镜头中的辛荣轩冷酷而又潇洒,所有人都对这段表演暗暗点头。



    真不错,这一段简直把端木累演活了一般,所有人都觉得端木累就应该是他演的这个样子。



    就看接下来苏克的表现了,看他能不能接下这段表演。



    不过大家都不看好他,毕竟他的演技在让别人失望这方面,从未让别人失望过。



    只见苏克微微抬头,露出差异的眼神:“你不是很喜欢她吗?才给你五百万你就能离开袁香棋?”



    已经做好失望准备的众人惊呆了,苏克这段表演竟然意外的不错,都不敢相信这是他可以演出来的。



    做好重拍一遍准备的林凯歌惊呆了,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是还没睡醒吗?天呐,眼前这个人是苏克?这是他能演出来的戏?不会被人夺舍附体了吧?



    就连与他对戏的辛荣轩都一愣,被他这个表现惊了一下,都忘记说接下来的台词了。



    过了足足几十秒,众人才反应过来。



    “CUT!”林凯歌连忙喊卡,然后来到苏克眼前,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苏克,你怎么一夜过后演技提升了那么多,你昨晚干嘛去了?是怎么做到的一夜之间演技突飞猛进的?”



    苏克笑了笑:“我把你发给我的那些演技教学课程都看完了,所以说演技才提高的。”



    导演林很感动,苏克太努力了,他一定花了大量时间在学习演技上吧,幸好,自己一片心意没有白费,老天开眼啊,他终于开窍了,不用让大家再忍受他那辣眼睛的演技了。



    想到这里,瞬间热泪盈眶。



    众人被他的表现震惊到了,又感慨了一会,恢复正常的拍摄。



    接下来的拍摄进度,突飞猛进。



    苏克的演技进步了以后,困扰在大家眼前最大问题已经被解决,所有人卯足了劲,全力进入了拍摄状态。



    就在拍摄进行过程中,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打断了现场的拍摄。



    “发生什么事了?”



    “谁在闹啊?有人在闹事吗?”



    苏克隐隐约约听见了有人在争吵,但不知道所谓何事,于是跟着大部队来到了拍摄后方,探究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靠近后面的时候,一阵阵男生的吼声传来——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到底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我改还不行吗?”



    “为什么你说分手就分手,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前几天还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分手?”



    “你每天都躲着我,连我的面都不见,你非要那么绝情吗?”



    再靠近一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一名男生双手握住一个女生的肩膀,疯狂的吼叫。



    仔细一看,这位女生不正是陈诗盼。



    只见她双眼微红,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通过男生的嘶吼,苏克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应该是女生陈诗盼想要跟这个男生分手,但是他不答应分手的要求,想要挽回这段感情。



    也是个痴情的男人啊!苏克感慨道。



    这位男生的名字挺林凯歌说过,好像是叫岳凯财?



    但是他那粗暴的动作让苏克皱起了眉毛,此时他好像不是来寻求复合的,而是要来寻仇的。



    “你不要纠缠我了,我都说过很多遍了,我受不了你的性格,受不了你总是那么粗暴的对待我,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合适!请你放过我好吗?”陈诗盼苦苦哀求。



    “不可能!我们前几天还好好的,分手肯定是另有隐情对不对?肯定是的!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吗?”



    快被岳凯财逼疯了:“你冷静点好吗?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合适,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显然岳凯财根本没有听进去这些话,深陷自己的逻辑中。



    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苏克的时候,整个人突然一呆,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指着苏克,咬牙切齿的说:“我知道为什么了你要跟我分手了,一定是因为苏克对不对?一定是因为他对不对?你还是对他念念不忘,你还是喜欢他!”



    陈诗盼听见岳凯财说的话,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歇斯底里的吼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在你心中你就那么想我的?岳凯财,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突然跟我分手肯定是有原因的,原来是因为他!”



    在一旁吃瓜的苏克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是哪跟哪啊?怎么就跟我扯上关系了,我招谁惹谁了。



    我一个吃瓜群众你们两个都能把火烧到我身上,是不是有点不合理?



    太欺负人了!

分享: